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3771|回复: 0

[报料] 双龙镇政府暴力抢占庙湾百姓耕地,县政府帮忙作假支持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2-7-9 21:08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双龙镇政府暴力抢占庙湾百姓耕地
—————县政府帮忙作假支持
一、河南南阳西峡双龙镇违法强行占用庙湾耕地的基本情况:
(一)庙湾村民小组有人口约300余人,隶属西峡县双龙镇管辖(18岁以上180人),耕地仅200余亩。耕地资源十分稀缺,人多地少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生存问题。故这200余亩水稻田便是我们世代居住于此的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保命田,自2011年11月26日起,被双龙镇政府勾结组长朱先根,暗箱操作,在老百姓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强行抢占。
朱先根(劳改释放犯)被村支书刘磊于2011年7月的第二次选举宣布为组长(第一次被村民选举的小组长是朱成耀,二次作假选朱先根当组长),他挪用本组16亩土地,高价倒卖给袁副镇长用来搞开发。自己从中获利,欺骗并损害了庙湾群众的利益。大家对此都很气愤。
朱先根从倒卖土地中尝到了甜头,来钱又快,于是就又产生了倒卖庙湾村民200多亩口粮田及宅基地的主意,与双龙镇书记李涛勾结。在庙湾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镇政府及刘磊签订了“签名书”“征地协议”“补充协议”等多项条款,将庙湾200多亩口粮田及庙湾人的宅基地28.22亩及房产1万多平方米上交给李涛搞开发。房产如何拆迁补偿都还不知道。村民现住的房屋都不再是村民自己的了。
(二)2011年9月份,双龙村支书刘磊去庙湾宣布:“庙湾组的耕地已被划为国家建设用地,镇政府要用来建政府办公大楼,学校和公益活动广场,部分搞房地产开发。并说:“你们不要反对,反对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朱先根说:“把庙湾的土地给政府用来搞开发,让大家都住高楼,过上省城郑州一样的城市生活,把大家都调动起来,都出去打工挣钱生活,不要再种地了”。并说:“谁要反对,书记李涛可不是好惹的,手下有一帮黑社会老大,很厉害。在丹水征地期间曾动用过,但李涛都没被处分,他省里有人,孔副省长是他的后台,双龙在建的几个大桥都是孔省长挪用其他项目的钱,借给我们的。真是好事。天上掉下的馅饼,我们都要支持,不要反对,谁反抗谁吃亏,没有好下场”。此消息一出,庙湾村民一片哗然,世世代代居住生活的地方、耕地被宣布为国家建设用地,今后怎么生活?组长朱先根与镇书记李涛和刘磊早已密谋设好圈套,用欺骗的手段搞上交土地“签名书”。事后,李涛在镇政府动员会上说:这是向阳书记同意的。
(三)从2011年11月份,李涛手拿县政府文件(县规划局文件),高调宣称此项目是西峡县政府的项目,是向阳书记的项目,是向阳书记搞的试点,是向阳书记的面子工程。又说,南阳李文慧书记、省委卢展工书记都支持。是谁也反抗不了的。在庙湾组庄前水渠上,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没有公示公告、没有确定征地范围、没有制定安置补偿方案、没有履行法定程序的情况下,便要求村民在白纸上签字同意,并威胁村民谁反抗就抓谁,村民们不同意签字。组长朱先根在李涛的授意下用尽威胁、恐吓、欺骗等方式逼迫村民们签字同意,但村民们不为所动。到后来,李涛指示镇政府、镇直200多名干部轮番上阵,采取不让村民干活、天天晚上入户坐到一两点、两三点,不让村民睡觉,不能正常生活及株连九族的手段,以此达到村民签字的目的。最终,他们使尽一切手段,只有4人签了“同意”(庙湾18岁以上者180人)。朱先根说这是了解了民意,了解民意需要使尽一切手段吗?为什么不召开群众大会进行说明,广大群众想知道政策,想知道真情,老百姓怕上当受骗,过不上省城郑州的生活。
(四)随后,朱先根与刘磊、双龙镇政府依据这个写在白纸上的名单炮制了一个上交土地的“签名书”。“签名书:今有双龙镇双龙村庙湾组广大群众同意将壹佰多余亩土地,交给政府建设规划使用,现签名如下”以上这几句话是刘磊随后加上去的。只有4人同意的签名能够代表庙湾300余口村民的意见吗?能够代表庙湾广大群众?同意率又是多少?李涛拿着这个只有4人“同意”的上交土地的名单制成了西政文【2012】年19号文件,由李德成县长签发,报南阳市人民政府。诡称签字同意56户,同意率73%,全组77户。李德成、李涛说什么“龙飞项目经双龙镇党政班子会、人代会讨论通过,又多次向村组干部和群众宣传,着手启动征地补偿调研,征求群众意见”,统统都是假的。说什么按《土地管理办法》48条之规定,李德成、李涛拿村民们的口粮田为己使用,而根本不执行《土地管理办法》,执法违法,目无王法。县政府19号文件对市政府汇报说,“先后两此在双龙村庙湾组召开群众大会,就项目的征地范围、付款办法、保障条件的具体内容向群众予以宣讲,阐释,村支书刘磊和组长朱先根逐户入户征求意见,并有户代表在征求书上签字”这是李德成闺房润笔,愚弄百姓,欺骗穆市长及中央、省市信访部门,而事实真相是朱先根私自将本组耕地16亩卖给副镇长袁丰久。李德成违犯土地法,以建外贸冷藏库为名给于批准征用,使朱先根净赚71万元为交换条件签上交土地“签名书”“征地协议”“补充协议”,供李涛、李德成、摆向阳开发庙湾300亩耕地(在强力推进前没开过一次会)。
庙湾90%的群众对于祖辈耕种至今的土地,手持粮补一折通的水浇稻田地突然有李涛、李德成、摆向阳变为“双龙集镇区的规划建设用地,属双龙镇土地增减挂钩规划项目地,符合该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集镇建设规划”,这是地地道道的欺上瞒下。只有4人同意的上交土地“签名书”足以证明李涛、李德成、摆向阳、朱先根阴谋串联“霸占”土地,做假“签名书”、“征地协议”和“附加协议”,群众丝毫不知情。利用权势,副县级李涛书记指示县长要县规划局办了规划用地许可证,用增减挂钩方式,绕过《土地管理法》,报送省市土地部门批准,实用“开发中国最大香菇市场”的名义搞房地产开发,骗取国家新农村建设财政补贴。(应付眼瞎耳聋的信访部门)
(五)双龙镇政府就打着生态移民的旗号,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双龙镇新香菇市场改扩建及生态移民工程建设指挥部”,并进驻庙湾小组。双龙镇政府其实则是行违法占用耕地之实。根据镇政府的工程规划图显示,在其违法占用的耕地上将建成20多栋9层高的商住楼,1--3层为商铺用,4--9层为商品房。双龙镇现有香菇市场门面将近1000间,从事香菇交易的近1/3,其余的都在空置着。香菇交易主要集中在头年的10月至次年的4月,其余时间都很冷清。双龙香菇市场运行18年来,从开始的火爆经营到今天的惨淡营生,以至于没落衰败。主要是外地大量客户分流,市场管理不善,不规范,欠账交易,恶性循环以及不投入科研经费,菌种退化,香菇长成葫芦菌等原因造成的(新菌种国家或湖北省还没研发出来)。与市场容量及档次没有关系。市场管理不好,信誉低下,建成一个“金銮殿”也引不来“金凤凰”。再者,此提法与中央政策格格不入。双龙是丹江水库的源头,南水北调是国家的重要工程,保护森林不准砍伐树木,涵养水源,把一渠清水送到北京。这是南阳市委明确昭告全市人民的公开要求。李涛多次花钱拉关系要建双龙全国最大的香菇市场,是对抗省委市委铁的证据。对于目前的双龙香菇市场,李涛不是从管理上入手来规范,盘活现有市场,提高市场信誉;而是要占用庙湾及附近9个村民小组近1050亩土地,建全国最大的香菇市场。很显然,这只是一个坑农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不利于向北京献爱心,是损坏南阳人的形象工程。这样的工程县委书记为什么还带领公安,土地规划部门去支持开发。中央省市领导又是否知道西峡县双龙镇要建中国最大的香菇市场?
(六)与此同时,双龙镇领导与庙湾小组长朱先根沆瀣一气,在庙湾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朱先根私自与镇政府在20111126日达成了极为损害村民利益的上交耕地“签名书”“征地协议”“补充协议”,用三年后建好的房子兑现给村民,承诺65年以后给村民予以补偿。朱先根以后又多次签出协议和公告,村民们知道了这些协议都是暗箱操作,知道内容后极为恼火。协议中土地面积为零亩,没有填数量,征地四址中北至:村庄外坡跟,这样就将村庄全部上交,却以实际使用为准。在村民的多次追问下,一直到20122月份,才告诉大家,宅基地也在征地范围内,耕地是按人平均征的,不管占谁的耕地不论多少亩,一律平均核算(以组为核算单位)。朱先根在群众不知情的情况下,独自把大家的宅基地也交给政府了。双龙镇政府和朱先根又一次愚弄了庙湾村民。(李涛又犯了一个错误,以组为单位,被占耕地多的反对,被占宅基地多的反对,朱成辽的爷爷是国民党时期的土匪恶霸,被共产党枪毙,豪宅被政府没收,他现在支持李涛没收宅基地,夜里往耕地填沙子撒石头,这也是目前造成村民愤慨之一)。
(七)封建迷信严重,而且劳民伤财。好好的镇政府,办公63年了,几经建设现有办公面积3000多个平方,三道院落非常气派,但李涛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多子多福,去北京请来大师,选中我组土地。说是“龙地”有“地气”,将镇政府办公大楼搬到我组,这样“风水好”,他往上升官快。说开发是假。自己从中渔利是真!!!
(八)李涛、摆向阳为了骗取上级批准,黑夜里将我组肥沃的水稻田用挖掘机挖出大沟后填上砂石,欺骗上级和新闻媒体说是河滩荒地改造的。
二、双龙镇领导违法强行占用耕地,纠集社会黑恶势力殴打村民,强行施工。
(一)从2012年元月起至2012214日,李涛多次组织力量占地,都被群众挡回去。2012215日,李涛到庙湾要求群众选派代表到指挥部,说是要给大家解决问题。村民们聚至“指挥部”,再次表达了不知情卖地及租地的情况,要平等协商要阳光,要求公布与朱先根所签订协议。恳请双龙镇领导及相关工作人员不要违法占用耕地,要给老百姓知情权,要保证群众有饭吃。书记李涛,镇长李玉山等相关人员对此却不予理睬。口口声声说朱先根和双龙镇政府已经签订了合同,庙湾的土地已经被征用。现有房产和土地已不再是庙湾老百姓的了。朱先根能够代表庙湾300多口人的意见吗?求告无门,被逼无奈之下,庙湾六名六七十多岁的老人们在双龙镇相关人员面前双膝跪地,磕头作揖,长跪不去,跪求留地。看着这些跪在面前白发苍苍的老人们,脸上老泪纵横,听着他们苦苦的哀求,相关人员等用鄙夷的笑容面对这些弱势的村民,居高临下,置之不理,相继转身离去。对于此事,双龙镇书记李涛及工作人员却百般狡辩,说是受人唆使。受人煽动。栽赃陷害。要回自己的东西需要受人唆使煽动吗?李涛唆使摆向阳、李德成同意他的观点。把他指示黑恶势力殴打村民一事化解成为:西政2012.19号文,如下“经调查,事实是部分群众与施工方负责照看机械设备人员发生冲突,互相拉扯、推搡,有6名群众以头疼、头晕为由到镇卫生院住院治疗。经公安机关调查,该案属庙湾群众与施工方照看机械设备人员之间发生的纠纷,已依法对5名涉案人员作出了行政拘留9日至13日的处理,不存在“政府纠集黑恶势力殴打村民,强行施工”的问题”。此一问题,属于李德成、摆向阳包庇李涛,支持黑社会殴打村民的确绝证据。相信中央、省委会撇开摆向阳、李涛、梁瑞(此案非常简单)能认真调查参与殴打村民的案件详情。最终将幕后指挥打人者绳之以法。
(二)李涛为了将耕地顺利搞到手。2012221日,李涛在庙湾召开村民大会(这是镇领导第一次到庙湾与广大群众开会见面),当时,李涛纠集镇派出所长梁瑞(打手)、治安大队,镇直各部门所有人员到庙湾开会,实际是挟持威胁庙湾人。会议从上午9点一直到下午4点。中午还不让老百姓吃饭,饿着肚子开会。李涛在会上公开叫嚣“你们庙湾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并称土地是国家的,谁敢跟政府作对,让他试试看;现在谁不同意,谁敢反抗,就“枪打出头鸟”,谁不让施工就依法惩办谁。在会上,李涛又说:“该项目是市委李文慧书记的两个试点之一(另一个是镇平石佛寺),是谁也反抗不了的。反对开发,就是反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反对共产党。”(现有录音。录像,镇政府也有,只不过李德成县长头脑太简单,新闻媒体都已经掌握)一位镇领导,竟然连最基本的法制、法律观念也没有,竟说出与法盲无异的话,在公开场合对村民公开进行威胁压制,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这样的领导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政治流氓,此后六天,李涛每天都带领着派出所所长打手梁瑞及镇直200多人到庙湾恐吓威胁庙湾村民。严重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及生活!并多次与他们产生冲突。
(三)双龙镇官员雇佣并带领黑社会人员殴打庙湾村民,强行抢占耕地,毁坏农作物,严重破坏耕地。
2012227,双龙镇领导带领着从外地组织收买的四十多名黑社会匪徒,和李涛安排的一辆卫生院救护车冲进庙湾开始强行施工,而庙湾近百名村民就站在耕地里,在镇领导的一声开始下,四十多名黑社会匪徒,冲进村民之中,对村民公然行凶,大打出手,上至六七十岁的老人,下至1岁多还抱在怀中的小孩儿,都未能幸免十七名村民被当场打倒在地,十一名村民昏厥,经群众自救,恢复知觉五人,其余六名村民被领导用他事先准备的救护车送进镇卫生院进行抢救。村民们向双龙派出所报警,不接警。随后向西峡县公安局报警,西峡110也不接警,最后向南阳市公安局报警转西峡公安局,才出警。双龙派出所离庙湾不到1公理,却晚了30多分钟才到现场。这就是李涛、李玉山伙同梁瑞、勾结黑社会、镇压庙湾村民、抢夺庙湾村民耕地的罪恶行为。周围其他村的村民,围观群众十分气愤,自发抓获了6名黑社会分子,其余的乘车逃窜。这6名黑社会分子是否被镇领导释放,不得而知。随后,李涛站在地头,说:“现在占地开发,这是中央精神,是卢展工书记在南阳调研的指示,是县委摆书记同意的,各位同志都要向前看,这是对党的态度问题”。随后庙湾组的村民被李涛组织的工作人员驱赶回到家里。会上李涛宣布市委李书记四月份要到庙湾检查工作。
2月27日被打后住院人员:朱成全,男,64岁。陈景月,女,62岁。朱成品,男,68岁。张凤琴,女,68岁。梁花粉,女,70岁。路书珍,女,36岁。
2月27日被打人事件后经镇政府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人员如下:王小娜,女,45岁。王梅,女,43岁。方留枝,女,43岁。李运花,女,50岁。闫花芳,女,56岁。朱先普,男,46岁。手背被打伤,有出血伤口,已在派出所做笔录,并将伤处拍照留档。朱成怀,男,60岁,鼻子被打伤出血,已在派出所做笔录留档。王雪,女,被歹徒双手掐住脖子,歹徒威胁“掐死你”,王雪当场指证凶手。已在派出所做笔录。朱成品之孙,朱德力,1.5岁。当日抱在朱成品怀中,小孩鼻子被打的清淤。在朱成品被打倒时,小孩被歹徒扔出1米多远落地。朱成一,男,63岁。被歹徒打倒在地。朱书范,男,63岁,被歹徒打倒在地之后,又被歹徒扯住双腿在地上拉出2米多远。事实是在2月26日晚,就有消息说,镇政府组织了打手,27日要打人。这显然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性事件。我们老百姓站在自己的地里,无端被打,却被李涛说成是少数极个别百姓阻挠施工,闹事引起争端。对于这种颠倒黑白的说法,上级政府不加调查,却偏听偏信,被李涛蒙蔽。无视广大老百姓的合理诉求。为了应对上级政府的追问,李涛等使尽各种手段欺骗上级,欺骗愚弄百姓,可恶之极(镇里有录像,组里群众也有录音录像)。西政文2012.19号文件,李德成签发:“经调查事实是部分群众与施工方负责照看机械设备人员发生冲突,互相拉扯、推搡,有六名群众以头疼、头晕为由到镇卫生院住院治疗。经公安机关调查,该案属庙湾群众与施工方照看机械设备人员之间发生纠纷,已依法对五名涉案人员作出了行政拘留9日至13日的处理,不存在“政府纠集黑恶势力殴打村民,强行施工”的问题(笨蛋县长,欲盖弥彰,找替罪羊,是公安和李涛惯用的手法,你能掩盖的住吗?李德成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知道什么叫证据,录像,事实情况:法制报和国内动态参考已将录像录音刊登公布,县长被副县长欺骗可怜至极!)。
2月28日,李涛又带领派出所长梁瑞,镇直各单位全体人员及派出所所有人员共计200余人,到所占用的耕地,围城一道人墙,亲自指挥,强行施工,李涛当众宣告:“昨天来的那些人都是我们政府找来的,是来维护施工现场秩序的” 庙湾村民为了保护耕地,拼命往里冲,很少有人能冲进去,进去一个的,也被李涛指示的四五个政府工作人员,强行抱住,抬出耕地,扔在了一边。进去了一次又一次,被强行抬走扔了一次又一次。其中当场把庙湾群众朱成耀强行摁到在地,压住胸脯长达一个多小时,致其当场昏厥,立即被镇政府李涛用救护车拉进医院救治。另有五个政府工作人员把庙湾群众朱成创,摁倒在地。第二次,四五个政府工作人员抓住朱成创并将其身穿的衣服强行撕扯,皮衣被当场撕烂。很多村民看到此情此景,被气得昏倒在地。这就是我们的基层政府的领导这样对待守法的公民的?正义何在?公理何在?中央政府的法令又何在?这些公安所长都是李涛养的吗?所谓共产党的书记还能代表伟大的党吗?
随后几天,李涛带领手下200余人到庙湾,将庙湾村民种在地里的蔬菜等全部铲除,随后指挥挖土机将菜地碾压一遍。不让老百姓种菜吃,逼着老百姓花钱去买菜吃。为了应对上级政府,李涛亲自指挥将肥沃的水浇田深挖出一道道宽阔的深槽,随后填上砂石,美其名曰“河滩荒地改造”。李涛的爪牙恶棍朱先正对着庙湾村民说:“以后有你们庙湾人受的罪。”随即将庙湾水利工程设施全部铲除又挖断了老百姓的引水渠。庙湾现在的水井都已经干涸,没有水吃(县工作组事后也要求叫通水)。
4月27日,李涛组织人员又一次到庙湾毁坏耕地,被逼无奈的老百姓只得带着装满汽油的油壶以死相拼去维权。李涛的人员撤出庙湾。28日凌晨,李涛组织人员趁着老百姓都还在沉睡中,深夜将耕地偷偷撒上一层砂石。这就是镇李涛、刘宝山等为庙湾老百姓办的“好事”!(怕卫星拍照夜里往地里填砂石)爪牙帮凶朱成富说是砂石用不完才往地里撒!
5月15日在南阳市委院内小楼上,田部长当着市委秘书长的面对上访群众说:“我代表县委朱书记郑重宣布:立即停止施工,并有西峡县县委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在调查期间,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不得施工。”并一再承诺停止施工。答应给老百姓解决问题。调查组5月16日到双龙开始了解情况。可是在调查期间,当着调查组的面,李涛多次组织朱先正、朱成富强行施工,受到庙湾百姓的阻拦。老百姓问施工者,田部长在南阳答应过的,问题没有查清,没有解决不得施工,为什么还要强行施工?李涛的爪牙朱先正、朱成辽、朱成崇等回答,啥球部长、书记,我们只听李书记的,政府要求强力推进。
526上午刘宝山在地里用双手推倒老太太陈保存,尚国珍。
李涛指示庞百妥镇长,刘宝山(打手,镇里聘用的小工),三番五次带领大批政府工作人员到庙湾阻拦老百姓种庄稼,断了老百姓的口粮。庙湾百姓从2011年秋季至今,因政府不让种地,家家户户已颗粒无收。家家户户基本断粮,要将老百姓都逼上死路。这就是你李涛、摆向阳的真实意图吗?李涛领着共产党的工资,不叫百姓种地无饭吃。卢书记大人,听李涛会上说,十八大后,你要到中央当副总理,到时全国的老百姓是不是都要受罪?
2012527上午,调查组调查期间,李涛指示镇政府人员带人到庙湾强行施工,受到庙湾群众的阻拦,随后开发商人员将仪器推到,砸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梁花粉腿上,将其腿上砸出巴掌大的肿块,政府人员一看出事,便一哄而散。1个小时以后派出所才将老人送到镇卫生院。出院后至今行动仍需拐杖。
2012527下午,李涛又指派手下朱成崇、朱成辽再次到庙湾强行施工,受到老百姓的阻拦,其后,李涛的爪牙朱成辽对庙湾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程金荣大打出手,程金荣被打的满嘴流血。胳膊被扭而肿胀。而政府工作人员对此却不管不问。至今程金荣老太太半边头痛,半边脸肿,耳朵听力严重下降。
其后有程金荣老太太的儿子朱先文上前与朱成辽、朱成崇理论,遂发生争执互殴,庙湾群众朱先柱看到朱成崇双手各拿一个碗大的石头要往朱先文头上砸,便上前进行阻止,村民都说柱娃救了文的命。随后双方都被带到双龙镇派出所,并要求朱先柱前去作证。在李涛的授意下,双龙镇派出所作出决定将打人者和被打者一同拘留5天,并将见义勇为者朱先柱也拘留4天。(梁瑞是李涛的帮凶,好人坏人各打50大板)公安部曾明确指示:公安机关不准参与拆迁和强占耕地(梁瑞的问题,上级公安应依法追究)。
拘留期间,李涛指示庞百妥副镇长、刘磊、朱先正等多次到拘留所去探视朱成辽、朱成崇,对他们打人的行为进行鼓励,而对朱先文及朱先柱却不管不问,在村民之间挑拨是非,激化矛盾,鼓励朱成辽继续行凶作恶。(组长朱先根上交组里土地、全部房产,基础设施,毁坏水利工程,往地里填石撒砂,叫其弟朱先正承包,这也是李涛失策,激起了民变。)
拘留期满后,朱成辽、朱成崇认识到打人行为是违法的,要负刑事责任的,向程金荣赔礼道歉,只要不上告可赔偿5000元治疗费。去向被害人程金荣及其家人道歉时说:“我们上了政府的当,被李涛当枪使了,我们很愧心”。“在拘留所,他们还支持我们的行为,说我们做的对,不管他们,打了他们挨着,出去后让我们继续干,看他们能斗过政府”。凶手朱成辽说:“不管咋说,我是上了他们的当,我先拿5000元给你治伤”。以上这些就是李涛所施展的卑鄙手段,打着省委卢书记、市委李书记的旗号,披着县委书记摆向阳建设全县7个新农村集镇建设,全市两个重点集镇建设的外衣(西峡双龙是全县最大的一个项目,占地1050亩,另一个是镇平石佛寺玉雕湾),干着他自己贪腐的勾当。编造谎言,威胁殴打百姓,达到他自己敛财的目的。他动用黑社会强行占地打人,被县政府文件说是与民工争议,也是李涛及李德成在全国一举成名,这是他们的创举。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李涛在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到头势必走进自掘的坟墓,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西峡县双龙镇双龙村庙湾小组90%以上村民
2012年 6月
7
附庙湾村民名单(反对李涛占领耕地)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