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7475|回复: 23

谈深圳地名的演变与讹变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6 17:16 |显示全部楼层
谈深圳地名的演变与讹变

曾观来
                        
这里所说的地名,包括城市、乡村、道路等名称。一个地名的形成,或取之地形、地物,或缘于历史、传说、风情、意念等,要经历一个约定俗成的过程。从地名学来说,起地名并非易事。而一个地名形成之后,不能随便更改,因为它与历史学、地理学、语言学、文字学以及人们的使用习惯、经济范畴等密切相关。但是,随着社会发展,一些地名也会发生演变。所谓“演变”,是指历时较久的发展变化,它与当时人们因特殊需要而改变及约定俗成紧密相联。

本文以深圳为例分述如下:
深圳一名原是宝安县城的名称,始见于明代永乐年间,曰墟,曰镇。现为市名,乃地名概念的大演变。
追寻深圳的历史,人们所熟知的宝安和新安。宝安于1600多年前立县,因其境内有座山(在今东莞市樟木头一带)有银矿,银是宝,故称“宝山”;得宝而安,故得“宝安”县名。唐至德二年宝安改名为“东莞”,县城迁至到涌(今东莞莞城)后,疏于防守,屡遭外患。明万历元年(1573年)析东莞置新县,取“革故鼎新,去危为安”之意,命名“新安”。民国三年(1914年),全国行政区域进行整编,因广东的“新安”与河南的“新安”县名重,广东的“新安”复称“宝安”。1979年宝安县改设深圳市。现“宝安”是深圳市下辖的行政区名,“新安”是宝安区下辖的街道(办事处)名,这两个地名的历次相互更迭都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这也是典型的地名概念的演变。


南头在宝安初建县时叫“城子冈”,明代初改称“南头”。“南”是方位词,即山冈之南面;“头”亦是方位词,山的上部,与“脚、下”相对,现仍可见到南头古城九街局部遗址的方位。古城其势扼珠江口要冲,“城子冈” 改名“南头”,亦与旧志所载“县治”自秦起隶属南海郡不无关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重建的“南头古城”(局部)、 “南头古城博物馆”作为特殊的地名地物而设,“南头”作为古县城遗址而存在。从“城子冈”到“南头”,有着厚重的历史积淀。曾有文化人建议把“南头”名改掉,这是对地名文化的浅视。
松岗,原名“黄松冈”。据载,宋咸淳六年(1270年),一黄姓人氏在一山冈之麓建村,山上有松林,故取名“黄松冈”,继而建墟。据1985年松冈区府办提供的资料,1950年改名为“松冈”。因为此时此地已非単姓黄特指一村一墟了。而“黄松冈”之名历时已有600多年了!


布吉,旧志记载“莆隔村”。 因“莆”与“布”音近,后来当地人叫“布隔”;又“莆”字生僻,书面语言也渐渐随之演变。 1911年广深铁路建成通车,在“莆隔”(布隔)附近设站,白话客家话“隔”与“吉”音近,又取其“吉祥”之意,定名“布吉”站。圩、村亦随之演变成为“布吉”,沿用至今也有过百年历史了。
羊台山,旧志记载为“陽臺山”。有当代学者释义:山之南有一大石块状如平台,故名。但仅是一己之见。由“陽臺山”而“羊台山”,有两种说法。一、出自与牧羊有关的爱情传奇故事, 也有叫“羊笛山”、“羊蹄山”的。二、据说在建国初期扫除文盲运动中,扫盲队把农民难认、难写的繁体字“陽臺山”,改写成“羊台山”,为更多人所接受。久而久之而为“羊台山”了,也为官方接受使用。这是群众对地名文化的认同。现“羊台叠翠”是深圳八景之一。


公明的玉律村,据沙井新桥曾氏族谱推算及今玉律村耆老称,玉律村一世祖在500多年前,从新桥村分出到此开基立村时,起村名叫“玉勒”。而明代天顺八年(1464)编修的《东莞县志》记载:“汤泉在黄金洞之北,药勒村前。”可能出于当地话“药”与“玉”音同或音近,或因汤泉有能治皮肤病之药用。清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新安有汤井,在玉勒村。”明代曾作为“新安八景”之一亦有《玉勒汤泉》诗传世。后来“玉勒”变为“玉律”始于何时,尚不得而知,而“律”与“勒”音近是肯定的,“勒”是生僻字。据村人说是取自“金科玉律”的典故。另有取自“玉学麒麟,律法至上”的说法。今石岩湖温泉度假村之温泉来自玉律温泉。
清嘉庆《新安县志》所载大鹏的“黄旗塘村”, 可能与南宋王朝南逃时曾在大鹏半岛上树旗小住有关,后人因忌讳“皇”而改用“黄”。后来“旗”又演变成“岐”,即成今之“黄岐塘”。龙岐村、龙岐湾、岐沙村亦与“旗”有因缘关系。这都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演变。               

龙岗大道,原是深惠公路深圳市龙岗段(布吉关至坪地与惠阳交界处),随着深圳特区一体化的推进,这“龙岗段”已经是龙岗区的城市道路而不是专业意义上的公路了。经改造扩建后于2012年4月正式更名为“ 龙岗大道”。这是较大规模的道路名称的演变,要举行新闻通气会。
以上这些是属于地名的演变,是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




有一种地名变化是讹变。“讹变”二字在文字学中有其特定的解释,是指在汉字发展过程中,由于字体的变迁、传抄的错误等原因产生了一些错别字,后人继续袭用这些错别字,以讹传讹、习非成是,由此错别字就逐渐取代了原来的字体的一种现象。深圳地名的讹变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古籍误笔。旧方志误笔屡见不鲜。原因多方面,如语言复杂,印刷技术落后,可用字有限,误用同音近音字,主观随意性,等等。譬如深圳村名带方位词“背”字的不少。普通话、粤语“背”与“贝” 音同,普通话读去声,粤语读上声;深圳客家话声母相同,韵母相差较远,“背”音boi4, “贝”音bui4,均读去声。查清康熙《新安县志》地理卷·都里(村落)中,“背”“贝”混用而“贝”居多,书“背”的为客家村。到了嘉庆志全是 “贝”,如:“水贝”、“田贝”、“湖贝”、“塘贝”、“黄贝岭”、“岭贝”、“ 迳贝”、“坳贝”等,这些村名均以水、田、湖、塘、岭、径、坳(凹)等地形名词作定语,与方位词“背”( 背面、后面)自然构成了“×背”,体现了地名文化的地形地物性。贝的本义是有介壳软体动物的总称,引申宝贝。所有的这些村庄怎么可能都有贝呢?“贝”者显然是书写者之主观人为,取其好兆头吧。经初步检索,现在原宝安县客家地区多用“背”,原特区内袭用“贝”。
又如“坜”与“沥”。“坜”的释义是:“洼下去的地方”。“沥”的释义是:“液体的点滴” 、“沥青”。普通话“坜”和“沥”音同,均读lì(去声)。“坜”字深圳客家话东部地区读上声lak3,西部地区读入声lak5。客家地区称小河汊为“坜”:河坜、圳坜,坑坜。一些村庄又以其得名,如,“黄果坜”,“沙背坜”,“金狗坜”…… 可是在旧志中偏偏书“沥”,与“洼下去的地方”大相径庭,显然是误笔。1985年出版的《深圳市地名志》及稍后完成的涉及很多“水”的《水利志》铅印稿均使用了“沥”,以讹传讹。至上世纪80年代铅印字粒无“坜”字。1997年版《宝安县志》进行了正本。可惜现在的印刷物累见“坜”“沥”混用,“沥”者误以为有水即为河流也。1980年代初在西坜地方建成人工湖度假村,请人题名题字,写成“西丽湖度假村”,这是普通话“坜” 和“丽”同音的另一误笔。后人将错就错,因为“丽”兆头好,所以“另起炉灶”。今“西丽村”、“西丽路”也就此形成了。时间久了,也就“习非成是”了。从地名学来说就是讹传。由“西坜村”变 “西丽村”,改变了原来围村的本义。旧村另建新村,一般都在前面冠于老村(围)名,这在旧方志中都可见到,如:碧头新村,江边新村,山尾新村等(康熙《新安县志》)。现在“××新村(围)”就很普遍了。“西丽”只是个例。

二、今人误读。当今一些人出于主观随意性,图方便,滥用同音近音字、狭义多义词。多见于村名、交通站名,如:“涌”误为“冲”。“涌”:河汊,以涌而得村名者众。深圳有近20个带“涌”字的村名。“冲”的释义很广,其中一方言解释为:山区的平地,如“韶山冲”。在深圳,“冲”没有一个释义可与“涌”兼容。1980年代初期地名改革却出现了“大冲”、“沙鱼冲”、“溪冲”、“东冲”“西冲”等村(地)名,有的同一地“涌”“冲”混用。查今大都复原“涌”了,唯独“大冲”依旧。又如观澜的“鳌湖”讹传为“牛湖”,沙井的“衙边”误传为“牙边”等,均为粤方言同音讹传。公交站、地铁站均以固有地名地物定名,而这两者都出现与之偏差。如:深圳地铁5号环中线在龙华塘朗与深圳北站之间设有一个“长岭陂”站。在“长岭陂”站附近有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长岭皮村”(旧志有记载),在长岭皮村附近有一座水库,水坝上“长岭皮水库”几个标识大字赫然在目。“陂”字在深圳客家地区叫“陂bēi 头”(旧时专门用以灌溉的小型水利设施)。“陂”显然是“皮”之误。无独有偶。在龙岗中心城附近有一条“下陂头”村,现在村旁设了个公交站,站名叫“下坡头”, 录音报站如是称(PO),这里从来没有坡。这种错误显然是地铁、公交部门人员没有深入调查研究自以为是所致。


三、历史错位。古籍记述是对的,误以为错。例一:由“冈”到“岗”。 深圳地貌多为丘陵,丘陵地带多山冈。在明、清时期,从《新安县志》中可以见到带“岡”(冈)字的山名、圩村名多至五六十个以上。而现在所有书面文字“冈”被“岗”取代。例如人们最熟悉的有:龙岗、横岗、松岗、铁岗、笋岗、泥岗、皇岗……“冈”与“岗”是两个各自独立的字词,在简化汉字里已法定了。“冈”是阴平声,“岗”是上声。“冈”是单义词:山冈(不高的山)。而“岗”是多义词:岗位、岗亭、岗哨、站岗、门岗,另有一释义是“岗子”(不高的山或高起的土坡),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已拼入“冈”。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冈”蜕变成“岗”呢?笔者查阅了1960年8月油印本《宝安县志》(初稿),出现几个“岗”的地名,没有“冈”。 1985年出版的《深圳市地名志》有很多“岗”,唯独没有“冈”。这是深圳建市初期第一本最具权威性的地名志书,“岗”已被“规范化”了。究其原因,不明就里。1997年出版的《宝安县志》今地名都用了“岗”,是因为所有资料来源均书“岗”,只好姑息迁就,地方志毕竟是官方的书,为当代服务,然后惠及后人。好在“行政区划”章节中,辑录明、清时期村落按“冈”不动,乃权宜之举。 2006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康熙、嘉庆《新安县志校注》(宝安区档案局主编)更把旧志中所有的“冈”全改成“岗”,“冈”被彻底消灭了。夫“ 校”者,校勘订正也。非纰缪,何以订正之哉?现在许多带“冈”的古地名仍在沿用,如佛冈县,黄冈县,井冈山,景阳冈……把“冈”写成“岗”即为错别字。深圳的平冈中学,是上世纪初华侨和乡人捐建的学校,60年代更名为“龙岗中学”,1980年50周年校庆时在众议之下复名“平冈中学”,是深圳市迄今唯一还原“冈”字的地物名。
例二:由“下”到“厦”。深圳地名带方位词特别是带“下”字的村名很多。其中有一些“下”被改成“厦”,如“冈下”改成“岗厦”,“白石下” 改成“白石厦”,“湾下” 改成“湾厦”等。“厦”有两种读音:读xià,组成“厦门”专有名词;读shà,指高楼大厦,公交站“岗厦”的标识和报站偏又是GANGXIA ,不伦不类。凡此种种,从史志学讲,是历史的错位;从地名学讲,把“冈”改成“岗”,由实体变成抽象,把“下”改成“厦”,由方位变成实体,是人为的硬伤;从文字学讲,由简明的“冈下” 蜕变成繁琐的“岗厦”,读音也变了,是语言文字的倒退。这是典型的讹变。


还有有关深圳河的讹。一学者在《深圳客家研究》(2002年南方出版社)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述:“‘深圳’一名,最早出现的典籍记录是清康熙二十七年纂修的《新安县志》……‘津梁’的‘惠民桥’条目下注:‘在深圳河’。” 志书原文没有标点,这段文字正确的断句应当是:“惠民桥, 在深圳,河沟深浚,凡遇雨潦、潮涨,往来维艰;更有不知深浅,动遭淹溺”。与同条目“天渡桥, 在月冈屯蔡屋围前”是相应的记述。“惠民桥”(建国后改名“人民桥”)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在深圳墟西”。 康熙、嘉庆二志均没有“流河”的条目,分别是“海”和“水”。“滘水,在城东四十里,发源于梧桐,右莆隔,左龙跃…… ”(嘉庆志)现在流经罗湖口岸(罗湖桥)的“深圳河”就是旧志记载的“滘水”的“左龙跃”支流;惠民桥(即今人民桥)下的那条河就是原先的“莆隔”(河),后演变称“布吉河”。可见,“惠民桥,‘在深圳河’”是对旧志的误读错解,一个标点改变一条河的名!无独有偶,2013年9月,笔者收到一份发自广州的《中国地名故事·广东卷》电子邮件解说稿,关于深圳及深圳河的表述与《深圳客家研究》如出一辙:“康熙二十八年,在深圳河上,建造了一座‘惠民桥’,此桥以石头建造,就是今‘人民桥’的前身。”这“故事”后来做成了“纪录片”,在电视台播放,其误传就更深远了。


1980年代初期掀起一股地名改革风,作为新兴城市深圳尤烈,很有“矫枉过正”之势,幸好不久就稳住了,虽然迟了一歩。2005年,京津穗深等8城市的地名规划专家齐集深圳,研讨地名规划管理问题。深圳市规划局一负责人在发言时强调:地名规划需要公众参与。他指出:“特别是对于已被习惯使用的地名,如要调整,需在广泛社会参与的基础上进行。”江苏省民政厅关于地名规范的问题明确表示:“旧地名不能随便改。”(2005.3.28《扬子晚报》)


至于地名规范化该以什么为标准?笔者认为应该尊重历史,认知其社会性、时代性、地域性,反对讹变,特别是硬伤。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讹变会成为既成事实,成为“演变”,但毕竟是“习非成是”了。
                                                                                                                                                                                                        2018.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4

参加活动: 6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6 17:59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N年前刚到深圳的时候,老是把宝安打成保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2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6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有点意义,居然看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6Rank: 6Rank: 6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7 09:59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7 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在深圳,如果看地名的话,基本上就是X田,X岗,X背居多,尤其以田字辈的居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7 17:23 |显示全部楼层

N年前刚到深圳的时候,老是把宝安打成保安

老是把老是看成老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5Rank: 5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8 09:20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传说南山的桂庙以前叫鬼庙,起源于旁边深大杜鹃山上的乱葬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6

组织活动: 0

传说南山的桂庙以前叫鬼庙,起源于旁边深大杜鹃山上的乱葬岗。

大学生年少气盛适合压制这些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8 11:15 |显示全部楼层

   复AAA12345620098:桂庙如果不是有很多桂树而改名就是讹变。长江北岸丰都县的鬼城名闻于世,旅游收入丰厚。
   乱葬岗的冈原先是书“冈”,现神差鬼使成“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9Rank: 9Rank: 9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8 14:49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一直以为竹子林那里是竹林满山坡,但去过从来没见到过竹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8 21:47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以前一直以为竹子林那里是竹林满山坡,但去过从来没见到过竹子......




        我的文章就是为了回答你这个问题。竹子林从前就是有很多竹子,这个名字就是具有历史纪念性。你说的“以前”究竟有多久?
不能因为现在没有竹子就把它改为“无竹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4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9 13:38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谢谢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6Rank: 6Rank: 6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9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6Rank: 6Rank: 6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9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4 11:22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客家人对老地名表示很亲切,老地名放在现代大都市确实过于乡土了,改改更健康。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4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4 12:36 |显示全部楼层
归根到底,语言与文字作怪.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4 12:39 |显示全部楼层
不同意龙岗大道改名,应该叫做深惠大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4 21:12 |显示全部楼层

客家人对老地名表示很亲切,老地名放在现代大都市确实过于乡土了,改改更健康。


  为什么现代大城市的乡土地名要改?你知道香港的地名有多土吗?难道香港会因为这些土地名而影响他的国际形象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4 21:27 |显示全部楼层

不同意龙岗大道改名,应该叫做深惠大道



要弄清楚什么叫公路,什么叫城市道路,原布吉关至龙岗坪地那条已经不是专业意义上的公路了,而是深圳的城市道路了。深圳至惠州已另有高速公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15 08:04 |显示全部楼层

客家人对老地名表示很亲切,老地名放在现代大都市确实过于乡土了,改改更健康。


  为什么现代大城市的乡土地名要改?你知道香港的地名有多土吗?难道香港会因为这些土地名而影响他的国际形象吗?

我们可以从地名的发音和语意上分析为什么要改。
发音,应该以主流语言的发音作为参照,比如说:”石子岗上“ - 用客家话念很好听,但用普通话念却很拗口,当一个原本受方言统治的地方变成受通用语言统治时,应该顺从主流。
语意,应该有都市范,去除过于俗的字眼,比如”牛粪湖““马屎坜”“猪婆山”这类的地名就应该改改。
至于香港,繁华地带的地名早已经改得面目全非,就算非繁华地区,也鲜有带很俗的字眼的地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