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948|回复: 1

[流年回望] [原创]棕树

Rank: 8Rank: 8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6-8 12: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路边青草 于 2018-6-8 13:03 编辑

边城3.jpg

棕树

      文:路边青草,未经允许,请勿转帖

    我本是不会想起棕树这植物来的,这得缘于同事丽。她请假回老家的小县城练车考驾照,因为那里的速度比在大城市要快些。已是夏天来了,丽告诉我说,老家驾校的教练车为了省油,居然不开空调,给学员准备了蒲扇扇风取凉。其时,我正在看沈从文的中篇代表作小说《边城》,并看了拍于1984年的同名电影,小说和电影里都屡屡出现角色穿蓑衣的情景。丽向我诉苦的时候,我正看到电影里的女主角翠翠,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在山腰上摘蘑菇,她掩在草丛中,听到了山脚下背着蓑衣准备出远门的男孩傩送,正在和他的出门搭档谈论他对于翠翠的感情的话——在那个年代,蓑衣是出门时的防水雨具。制作蒲扇与编织蓑衣的原材料,都是来自于棕树,于是,我便想起一些与棕树有关的事来了。

边城4.jpg

    小时候生活的村子里,河边、田边、山脚、小路旁,都偶或生长有几棵棕树。砍下棕叶,剪掉长长的棕叶尾,把叶面修剪成直径三四十厘米的圆形或椭圆形,留下足够手握的长度的叶茎,就是一把蒲扇。不过,这样扇的话,棕叶很容易开叉,吃不了力,不用多久就会变成“济公的破扇儿”。于是,找些布裹在修剪好的叶边外围,用线缝好,便变得美观又耐用了。往昔的夏天,农村里的老大爷、老太太手拿一把蒲扇扇凉是常见的情景。晚上躺在奶奶或者妈妈身旁,由她用蒲扇扇着风儿入睡,是很多乡下小孩都经历过的童年往事。

    以前的村人睡的都是老式的木板床,床的周边有床栏,床的四角上立起床架,床架用来套蚊帐,蚊帐放下来,整个床便俨然成了一个罩在蚊帐内的“方形小屋”。乡下的蚊子多,棕树叶在驱蚊方面也派上了用场。把棕树叶子撕成细细的长条,仿佛成了一把拂尘——我们直接称为“仙扫”,上床睡觉放下蚊帐前,人挥着这把拂尘在蚊帐内乱舞乱扫一通,蚊子要么给驱赶出去了,要么给仙扫的力度拍打到而甩死了。放下蚊帐后,再在蚊帐内舞扫一通,把漏网在蚊帐内的蚊子扫死。也有小孩子是把它当成玩具来玩,玩游戏时学影视片中的神仙,舞一舞拂尘,把拂尘尾甩到一手的手腕背后,好似自己真的是一位仙人了。

    棕树叶的茎,柔韧性强,小孩在一枝棕叶茎的两端刻上一个浅槽,找来橡皮筋两端缠上,便成了一把小弓。砍几枝小竹子,破竹片削成箭的模样,架在弓上,玩射箭游戏,甚至还真拿着它们到山上树林子里去射鸟。虽然,这样简易的弓箭,力度和准度都有限,真要射杀到什么动物,那基本上是做梦,但对小孩来说,手握弓箭去“打猎”就已是很威风的事情了。

    棕树花和棕树籽,也是小孩子的玩具。棕树开的花浅黄色的,像凝结在一块的无数颗鱼卵,一束花比几个巴掌摊开还要大,沉甸甸地、满满的一大坨。折下一把棕树花挂到腰间,仿佛挂了一大串“手榴弹”,撕扯下一小撮扔砸出去,像鱼卵似的小花粒炸开散成一大片。花结果后,变成花生米那么大的绿籽,砍下一把棕树籽,上面的果子不知几百几千颗,玩游戏时扔砸人,那是数不尽的“子弹”。棕树花、棕树籽,包括棕树叶和根,也有不少农人拿来当土药方使,外敷或煎服,说是有止血、止泻、活血、散结等的功效。

    独木桥是乡村的田地间、小溪上、山涧上常见的简易桥,通常就是用棕树做成的。棕树的树干呈一节节状,于是,独木桥难过,但棕树独木桥却收获了一个“千节桥”的雅号。

    棕树最为可说的,莫过于棕毛。棕树叶子的叶柄基部,是厚厚的密集的红褐色的网状纤维,紧紧地包在树干外面,剥除下这层纤维,是制作许多农家器具的原料。用棕毛编的棕绳和扎的扫把,吃力耐用,用来织蓑衣,不透水也不透风,可当雨具穿。其中的蓑衣,古人还为它写过许多诗歌,如“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等等。在古时候,也许穿蓑衣是浪漫的,但到了当代,化纤产品早已很普遍了,更多人都是用塑胶的雨衣,不仅走路可穿,干农活可穿,骑单车骑摩托车出行也可穿,轻便又好看,乡下的雨天里披着蓑衣出门干农活的人,只是极少极少地偶然能见到。披那粗重又古老的蓑衣,在许多年轻人包括学生眼中也早已是土气丢脸的事情。我就记得,有一阵子我寄居在外婆家上学,一回雨天,家中有一把雨伞舅舅要用,两个表弟一人披一件雨衣后,没有多余的雨具了,只剩下外婆干活时穿戴的一顶竹笠和蓑衣,要给我用,我觉得穿这个丢脸,但两个表弟也不愿意穿。我是“外客”,自然没有撒娇挑拣的条件,唯有穿着它们去上学,一路都别扭,也受学校里的许多人指点讥笑,“穿蓑衣的怪侠客”形象成了我心里很久都挥不去的一个阴影。

    又经多年后,到了现在,竹笠和蓑衣已难再在农人家中寻见了,倒是走进了众多乡村农家乐餐厅的墙壁上悬挂,让去乡下农家吃饭的人看了,寻得一丝农人的乐趣。还有就是,乡下人家做家私时,找木器家具厂订做的床垫里面都喜欢用棕毛材料的,据说用棕毛做的床垫,绿色环保、透气舒适、结实耐用。

边城0.jpg

边城1.jpg

边城2.jpg

    仅仅丽一句简单的“用蒲扇扇凉”,我居然想到了一大串旧事旧物,那该是因为碰到了沈从文的《边城》。这部作品中不仅一再出现蓑衣,描写的人和事也都是美丽善良的象征,女主角翠翠更是许多人的梦中情人对象。同名电影中女主角翠翠的演员形象,一颦一笑都有丽的模样,我看上去就觉得像是丽的十五岁少女版。沈从文的许多作品中的女性形象都有妻子张兆和的影子,他写给张兆和的一封情书里有句有名的话:“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从丽的一句牢骚里,我居然把棕树的根、茎、叶、花、果全都联想遍了,我大概也可把沈从文这句话抄来送给丽,因为她大概就是我要寻找的“翠翠”。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6-12 13:49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