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圳论坛 返回首页 返回论坛 深圳博客

阿公山人的个人空间 https://szbbs.sznews.com/?100379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家古村:绿映水绕吉水围

已有 976 次阅读2015-4-15 23:26 |系统分类:时政| 吉水, 老家

    吉水围,也叫水围里,座落在惠州市博罗县公庄镇桔子墟河对岸的绿洲里。从发源地龙门匆匆而来的公庄河,由西往东奔向东江,来到这里,似是不愿再走了,流水经北边缓缓环绕过绿洲,与绿洲南边的小溪会合后,才恋恋不舍继续东流而去。从空中看吉水围的形状,卫星图上像拳头伸出的地方就是三面环水的吉水围了,吉水围的东、南、北三面被公庄河围护,只有西面是陆路,公庄当地有个笑话是说吉水围地形的:吉水围的北岸是桔子墟,墟里有个老中医,有一年,有年轻人前来拜师学医,老中医问徒弟:会游泳吗?徒弟回答:不会。老中医吩咐徒弟:先学游泳。学医要先学游泳?徒弟虽不明就里,但师傅的话是不能不听的,好在是夏季,就天天到河里学游泳,师傅每次见面只是问问学会游泳了吗?学医的事却提也不提。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徒弟满肚疑问终于憋不住,眼巴巴的望着老中医,想知道其中原因。老中医深深叹了一口气,说起自己行医中遇到的一件事:多年前,对岸的吉水围有病人的家人来叫老中医出诊,老中医背起药箱就过桥由西面的陆路走了过去,一看,病人已经昏迷,老中医忙用艾火在病人身上炙了几个穴位,却见病人眼一翻脚一伸,看样子是不行了,老中医怕被村民不问缘由痛扁一顿,急忙夺门而逃,村民在后面急追,看见前面路上有到桔子墟赶集回来的村民,就大喊:拦住他!老中医只得往河边跑去,村民继续追来,实在是无路可走,老中医只好跳进深潭里。结论:不会游泳,去水吉围出诊,后果很严重。
    古村吉水围,绿映水绕,风光旖丽,顺着村子北面的河岸往东南面走,左边是古木参天的树林,右边是缠爬着薜荔的古围墙,东南面是连片的翠竹和茂盛的果园。东门左侧的河边,可见古码头的遗迹。没有汽车的年代,货物流通主要靠航运,东江来的木船只能上溯到吉水围河段,这里自然成了博罗与龙门交界区域的物资集散地,并形成一个兴旺的大集市桔子墟。当年,吉水围的河边经常泊满大小船只。走进村子,疑是误入世外桃源,或见炊烟袅袅,可闻犬吠声声,门前檐下,三几成堆的村民,闲聊打牌,悠然自在。
    吉水围姓朱,讲的是博罗本地话。村里的传统民俗活动是舞火龙,龙身用竹篾编织,糊上韧纱纸,粘贴上用彩纸剪成的龙鳞,龙身长几十节,舞龙之前在龙身内扎好蜡烛或灯盏,点亮就行了。每年一到冬闲时节,村里就要召集青壮年训练舞龙了,大年之夜,公庄的圩镇里,合着有节奏的锣鼓声,伴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夹杂着人们的喝彩声,吉水围的火龙随龙珠起舞,忽高忽低,左右盘旋,热闹极了。过了正月十五,村里要举行仪式将火龙烧掉,象征飞龙上天,祈盼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村里青壮年陆续外出发展,人手不足了,吉水围延续几百年的舞龙民俗活动,就此中断。
    吉水围建村迄今约有500年历史,相传明代中叶时,吉水围的开基祖宗朱怡正意外获得一笔巨财,选择了这河溪合抱的绿洲定居,由于水环绿洲,当地又多有桔树,故此得名吉水围。吉水围后来人丁兴旺,财源广进,财雄势大的吉水围人为防御侵掠,把村子建造成一座城堡,整个村子占地面积约七十亩,周围墙高约一丈八尺、厚约一尺半,围墙由沙石混合石灰、红糖汁、糯米浆夯实而成,坚固异常。墙上留有炮眼,城堡四角设有碉楼,整个城堡仅在东面与南面设有门楼,南门的上方题字为鹿洞家风,东门是吉水围的正门,门楼上的题字为紫气东来
    南门和东门里面都建有祠堂,均为三进结构,雕檐画壁,工艺精美,老祠堂的墙壁像紫禁城一样油漆成红色,表示朱姓为明朝国姓。两个祠堂后面是约四十座相连成片的四合院子,每座院子分上五间和下五间,院子之间有廊房连通,所有房子的方向都是座北朝南,冬暖夏凉,村子在人口最兴旺时居住过伍百多人。全部院子款式材料相同,大巷小巷规格一样,犹如迷宫,外村人在村里,没有本村人的指点,很难走得出来。整个村子布局合理,气势恢弘,实用美观,是一座微缩了的围城。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改革开放后,吉水围的村民纷纷另择新址建起楼房搬了出去,目前在村子居住的只有几十人,一些无人居住的房子倒塌了,但村子的门楼、围墙、祠堂等主体建筑依然硬朗,经历了五百年风风雨雨、走过了昔日辉煌的吉水围,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如今,它默默在岁月的流逝中,炎凉随意,荣辱不惊,俯观碧河水来水去,仰看青天云卷云舒。



从空中看看吉水围的形状,卫星图上像拳头伸出的地方就是三面环水的吉水围了,吉水围的东、南、北三面被公庄河围绕,只有西面是陆路。



桔子墟南岸吉水围东大门的水埠头。儿时,和一些顽童在河边玩耍,看见对岸有水围仔(不知对岸的顽童会不会叫我们为桔子仔),就会抓起石子朝对岸飞过去,对岸的水围仔也毫不客气用石子还击,这样的石子仗经常发生,也不知是哪一方先发起的攻击。一不小心中招,头上难免起个包,如果被家人发现,家人会一边痛骂,一边用刚煮熟的热鸡蛋碌这肿起的包包(当地农村消肿的土办法),最开心是吃碌过肿包的熟鸡蛋了,真是某名人说的:痛并快乐着。



对岸那一片树林后面就是吉水围的围墙了。以前,这片树林是我们这些顽童的乐园,经常游到对岸的树林里捉虫抓鸟,爬到树上摘井桶仔、巴吱仔,有时爬到河边的大树上表演高台跳水,十分过瘾。吉水围曾经富甲一方,但在改革开放前,阿公山人见到的却是一个穷困的吉水围。以前吉水围祖先置下的良田都在离吉水围较远的地方,土改时那些良田都给附近的村庄分了去,留下的是一些十年九涝的水田与旱地,这些土地在低洼的地方,几乎年年都会发几次大水,粮食几乎年年都会歉收或失收。那个年代,又不准出门搞副业挣钱,吉水围的穷困可想而知,村里的男青年十有八九讨不到老婆。有时,夏夜的南风里传来一阵阵幽怨的洞箫声和低胡声,那是对岸的一些未婚大龄青年的凄凉倾诉。但吉水围人是坚韧的,他们没有向命运屈服,他们发现种乌皮蔗不怕水浸,因此几乎家家户户都在自留地里种上乌皮蔗,他们种出来的乌皮蔗,清甜、汁多、渣少,那时,近石沙葛水围蔗,在当地是很出名的,每到冬季,在公庄附近几个圩镇卖乌皮蔗的,几乎都是吉水围人,他们就用这卖蔗钱来支撑家庭生活。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阿公山人在深圳沙头角工作,还见有吉水围的村民几户人包一辆车,把乌皮蔗运到沙头角来摆卖。转眼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水围里的村民还有种乌皮蔗的么?



吉水围的南大门。村民说吉水围只有南门和东门。南门这边是他们祖先在吉水围最早的落基地。



老屋,曾经人丁兴旺。



石巷,不复当年模样。



铁锁木门,早已人去屋空。



看家狗认得狗洞么?



公布栏,公布的是公社化那段历史。



想由南门穿到东门,内有恶狗,没带肉包子,行不得也,哥哥!



围墙,村子有你作保障。



东大门,阅尽炎凉,饱经沧桑。



育堂公祠,留不住富丽堂皇。



石坎,何时谁来谁往?



门栊, 挡不住岁月风霜。



精雕细刻,依然表现逝去的辉煌。



华堂仍旧,有几许富贵可以重光?




围屋乾坤转,古村日月长。



沿着村子北面围墙走,我们走过了吉水围,吉水围走过了五百多年的历史时光。




纯路过

砸鸡蛋

送鲜花

握个手

雷死人
收藏 分享邀请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