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5455|回复: 3

[原创] 最忆青葱军旅时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4 18:41 |显示全部楼层

最忆青葱军旅时
欧阳祥山
一、 往事回首时 岁月胜追忆
“老排长、陈常委您好啊!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陈可新,曾任化州县武装部政委、县委常委,也是四十年前广东省独立师布吉三团特务连的通信排长。他一大早接到我的电话,听到这样莫名其妙的问话,回我一句:“不就是34日吗?”
我说:今天是我当兵四十周年纪念日,这么多年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您。当年,您为何挑选我进特务连啊?我知道当时能进入特务连的,要么有一技之长、要么有良好背景、要么有较高学历,细数下来,我哪一条都不沾边啊!”
那头传来老排长爽朗的笑声:“你这小子!当年啊,我一看你是个瘦高的靓仔,长得白白净净的;二嘛,就是你来自湖北,普通话比广东人好一点。没想到你小子是个‘窝囊废’,大字不识几个,学习成绩就数你最差……不过欧阳,你有一点很好,就是吃得苦,沉得住。新兵连里,你表现得很好,日夜不睡觉,一门心思想入党……”

        
2018年3月4日在办公室吹起床号
   
   

        老排长又感慨地说: “欧阳,你太不容易了!”

侃侃而谈数十分钟,挂了电话之后,我仍然沉浸在3月4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带来的别样情怀难以自拔,一大早换上没有帽徽和领章的旧军装来到公司,拿起部队老首长送给我的军号,吹响了熟悉的起床号和熄灯号,又放声歌唱《战友之歌》和《当兵为什么光荣》……
余音袅袅,往事如潮。莫名地,胸中有股深沉的情感在暗涌,即将破堤而出,无从倾泄,唯有书写。
四十年春秋,人已然不惑;四十载拼搏,国可见兴荣。半世韶光,提笔不为风雅;回眸之间,一纸难抒岁月。
当笔端划过素笺,发出“沙沙”声响,划破了万物俱苏的春晨蓝空。

二、愿以梦为马 誓要从军行
儿时的我生活在广袤的江汉平原上,云梦县的一个小村子里。由于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曾被日伪军强行拉去做“壮丁”不足一个月,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便成为地、富、反、坏、右中的“坏分子”,加之母亲是大地主家庭出身,文革期间受尽了歧视和欺辱。我的童少时期一直笼罩着贫困与低贱的阴影。打懂事起,我就渴望跳出“农门”,改变命运。
1976年,中国结束了漫长的十年动乱,扣在父母头上的“帽子”终于被摘掉,我才有机会当上大队的棉花技术员,成为了当时全省年龄最小的技术员。
1978年征兵工作启动时,19岁的我决心要争取当兵。当时,土生土长的乡村青年大致有四条可选之道:一是高考,二是招工,三是入伍,四是务农。之于我,参加高考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只在中小学期间断断续续读过几年书;而在当时无背景、无关系、无财源,我想参与招工更是没有希望了。于是誓要摆脱贫贱的我当时唯一选择就是应征入伍。
在征兵点体检时,身高近1米8的我居然离合格体重还差3斤。张皇失措的我赶紧跑去狂灌凉水,咕嘟咕嘟,直喝得肚子滚圆,水都快喷射而出了,才快速跑回请求医生再次给我称体重,体重终于达到合格线。被医生识破我是靠那一肚子撑肠拄腹的水才勉强合格的,我的心突突跳,生怕在体检这一关就刷下来,医生看着我哀求的眼光,起了恻隐之心,便在我的体检表上填了一个符合标准的数字。

  体检过关后,我开始陷入了无止境的焦灼等待之中,眼看着有人穿上了新军装,才得知大队的名额已经用完,我心急如焚,找到大队支部书记欧阳世凯,再三恳求他出面,在寒霜露重的深夜他领着我找到接兵团和公社武装部的领导,反复协商良久,终于争取到最后一个征兵指标给我,我感恩世凯书记。

        
1978年2月27日在云梦县照相馆换军装前留影
   
   

        就这样,我如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新兵。穿上军装那刻,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看着镜子里的一身戎装,多年的自卑感一扫而光,我瞬间变得精神焕发,心情尤佳。我成功参军了,这意味着我们家不再受人欺辱,从此“站起来了”。为了宣告这一重大消息,在离家前两天,我特意穿着新军装在几个村子里四处盘桓,专门往人多的地方走,无声地“炫耀”着:我已经入伍了,我们家终于有了当兵的人!


三、最愁离别季 无以报亲恩
1978年3月1日早晨,胸前佩戴着大红花的我和百余名新兵一起在公社大院集合,我们身边围满了亲朋好友,我的父母与兄妹,家族的叔伯及兄弟也全部来给我送行了。起行在即,母亲伸出布满老茧的双手,把一堆皱巴巴的厘毫纸币塞到我怀里,我知道那是我们家的全部财产,一笔全家人不知要省吃俭用多长时间才能积攒起来的“巨款”,我从中只抽了一张2元钱,其余的全塞到母亲破旧的衣兜里,便头也不回地爬上了军车。坐在车上向下望,只需一眼就能从黑压压的一大片送行人群中看到我的亲人。只见母亲一直在用衣角抹着眼泪,父亲则发怔着一直盯着我上车的方向。
当车子缓缓发动时,送行的亲人们朝着军车前行的方向猛挥手臂,大声哭喊着,同行的新兵们都忍不住抽泣。此时我的心情仍沉浸在当兵的喜悦,想到即将开启的军营生活,想到摆脱贫困命运的美好未来,我满心雀跃。
当车子越开越快,亲人们的身影在视线中逐渐模糊、直至消失,我的内心才涌上一阵阵酸楚。想到病重卧床的父亲,想到独撑家庭重担的母亲,想到双目失明的姐姐,想到总被母亲“狠心”忽略而挨饿的妹妹……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住双亲,对不起这个家,内心除了愧疚,更多的是担心,心情愈发难受,眼泪不由地掉下来。此时,车厢里的战友们早已抛开离愁别绪,开心地聊天,只有我一个人埋下头,悄悄地落泪……

四、初抵军营地 苦训渐佳境
闷罐火车从孝感火车站出发,咣当咣当,载着一群胸佩红花的新兵,翻山越岭,一路向南。
3月4日,火车先后抵达英德县河头站、广州站,大部分新兵都在这两个站下车,只剩余十人,我们需换乘客车前往宝安县平湖站,再集体列队步行一个多小时,抵达目的地-广东省军区独立师步兵三团新兵营。
我被分配到新兵营四连一排二班。班长唐永光是湖南永顺县人,他热情地接过我的背包,手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那是你的床铺跟板凳,我满怀期待地看向他所指的方向,才发现所谓的“床铺”是一处稀稀落落撒着稻草的地铺,“板凳”则是破烂的草蒲团。总以为离开常年饥馑的家乡,到了部队如同到了天堂。然而眼前的一切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后来才了解到,十年动乱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国家穷,部队苦。为培养新兵吃苦耐劳的精神,锻炼坚忍不拔的毅力,部队还专挑条件艰苦的地方作为训练场。
部队的生活简单有序,拉歌是当时唯一的娱乐活动,每次吃饭前都要唱歌,唱得好的可先开饭,唱不好还得重唱,饥火烧肠的战士们为了能快点吃上饭,也自觉地把唱歌作为训练科目之一。我们的饭菜都是用一个大铝盆盛着,咸菜、馒头、大白菜是最常见的,往往是一大盆白菜上面零星地趴着一些诱人的肉片和肉沫。对于每天接受高强度训练的我们,饥肠辘辘时总不择食。但那珍贵的肉片和肉沫,都会不约而同地被新兵们“遗忘”,仿佛是无声的约定:肉片留给班长班副,肉沫则是老兵们的。

  新兵的日常训练主要有队列、投弹、军体、射击、拳术等,所有科目训练里,我最怵的是投弹,成绩最差,及格线是30米,起初我可以投四十来米,为了能取得更好的成绩,我反复练习,结果越投越近,手臂越练越肿。在考试的时候,我竟然只投了28米。监考的干部看着我可怜,也怕我拖后腿,允许我在起始线超出两三米处起投,才勉强及格。

        
1978年6月平湖新兵连训练结束
   
   

        为了争取表现,我们新兵都争先恐后地做好人好事。大家在晚上睡觉前都争着把扫帚藏起来,起床号还未响就偷偷起床扫地。没抢到扫帚的战友就跑到几百米外的水井打水给大伙儿洗漱。实在没什么事可以做了,那就再扫地,你扫过了我再扫,我扫完了他又扫。营房里沙土铺的地面,几乎被刮走了一层皮。想起来笑死个人······

3个月的训练倏忽而过,我受到了连队的嘉奖,时刻铭记着新兵连的苦与乐。
五、挑灯夜识字 不做笨骡子
特务连是团部的直属连队,在小布吉镇中心一公里外,环境是山里的基层连队无法媲美的。营地内古树丛荫,有军人服务社、卫生队、汽车连、大操场、大礼堂等,还有司政后三大机关,特务连分为无线班、有线班、侦察班、警卫班、总机班、摩托通信班等。特务连的每个兵都是精挑细选的,所以能成为特务连的一员,是对战士综合素质的一种肯定。新兵训练期结束后,我便被分到了特务连通信排两瓦电台班,使我既自豪又惶恐。我们班长陈新丰是广东新丰县人,73年的兵。副班长李友平是河北保定人,他俩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经常三天两头地考试我们几个新兵,向皮友、苏文林、陈实平他们三个新兵成绩都比我好,反应也超快。唯有我是“笨骡子”,天天拖后腿。

  当时的我只会写几个简单的常用字,而部队上使用的信纸是每页300格的方格纸,一行可以写20多个字。我每次给家里人写信常连一行字都写不满,遇到不会的字要么空格,要么写别字。有一次,我想把自己被选入特务连的消息分享给父母,却因为表述不全,导致词不达意,让父亲以为我当了“特务”而担惊受怕,又恼羞成怒,急忙回信给我,一再嘱咐千万不能当“特务”。我只好再次写信解释道:此“特务”非彼“特务”,我是中国的“特务”。

        
独立师步兵三团特务连留影
   
   

        因为年少时曾跟几近失明的姐夫外出讨饭时偷偷学过拉二胡,所以略懂一二,可惜部队里没有二胡,不能一展所长。但青年时期在生产大队参加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所培养起的文艺细胞,让我对艺术有着莫名的憧憬。有时我会趁着没人,偷偷地对着连队的军人“风纪镜”拼命地练习打拍子。勤攻苦练一个多月,我终于自告奋勇给连队指挥唱歌,通过这种方式表现自我,稍微克服了自卑心理。

但连队里每个人都有一技之长,我却大字不识几个,总觉得自己比战友矮了个头,再这样下去,三年兵入党的机会可能就轮不到我了,因此我倍感焦急。在深深意识到只有补足短板才能长期发展后,我开始奋发学习,部队新兵每月有6元钱生活津贴费,规定2元钱暂不下发,存在司务长手上,三年后退伍时一次性下发,共有216元,这笔款对每个新兵来说是天文数字。另外4元钱,我每月寄2元回家供妹妹上学,剩余2元全部用来买学习用品。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用手指当笔杆,将肚皮做黑板,坚持练习背写,有时候偷偷把班里所配备的电台里的方电池接上灯泡,躲在被子里看书,就连做梦也想着那些汉字和密码。我日读夜背,仅仅用了短短3个月时间便能熟悉和默写《新华字典》里7882个常用字,对每个字的声调、纵横密码都能倒背如流。

六、报训竟铸错 贵人助洗脱  
独立师师部在韶关英德县,北江边上的河头镇。师部的教学设施、军用装备都比团部先进,为培养人才,每年团一级的报务员都会被安排到师部进行集中培训。1978年9月20日,我们两瓦电台班全部到师部通讯营报训队学习。那次参加培训的报务员分别来自师部、一团、二团、三团、炮团、通讯营,共81人。
刚到师部培训时,战友们在休息时间会到周边游玩或走亲访友,我却忙得连去就近的军人服务社都没有时间。因为按“惯例”,基础最差的我要“承包”报训队的脏活杂活。否则成绩差、表现又差,回去不是要下基层连队吗?所以种菜、挑粪、打扫等杂务,我都得主动承担,而每次高难度的报训考试都让我如临战场般紧张,考试规定要在指定时间内完成笔译、视译、收发报、常用军语,尤其是汉字一项,每次考试至少要默写七千多个汉字,差错率不能超过千分之三,我们每人都要提前削好20多支铅笔才够用。为了提高成绩,我每天除了正常的训练和完成各项脏活累活,还要挤出时间自学。我会把密码本随身携带着,就算在站岗放哨时,也要借着厕所过道的微弱灯光偷偷地瞄几眼,然后默诵,有好几次被查哨的干部逮到,受到了严厉批评。
毕业考试前一天,为了缓和考前的紧张气氛,慰劳战士们连续几个月的辛苦训练,报训队特意组织我们到师部操场看电影《屈原》,在放映前连队开始拉歌,这时我悄悄坐到最后一排,争分夺秒地拿出密码本默记复习大纲。随着电影剧情的发展,我逐渐被跌宕起伏的情节吸引而完全沉浸其中,电影结束后起立跟着队伍就回到了宿舍,还在反复回味,直到不知不觉便沉睡了。
深夜11点,尖锐的紧急集合哨声响起,战士们以最快速度跑向操场,紧急集合的目的是要检查每个人的密码本。我赶紧摸摸口袋,没有;跑回营房把床上床下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丢失密码本可不是小事,轻则被遣送回乡,重则可能要上军事法庭。我又急又慌,全身直冒冷汗,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此时,身边围上来十几个干部,都气极败坏地骂我,连粗口都爆出来了:“他妈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丢,就是脑袋没有丢。现在可以丢脑袋了,我们跟着你一起倒霉。”如果密码本真丢了,不仅我会受到应得的处分,还会殃及池鱼,他们同样面临各种程度的处分。
天色已近拂晓,在集体全力搜寻下,依然没有找到我的密码本。这时师部保卫科来人将我押到一个接待室,审问我的家族历史。因为父亲曾经是“坏分子”,母亲又出身在旧社会的大户人家,这些信息敲响了保卫科干部心中阶级斗争的警钟,他们一度怀疑我的密码本丢失是别有意图的,甚至是故意将密码本遗失,有意泄露国家机密。此时的我虽然早已头晕脑胀,浑身发抖,但我很清楚按规定密码本是不能带到电影场的。尽管面对着高压审讯,我始终没有承认把“密码本带出了营区”这条底线。两个小时过去了,我还是没能有条理地交代清楚事情的前后过程。
就在我极度绝望之际,一位首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个蓝色的小本子,问:“这是你的密码本吗?”我一看,只见上面写着“8441 4012”密码(是欧阳的意思),喜出望外,连声说“是是是,是我的密码本。”
这位首长是宋副师长。原来电影结束后,他和他的女儿回家时路过操场,看到地上有个小本子,捡起发现是个密码本,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因此,宋副师长要求保卫科彻查,但并没有将捡到密码本一事告知保卫科。
宋副师长了解详细情况后,对保卫科长说:“不要处理这个小鬼了。他这是为了学习,很有上进心,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后果,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吧!”转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小鬼好好学习吧,以后千万注意不要再弄丢了。”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真是死里逃生!

七、无缘赴沙场 奋战牛田洋
顺利完成报训队的结业考试后,返回了特务连,我正好赶上部队1978年冬季野营拉练,时值中越边境武装冲突事件不断,烽火硝烟正浓。为应对越南持续对我国领土及边防居民进行武装挑衅的事件,我军准备开展自卫还击作战。
11月12日深夜,我们按原计划冬季野营拉练从布吉出发行军到汕头,共四百多公里。人均随行装备约五十多斤,每天至少行军几十里路。一路负重疾行,逐渐地,我们开始体力不支,行军速度急剧下降,这时指挥部便会传来紧急“假敌情”通报,我只能咬紧牙关,背着电台跟着首长急速前行,几乎一路小跑,有时高达8公里时速。
八天后,当我们行军两百多公里到达陆丰县的时候,一道军令突如其来:“部队全体紧急撤回”。整个团的物资装备已全部由广州军区汽车团返回布吉驻地。
几天后,我们乘坐卡车到了广州黄埔码头,登上运输船,在海上摇晃了一天一夜,在汕头市登陆,再乘车直奔牛田洋广州军区生产基地。原来团部接到的任务不是上前线,而是执行军农生产任务。此前驻扎在这里的五十五军已经按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奔赴广西边防前线去了。我们团因为没有作战经历,凭借曾在惠州潼湖农场十几年的生产经验接管牛田洋。
牛田洋生产基地,一望无际的水田以静默的形态等待着一批又一批的士兵前来耕耘。我们大都是穷苦出身,既是农家子弟,干农活便不在话下。这里的插秧任务很重,每个战士人均60亩水田,每逢烈日高照的炎夏,就会有四处潜伏的蛇虫出没,哪怕是身强力壮的战士都难抵高温、湿热、虫害的恶劣条件。但我和大多数战士有着共同的目标,渴望进步,争取入党。在“要进步,要入党”愿望的强力驱动下,我们不顾腰酸背痛,不畏蛇虫突袭,终日劳作在田间。
         
        

1979年汕头牛田洋生产基地劳动场面

   

   
   
1979年汕头牛田洋生产基地留影

八、拳拳赤子心 浓浓战友情
1979年2月12日,中央军委下达《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命令》,决定于2月17日拂晓,从广西、云南方向同时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1979年2月19日,全连集合完毕后,连长余正朝庄严地宣读中央军委关于决定对越南进行自卫反击战的命令。每个人都必须写请战书,还要写遗书。请战书交给部队,遗书打进后运背包里。
第二天,一曲《再见吧,妈妈》在紧张、压抑空气中反复回荡着。全员全副武装,排队点名。点到名字的同志直接上车,开拔去前线。我一直集中精神听读名单,我们连队有十几位战友被点到名字,直到点名结束,但一直没有我的名字,也就知道我不需要上前线了,我们留下的战友依次排队在车两旁为上前线的战友送行,这时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军人,在面对残酷的战争,面对未知的生死时的复杂心情,但国难当前,军人保家卫国的天职使命永远能让他们战胜对死亡的恐惧。我看到上前线战友的生死离别的目光,听到他们不断地在喊“欧阳,你要帮我跟家里说一声啊”,“欧阳,千万别忘了给我带话啊……”可是上前线的战友当中有很多湖北老乡,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战友,平日里大家都只聊些部队的生活,很少谈及家事,我还不知道具体家庭地址,因而我深知无法完成他们的夙愿。我永远忘不掉当时他们急切地掀开车上的篷布,纷纷冲着我喊话的模样,那般殷切,那般无望。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切身感觉到生离就是死别的场景。
一道命令下来,三团离开了近一半兵力而变得冷冷清清,留守的我们在牛田洋生产基地一面进行高强度训练,一面继续抓生产,还要抽出时间进行学习培训。我们每天都在盼望着前线战友的凯旋……
直到2008年,我去到位于中越边境的法卡山,挖了几斤土带回来,一直放在我的老办公室里。我知道这些红土里有我的战友、有无数年轻士兵的鲜血,他们在倒下的瞬间,还仍然是那样的勇敢顽强,还设法把战斗任务托付给战友,还牵挂着亲爹亲娘。他们永远地离开了战友、离开了亲人、离开了缤纷的人间,他们将绚丽的青春、鲜活的生命定格在18、19、20岁。他们走了,还来不及看看自己的军功章,来不及给深爱的姑娘写一封回信。他们走了,走在灿烂的年华里,走在血染的青春里。他们用生命释怀了人生的豪壮,用热血诠释了保卫南疆的铮铮誓言。
3月初旬我们特务连又分为通讯连和特务连,3月17日我们两瓦电台班到海丰一团学习了三个月的报务,以及野外通讯,寻找指挥所等新科目。三个月后返回牛田洋通信连。继续在牛田洋执行生产任务。8月1日十二级强台风正面袭击汕头沿岸,军车被吹翻,大树连根拔起,来不及进仓的稻谷被风直接吹到了海里。强台风攻势迅猛,整个基地损失惨重,我们排长温清如吩咐我们不可以穿雨衣,以防也被风吹去“填海”。这是我们从内地到广东来当兵的都是第一次见到最大的台风。据说原来留守的部队因为台风强袭死亡高达千人,今天想起来真是可怕。
  
九、适逢简编时 摇身变武警
1979年底,我们团从牛田洋撤回布吉团部。不久,中央军委决定将军队进行精简整编,广东省军区独立师被列为精简对象。
这时我们刚当兵两年多,心中万是不舍,但命令如期而至,在精简名单上的战友有的退伍回原籍,有的被编列到其他部队。我则和一些战友被分配到广东支队一营四连。
1980年8月26日,中央正式批准建立4个经济特区,深圳名列首位。广东省支队肩负起守护东起大鹏湾畔背仔角,西至宝安区南头镇安乐村海边84公里经济特区管理线(俗称“二线”)以及部分粤港边界一线的神圣使命。
从陆军到武警,从报务员到步兵班,随着兵种身份的变换,我的一切从零开始。在老部队,我主要学习的是发送、接受密码,手指和手腕要保持灵活,不能提过重的物品,不做有损手指的动作,因此没练过拳脚。如今摇身一变成为武警,擒拿格斗自然成为了必要的基本功,经过几个月的勤学苦练,我顺利转型,当上了班长、排长……
在武警部队,我一呆就是13年。

        
07-1983 年在广东支队一营四连与姚庭秀连长合影.jpg
1983年在广东支队一营四连与姚庭秀连长合影
   
   

        在这13年间,我和七支队的战友们在崇山峻岭的边防“二线”上风餐露宿、昼夜巡逻,守卫着新成立的深圳经济特区。在一次又一次的山火和热带风暴袭来时引发的洪峰水灾,我和七支队战友们都是第一时间开赴前线……曾参加过1981年发生在罗湖晒布路的深圳糖烟酒公司仓库重大火灾扑救、1982年工程兵竹子林驻地意外重大火灾的抢险、1992年8月深圳百万人认购新股狂潮及引发的骚乱、1993年清水河“八五”大爆炸事件,多次参加布心村、梅林村、南岭村的警民共建活动等。



十、转业战商海 常忆军营景
转业,对社会大众来说是个生疏的词汇,但对军人而言,是难逃的宿命。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到了某个时间节点,我们都要面临这样的选择:走?还是留?
1994年,当兵十七年的我同样被推到这个无可避免的选择面前。面对家有年迈双亲需赡养,还有同父异母的中风瘫痪的大哥和双目失明的姐姐姐夫两个家庭需扶持的情况,我必须扛起家族谋生的担子。几经考量之后,我选择了自主创业,成为广东武警部队军转干部自谋职业第一人,将自己融入深圳这块被改革开放春风唤醒已久的热土之中。
创业之初,我“摸着石头过河”,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跑遍深圳的大街小巷,四处寻项目找机会。我由小个体户做起,历经无数坎坷,涉足数十个行业。先后开办过面包厂、铸造厂、家私厂、纸箱厂、印刷厂、塑胶厂、卡丁车娱乐场、电子公司、旅游公司等。从起初的迷茫盲目,到创办了深圳市美丽集团有限公司,树立起“做中国最有价值、最有质量的国际化企业”的目标,我又实现了人生的再一次破茧化蝶。
08-1994 年 8 月 18 日转业,从虎门坐轮渡到番禺做家电生意.jpg

1994818日转业,从虎门坐轮渡到番禺做家电生意

然而不管离开部队多久,无论事业做得大小,那段刻骨铭心的军营生活,那永不消逝的战友情、兄弟谊,总是令我魂牵梦绕。
10年前,2008年的3月4日,也就是我入伍30周年的日子,我向七支队支队长柯坚平借了车牌17001的1号车,从南头开到小梅沙,一个人重新绕着“二线”走了一遍,内心犹如激起千层浪。当天,还与一起当兵的史建明、卢业民战友到了广州军区防化团,也就是我们当年的新兵连,受到了团长和政委的热情接待。那一刻感觉日子又回到过去,战友一如往日亲近,营房永远是那个老营房,部队也永远是我们最初的美好记忆。
回到今日,2018年的3月4日,我入伍40周年的日子,忆起在部队的时光,不仅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褪色,反而更加闪闪发亮。17载的军营生活,是我独立人生的启始,对于我的整个人生意义极其重大。若果40年前我没有入伍,我的人生便要重写。我喜欢回味自己的当年,不仅是纪念入伍40周年,更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想给今天正在拼搏奋斗的人们分享一种心情:人生唯有认认真真地一步步走好自己的路,才能走得踏实,走得有意义,才能真正享受到付出所带来的满足与欣慰。
09-2008 年 3 月 4 日与老连长、战友重返部队合影.JPG

2008年3月4日与老连长、战友重返部队合影
最后,以一曲《你还是那么荣光》向鲜红的八一军旗致敬,向旧日战友致敬,向青葱的军旅岁月致敬。






《你还是那么荣光》




穿上军装你是那么的荣光,
曾在军营同吃同住同歌唱,
无论在高原沙漠还是边疆,
无论在陆地天空还是海洋。
保家卫国战友们豪情万丈,
抢险救灾时奔赴第一现场,
硝烟弥漫时舍下儿女情长,
一生无悔选择了献身国防。
脱下戎装你还是那么荣光,
回到地方有声有色有盼望,
无论在农村城市还是远洋,
无论是打工创业还是职场。
各行各业老兵们闪闪发光,
平日里为了生活四处奔忙,
外敌入侵时还会扛起钢枪,
清贫富足保持着军人风尚。


当兵的人啊你守卫在何方,
你们是那么坚强那么荣光。
当过兵的人啊你过得怎样,


坚信你永远是那么的阳刚,
那么的荣光……


欧阳祥山写于2018年3月4日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9 11:24 |显示全部楼层
亲,是原创吗?图片看不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0-18 09:36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安装,手机扫一扫上深圳论坛
夏至花期 发表于 2018-5-9 11:24
亲,是原创吗?图片看不到了。

是原创的,不知道为啥照片发不上去!这个论坛有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12Rank: 112Rank: 112Rank: 112Rank: 112Rank: 112Rank: 112

参加活动: 2

组织活动: 12

发表于 2018-10-18 09:42 |显示全部楼层

夏至花期 发表于 2018-5-9 11:24
亲,是原创吗?图片看不到了。

是原创的,不知道为啥照片发不上去!这个论坛有问题!

您好,给您体验带来不便深表歉意。
关于发图可参见此指引帖:https://szbbs.sznews.com/thread-57743-1-1.html
如还不能解决问题可添加客服QQ:3372143757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