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548|回复: 0

中国高校教育都烂成什么样了!今天我们来说点真话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0-18 19:08 |显示全部楼层
深坛亲子活动官方群深坛亲子活动群
“中国的高校教育都烂成什么样了?”这个标题乍听上去显得似乎有些夸大,但是却也是非常现实的东西,我们不去重视他,不代表他就不在。
环球日报的胡锡进批评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太负能量,贾樟柯在微博上回应说“说真话就是正能量。”
是啊,是到说真话的时候了。
在精神病医院被囚禁134天,遭电疗和灌药,你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接受教育?
特例?当然还有更普遍的。
似乎说起中国的高校教育,历来都没有什么太好的评价,混日子,临阵磨枪应付期末考试。平时图书馆几个月没人,一到期末就挤满了人。
但是近来,这种认知底线又一次的被刷新了。月前,一个QQ聊天记录在微博上曝光,极短的时间内受到了数万的转发,学生组织官僚化,直接上了微博热搜。为什么上热搜,就因为普遍,因为共鸣。




“杨主席也是你能直接艾特的。”
“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官僚化作风居然出现在了一群顶多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学生干部中间。曝光之后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许多人回过头之后发现,几乎在每一个学校都有过这样的情况,在我们的学生时代这种浮夸的作风居然贯彻始终。
可怕的不是这种官僚化作风本身,而是这种作风的普遍程度,普遍到大家都在做,甚至到了不会有人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高校的环境本来就是相对封闭的,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有些特别的社会生态。所以才会经常有说法说高校是一个小社会。在这个社会生态里人际关系莫名的变得有些复杂,不同的学生干部,不同的学生组织,还有班级、团委、老师等等。
刚刚经历过高中的学生,脱离了从小学到高中近乎三点一线的受教育生活之后,在大学的时候得到了空前的释放,这是一个显得有些危险的年龄,因为在他们的认知之中他们对人际关系的理解已经趋于成熟,但是大多数学生对人际关系的理解非常的粗糙。
所以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氛围,学生组织与学生组织之间的相互敌对,学生组织内部的尊卑秩序。笔者记得很清楚的是,在大学的时候加入一个学生组织,每周开会都会超过晚上十二点,其实会议本身并没有什么内容,大多都是一些非常形式主义的让人上台讲话。但是这样的会议形式周而复始,维持了长达一年的时间,同时在部门内部还经常会渲染与别的部门的对立关系,就好像在一个小小的大学玩起了政治。
为此小编咨询了许多在不同大学读书的学生,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有过同样的经历。环顾大部分的学生大学的经历,大部分时间都并没有把全部的精力用在学习上面,而是浪费在了大量的意义不大的人际关系上面,他们有的能够帮助学生增强竞争力,有的只能孕育出荒谬的结果。
学生组织和小范围的社会生态对学生的消磨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就像经常说的,许多学校近万一年的学费,加上各种各样的杂费,在大学一个学生的开销属实不低,但是最终却把这些钱交给孩子让他和别人勾心斗角去了。这样怎么能让孩子成才呢?
更别说,除开这种普遍现象还有频发的特例。
比如最近洛阳师范学院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特例。一个学生被学校认定为精神疾病,要求不开具治愈证明就不能领毕业证,然后一顿哄骗恫吓之后,让家长联系当地的精神病院,并在校方的“协助”下将学生强行扭送到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中,学生被非法囚禁了一百多天,进行了数次休克电疗,还被护工数次殴打。
你很难相信这种几乎只会出现在小说情节中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现实之中。而且一般来说,这样的故事即便是小说,设计的背景也只会是90年代那个各方面不完善的时期,但是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这件事发生在14年,还发生在洛阳这个三朝古都。距离我们仅仅四年。
让我们来看看这件事吧。最近媒体的报道中出现了一个名为刘刚的人,他高中毕业之后,在教育机构工作了五年。然后在朋友的建议之下决定深造学历,于是以社会学生的身份考取了洛阳师范学院。
继续深造,听起来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
能够通过补录进入学校,刘刚也很满意,他比大多数学生晚到学校一个月,没有课本,大部分时间都需要和别人合用课本。不过第一学年下来,刘刚觉得还不错,学校没有什么问题,除了推诿了他很多正常的需求。
不过第二年,问题就出现了。
刘刚,莫名其妙的被认为是精神病,并被学校扭送到病院。
如今刘刚将学校告到了法庭,拿出了全套的医学报告,在医学上他已经被证明并不存在任何精神疾病,而如今再回忆起那段被当做精神病对待的日子。




他说他住在重症病房,而他的重症资料表是一个护士随便填的,刘刚称那是一大摞的表格,她只是反复的照抄着前一份而已,根本没有经历过核查,所以他就莫名的成了重症病患。
而在重症病房中,反复接受电疗和灌药。
刘刚忍无可忍之后终于找到机会逃出来,用病院的电话给院长打去,最终在院长的复查之后,刘刚终于在一百多天之后被送出了精神病院,但是他的诊断报告上依旧写着他患有精神分裂症。
而这一切的原因,可能仅仅是因为学校觉得刘刚很麻烦。
的确可能对于刘刚来说,他确实有些和别的学生格格不入,因为相对于别人,刘刚有些性格孤僻,他的室友也在采访中表示,刘刚总是很晚才回到宿舍一般来说都超过十一点,而且为人非常独来独往。不过这仅仅也只算是个人的性格特点。
这本没有什么,但是或许是从第二年的换宿舍开始他就被学校视为了麻烦。
他本来住在学校的新校区,但是因为受不了甲醛味道,刘刚申请从新校区换到老校区宿舍,随后又因为在老校区交通实在不方便,再次向学校申请换回新校区,这两次换宿舍导致了学院的不满。
就因为这个,第二学年末,学院的学生干部突然给刘刚开具了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精神疾病”的证明,并上交给学校。
学校则是直接联系刘刚的母亲说,“你孩子病情很严重,不治疗就拿不到毕业证。”
最终的结果就是刘刚被认为的认定为精神病,并被扭送到病院进行治疗。出院之后他数次想学校申请道歉赔偿,学校却仅仅只是回答说,“经学校考虑,你的要求不合理。”
最终迫于无奈将学校告上法庭。
而这就是中国高校教育的一角。
试问,你觉得他烂了吗?试问你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接受教育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