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1018|回复: 0

[律师说法] 卷入高层“桃色”迷阵,命运夫妇终离散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0-23 10:32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卷入高层“桃色”迷阵,命运夫妇终离散.jpg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中不动产的分割(总第19期)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一句在大众眼中已经非常落伍的搭讪方式,却是坚在西藏旅途中,第一眼见到小赟时,内心里响起的一句话。

这也不算一见钟情,就是认识了很久,很自然,很温暖的感觉。

怕小赟会因为一句脱口而出的话,而误认为自己是个轻浮的市井之徒,所以坚并没有第一时间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一路同行,穿越了羌塘无人区,坚与小赟相识恨晚,短短一个月,已经私定终身。后来小赟告诉坚,她第一眼见到坚时,心里就默默地说,要成为这个酷男人的女人。

旅程结束后,小赟跟随坚回到深圳,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双方父母,就领取了结婚证。而双方手中刚好有父母不久前提供的一笔钱,合二为一,刚好够购买一套宝安西乡的小型爱巢。

接下来,就是原本远在上海就职的小赟,正式规划来深工作。

事情非常顺利,小赟总公司一位女董事推荐她到深圳一家关联企业工作,职位由总经理助理晋升为总裁大秘书,地点就在南山科技园。

坚也同样在南山一家公司就职,是业务经理。小赟在深圳第一天上班时,他刚好要到外地出差一个星期。

第五天,坚完成了外地洽谈工作,便提前回深了。他第一时间回公司处理后续工作。因为这是总经理十分关注的项目,他想快速整理出亮点和关键进度,并适时向总经理汇报。毕竟,业务总监这个位置,已经空缺了大半年,坚想在年底给自己换一个头衔。

当晚9点多,坚才完成了项目报告。他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对自己这份报告非常满意。想想奋战大半天,都没怎么喝水,忽然就觉得喉咙开始冒烟了。于是,便起身去茶水间。

途径总经理办公室时,发现里面还亮着灯。

“奇怪,平时很少见到总经理这么晚还在办公室啊”,坚心里暗暗地想,“要不去打个招呼,如果时机合适,就趁热打铁做个汇报,也许能多一点印象分。”

于是,坚一步一步地走近总经理办公室。
正当他举起手来准备敲门时,里面传来了清脆的笑声,是个女的。坚正要敲门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

他有点疑惑,正想离开,里面突然又哗啦一声,大约是文件慌乱散落的声音。

“没事没事,咱们继续……”总经理的声音。

坚心里一抖,感觉所有脑补的画面都出来了。他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以防总经理日后知道,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他发现了点什么……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小赟竟然还在公司加班。她说,刚转到新公司,要拼一点,给领导一个好印象。

至于当晚小赟几点回到家,第二天小赟几点离开家,甚至有没有回过家,坚其实一点都不清楚,他实在太累了,睡得死沉死沉的。

第二天,坚回到公司,开始听到大家窃窃私语,关于总经理与新任秘书玩办公室幽会的风流韵事……

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心想着向总经理做汇报。

可是,等他来到总经理办公室,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因为坐在总秘座位上的,明明就是小赟。两人面面相觑,无法相信是对方……

坚说,只要她说出事情真相,他就无条件相信她。可是,小赟始终不肯解释,只说是私事,答应了人不会说出去,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也不可以。由此他们爆发了第一次争吵,坚认为她情愿担着勾引总经理的骂名,也不肯解释清楚,实际就是心虚。

小赟说,清者自清,她问心无愧。而坚,最终还是选择信任小赟。

职场就是这么神奇,职员一边私下骂小赟狐狸精,一边在面上奉承她,巴结她。用他们的嘴巴来说就是:“不要得罪总经理的女人,她吹吹枕边风,也许能吹死一个排的人呀。”

面对这种肮脏的舆论氛围,坚其实是最难受的。他是小赟的正牌老公,别人却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编排他老婆。

有好几次,坚都想公布小赟其实是他的老婆,让谣言停止。但他和小赟其实都明白,此刻的宣布,只会让事态更加复杂,甚至会扯出更多不堪的三角关系,只好隐忍。
就在事情逐渐淡下来时,新一轮的风波又到来了。

有同事亲眼看到总经理和小赟入住同一家酒店,逗留了整整一晚。甚至有好事者不知道从哪搜出一些两人以酒店为背景的同框照,说有图有真相。

“表面看保持着礼仪距离,进了酒店房间就不知道是什么距离了……”流言蜚语总是充斥着这些不堪入目的想象。

坚听了当然很不是滋味。他再一次让小赟解释,他还是那句“你解释,我就相信”。而倔强的小赟,也还是那句“我不能说,请你相信我”。坚再也不平静了,他愤怒地说:“那也请你相信,咱缘分尽了。”

无论小赟再怎么挽留,坚也听不进去,离婚已经是唯一的路。才买了不到一年的房子,两人协商,按照父母出资的份额进行分配……

离婚后,坚正式递了辞职信。

小赟,还是我行我素,完全不管别人的看法,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几个月后,总经理从董事局请辞,入职另一家上市公司。小赟也随之递了辞职信,但出乎意料的是,她拒绝了总经理提供的总裁办主管职位。

所有人不明白,小赟终于靠美色上位了,怎么就轻易抛弃了呢?

其实,小赟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那样的。

第一次和总经理所谓的“办公室幽会”,其实里面有三个人,总经理和他儿子小维,以及小赟。总经理是再婚家庭,儿子归前妻抚养。那晚他和小赟在加班,儿子因为与妈妈闹矛盾,伤心地跑来公司找爸爸。小赟在总经理的拜托下,一起出尽法宝逗小维开心。

第二次酒店开房事件,主角同样是小维,而不是小赟。小赟只是受总经理所托,为小维举办生日派对,因为他说这是儿子最大的愿望,他不想有遗憾。

这些事件每次都会被曝光,且被包装成一个很不堪的故事,幕后的操纵者其实就是总经理的夫人,也就是总公司的董事成员蒋小姐。

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总经理与蒋小姐结婚时,就签下“忠诚”协议,若有沾花惹草的行为,就要自动辞去总经理职位,并净身出户。

所以,第一次桃色事件,是铺垫;第二次桃色事件,是实锤。至于蒋小姐如此包装,是因为她想离婚,又想让协议有效……

小赟就是关键的棋子。

而小赟之所以帮蒋小姐,是因为曾欠她一条命。

三年前,酷爱户外挑战的小赟,胆大到租了一辆越野车就独自穿越西藏羌塘无人区。途中,她因为经验不足,遭遇了“弹尽粮绝”的生命困境,在快要死去的时候,途径的蒋小姐救了她一命。

于是,小赟就如江湖侠女一样,郑重起诺:他日若有所求,必当赴汤蹈火。

当小赟为爱奔赴深圳时,蒋小姐顺势安排了她做总秘,唯一的要求就是,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她从不认识蒋小姐,也对所有的事保密……(完)
《小说说法》策划、编辑:深圳国晖阿许律师;作者:苏小玲

关于本期《卷入高层“桃色”迷阵,命运夫妇终离散》的法律解读(图示):
坚.jpg
编者按:本篇小说讲述的是夫妻共同财产中不动产的分割,《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有法律问题咨询,请致电国晖•阿许律师13823708363,或微信gdfsms66。阿许律师,执业逾二十年,团队办案、恪尽职守。
或者您也可以在下方【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看到后第一时间回复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