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9199|回复: 0

[律师说法] 律师讲故事:一计求复婚二计再割房产,狠妻终计计落空(深圳婚姻律师)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11-20 16:15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两年后,翠茹从杭州回来深圳了。

没有事前打招呼,她直接“回家”来了。严格来说,这个家,只是前夫与女儿的家而已。她,只能算是突然造访的客人吧。

前夫陈杰看到拖着行李的她,觉得很意外,但还是请她进门来,毕竟他不能剥夺女儿与母亲团聚的权利。

血浓于水的亲情,有时还真是无法解释的。

两年来,只是偶尔和妈妈视频的女儿小乖,没一会就打破了隔膜,和翠茹在玩具区玩得不亦乐乎,一口一个“妈妈”,叫得可甜了。

转眼就十一点了,可是翠茹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就在陈杰张口要问什么时候回去时,翠茹抢先一步问小乖:“妈妈今天陪着小乖乖一块睡,好不好?“

小乖喜出望外,一下子紧紧地搂着翠茹,小嘴巴“叭叭”地亲着她的脸,大声地说:“好呀,妈妈再也不要走了。”

见此情景,陈杰把将要问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尽管不是他的错,但他一直愧对女儿,让她这么小就没了亲妈。

如今,既然亲妈主动上门了,就让小乖多一点享受温馨快乐的时光吧。
可是,让陈杰预料不到的是,十多天过去了,翠茹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还一副女主人自居的样子。

陈杰实在看不过眼了。

一晚,小乖睡着了,他让翠茹到书房来。没有客套话,直接问她什么时候离开?

“我不想走了,要多陪陪我的小乖乖”,翠茹虽然不敢直接面对陈杰,但还是把打算说出来了,一副“不管你怎么样,我就要这么做”的样子。

“两年前,如果你有这份心思,小乖乖就真是一个幸福的孩子”,陈杰心中那点痛又被勾出来了,他低沉而又压抑地说,“如今,一切都好了,你才来表演你的母爱,太晚了吧?”

翠茹没说话,因为陈杰说的,她没法反驳。

两年前,陈杰苦苦支撑了两年的私房菜馆,最终倒闭了。随之而来的,是对外累积欠下的几十万债务。

祸不单行的是,小乖那一段时间因为气候问题以及照顾不周,哮喘愈显严重,有时甚至需要住院。

焦头烂额。

偏偏这个时候,翠茹提出了离婚。

她的条件是,放弃女儿抚养权并不需支付抚养费,不承担偿还夫妻共同债务,而作为补偿,她同意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房子(还贷中)赠与女儿。

看着这个决绝的女人,陈杰连吵架评理的力气都没有了,同意了。

翠茹确实理亏。

两年前,小家庭处在风雨飘摇之际,她却狠心做了这么一个决定。背后的原因,陈杰仅仅以为是她没责任心,过不了苦日子。

其实不尽然!翠茹是搭好了后路的。

就在陈杰为店铺经营的事情费尽心思时,翠茹因为遛娃而认识了一个奶爸。

他自称是传说中的“房哥”,在杭州有十套房产,单靠房租就足够过上滋润的生活了。因为深圳冬天暖和,所以他过冬来了。

因为孩子,两人越来越熟络。那个热乎劲,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和睦幸福的一家四口呢。

相处多了,两人的眼神也多了点情意的东西。言行举止之间,也不免多了点暧昧。

但是,两人从来没有点破这层窗户纸。

直到有一天,陈杰经营的私房菜馆最终支撑不下来,宣告倒闭,并欠了几十万外债。他知道瞒不住了,才告诉翠茹。

翠茹知道这些状况时,很突然。她以为,自己能一直做个悠闲的少奶奶。可是,这下餐馆没了,存款没了,还欠了大额外债……她一下子无所适从。

从没经事的翠茹,慌张恐惧地向奶爸倾诉了。看着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翠茹,奶爸轻轻地揽住她的肩头,劝慰,“这不是还有我的吗?”

之后的事情,就是奶爸让翠茹离婚,和他去杭州,重新给她衣食无忧的悠闲生活。至于此后翠茹提出的离婚协议条件,就是和奶爸一起商量的结果。

翠茹跟着奶爸去了杭州后,确实过了一年多富足悠闲的日子。只是后来发现,奶爸并不是“房哥”,倒是他的妻子是“房姐”。

关键是,“房姐”的房子是婚前财产。

她之所以与奶爸结婚,是因为看中他有一副好皮囊,以及他那个当国土规划部门领导的舅舅。这样她可得知最新信息,从而投资房产。

他俩的事,被“房姐”知道后,奶爸便一下怂了,马上与翠茹撇清关系。

这只是一场短暂的美梦……

翠茹伤心地打包回深圳。听说陈杰仅仅在两年就东山再起,重新开了一家餐馆,生意还不错。

重点是,他现在没有再婚,请了个保姆带着小乖,日子过得挺好的……

于是,她便琢磨着,能不能“重新归位”。

陈杰并不知道翠茹离婚后的事情,以及如今回来的小心思,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只是女儿的妈妈,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不只是因为被她当初的决绝伤透了心,还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红颜知己罗月。罗月和陈杰,有着一个相似的人生故事。因此,两人颇为惺惺相惜。

然而,尽管妾有情郎有意,但是两颗曾经受伤的心,始终有点敏感,害怕开始。于是,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着亲密关系,却不同居,也不结婚。

很快,翠茹与罗月便狭路相逢了。     

翠茹一直从小乖着手,不肯搬出去。她教唆小乖排斥罗月,让她对陈杰说她不喜欢罗月阿姨,她只要妈妈。

还在一次,罗月带小乖外出归来后离开了。小乖一旁玩玩具,翠茹在一旁刷手机。突然,小乖一阵大哭。翠茹转头看到她不小心撞到了桌角,流血了。

最终,小乖额头缝了三针。翠茹却说,是罗月把小乖弄伤的。小乖也在妈妈的教唆下,说是罗月带她出去玩却只顾着玩手机,没有管她,所以她磕到了。

罗月百口莫辩。

翠茹得意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想着胜利正在向她招手。

这一切,陈杰看到眼里,但没有进入翠茹的圈套。他非常信任罗月,也更看到了翠茹利用女儿如此卑劣的行径。

他对翠茹下了最后的通牒,再不搬走就要使用法律保护自身权益。

翠茹见事情并没有如她想着的方向发展,也恼羞成怒了。她蛮横地说:“这房子现在还写着我名字,有我的一半,我就不搬走。”

“当初协议离婚,是你提出把房子赠与孩子的。也因为这样,我才独自扛起债务。而且,你一分钱的抚养费都没给,提这个好意思吗?”陈杰回答。

“我不管,反正现在房子还没有过户给孩子,我就要分割一半”,翠茹不讲道理。

各执己见!

翠茹上诉法院,要求按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这个房子。陈杰也请了律师,出示了当初的离婚协议,并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和诉求。

最终,陈杰顺利赢得了官司。

罗月,也因为陈杰在这件事对她的信任与维护,感动了。两人渐渐放下防线,心也越贴越近,于半年后幸福地结了婚。

《小说说法》策划、编辑:深圳国晖阿许律师;作者:苏小玲

(关于阿许律师:许成林(阿许)律师,男,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执业专职律师20余年。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经验,谙熟企业的运营管理;律师专业:企业客户方面,擅长于企业的法律顾问、企业的(营销)风险管理和企业的应收款催收;个人客户方面,精通刑事诉讼、离婚诉讼、财产继承法律事务。许律师的服务宗旨——不遗余力,全心投入,及时沟通和反馈,以客户利益为导向,为客户争取最佳的服务结果!)

编者按:本篇小说讲述的是离婚协议中将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情形。本小说中的争议点在于,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是否有权予以撤销。在司法实践中,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有法律问题咨询,请致电国晖•阿许律师13823708363,或微信gdfsms66。阿许律师,执业逾二十年,团队办案、恪尽职守。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