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122|回复: 1

被李敖骂过的人,如何回应、评价李敖 | 短史记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2-17 08:14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看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创: 杨津涛 [url=]短史记[/url] 2018-03-21
                                                                  
李敖
文 | 杨津涛
李敖于2018年3月18日去世了。
李敖一生以骂人闻名,据称被他骂过的人超过3000个。这其中既有孙中山、蒋介石、李登辉这样的政治人物,也不乏钱穆、金庸、龙应台等文化名人。
李敖究竟如何骂人?被骂者又有什么回应?
1、李敖骂徐复观等人是“一群夸大狂的病人”;徐复观回应:李敖是条“小疯狗”
在台湾的中西文化论战中,李敖1962年发表《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中国思想趋向的一个答案》等文,指名批评胡秋原、徐复观、唐君毅等数十位学者。
李敖在文中说:
“这些新文化的创造论者实在是一群夸大狂的病人,他们的好高骛远实在是贻误青年的恶疮。自古谈中西文化的,最叫座的是他们、信徒最多的是他们,最大言炎炎的也是他们。”
随后,徐复观撰文反击,称
“……(台大)最大的问题,是出在以胡适为衣食父母的少数两三人的身上。他们没有读通过一部书,没有开好过一门课;整天以内拍外骗的方式,在校内校外,当文化界中的土豪劣绅……于是又豢养一两条小疯狗,传授以‘只咬无权无势的人’的心法:凡是无权无势的读书人,无不受到这条小疯狗的栽诬辱骂……这种小疯狗年来便一口骂尽中国文化,一口骂尽讲中国文化的人。”
这里所说“小疯狗”即暗指李敖。李敖为此还曾将徐复观告上了法庭。
图:1963年,徐复观和妻子在一起
2、李敖骂胡秋原是“马克思主义者”;胡秋原回应:《文星》是个“红帽店”
李敖主持的《文星》,在中西文化论战中还发表了一封声称来自伦敦的短信,称胡秋原曾经参加1933年意在反蒋的“闽变”,现在有“匪谍”嫌疑。
随后,李敖又亲笔撰写了《胡秋原的真面目》一文,“考证”胡秋原参加“闽变”的经过,翻胡秋原的思想上的历史旧账。李在文章中断言:
“胡秋原青年时代是一个标准的马克斯(思)主义者”。
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李敖和《文星》的这种做法,已有置人于死地的意味。故胡秋原不得不发表声明,并召开记者会,声讨《文星》:
“……终于萧孟能等图穷匕见,红帽子向我抛来了。我无负于他,中外古今亦断无一书店对著作者使用如此手段的。我才警觉《文星》不是‘文化事业’,而是‘诽谤事业’,而其诽谤专门是送红帽子,所以‘文星’不是书店,而是‘红帽店’。”
胡秋原同李敖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由此拉开帷幕。
3、李敖骂李济教子无方,致其“潜返大陆”;李济之子回应:离开台湾是在1949年初,没想不回去
1964年,因李济不同意李敖进入“中研院”史语所,李敖在《文星》上撰文:
“李济的为人是一个非常欺善怕恶的人,他待人极不客气,颐指气使,白眼看人,尤其会当众给人难堪。”
“以一个严肃为造形的人,如果真是不苟言笑也是好的。可是李济却不如此,他常常‘失言’、常常搬弄是非,道听途说,像一个长舌妇人。他会随便流传谣言……这些都是很失体统的‘风度’,可是李济却尤为之。”
李敖后来还公开指责李济的儿子李光谟是共产党,且已“潜返大陆”,借此攻击李济“教子无方”,给李济扣上“红帽子”。
2005年,李光谟和大学学者岱峻说起这端公案,事实上,他是在1949年初离开台湾的:
“当时离开台北与父母分别并没有生离死别的感觉。原料想从台湾到大陆,大陆到台湾来去都很方便,多少还寄些希望在和谈。但一回来形势发展很快,从此与父母就天各一方。”
又说:
“台湾作家李敖当年想到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我父亲觉得他不是做学问的,拒绝了。他到处写文章骂我父亲是最后一个学阀,文章里还提到他的儿子‘潜返大陆’,当时这篇文章被吉林的一家内部报纸转载,在大陆影响不大。也幸好没有上互联网。否则文革中我这小命就没了。”
图:2005年,李敖向北大捐赠父亲的毕业照

3、李敖骂金庸“信佛也是伪善”;金庸回应:因《明报》不袒护李敖,惹怒李敖
金庸和国民党没什么交集,但也被李敖抨击为“伪善”。1981年,李敖在《“三毛式的伪善”和“金庸式的伪善”》一文中记叙,某次金、李二人说起自己是佛教徒时,李如此出言讥讽:
“佛经里讲‘七法财’、‘七圣财’、‘七德财’,虽然‘报恩经’……等等所说的有点出入,但大体上,无不以舍弃财产为要件……你有这么多的财产在身边,你说你是虔诚的佛教徒,你怎么解释你的财产呢?”
金庸当时没有接李敖的话。李遂得出结论:
“金庸所谓信佛,其实是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信;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不见,其性质,与善男信女并无不同,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你绝不能认真。他是伪善的,这种伪善,自成一家,可叫做‘金庸式伪善’。”
2009年,有媒体向金庸问及他和李敖的关系,金庸的回答是:
“我跟李敖本来要好的,他请我到他家里去。后来因为他跟胡茵梦离婚了,《明报》照实报道,他怪我为什么不帮他,我说:我们办报纸的人完全公平讲话,绝不因为私交好就帮你。我到台北去,他有一个房子想卖给我,我说:我在台湾不置产业。他说这个房子半卖半送给我,我说:你再便宜我也不要。”
5、李敖骂蒋介石“对中国的祸害超过慈禧”;蒋经国评价李敖:此人有“红卫兵”思想
从1986年到1989年,李敖连写了六本《蒋介石研究》,还与汪荣祖合著了一本《蒋介石评传》。
李敖骂蒋介石和慈禧太后一样祸国:
“西太后和蒋介石是近代中国最突出的一对长期祸国者。近代中国的祸国人物不少,但以君临式的地位,长期祸国既深且巨者,则无人能出这对男女之上。”
“……蒋介石自四十二岁起,就夺到国民政府主席的大权,自此君临式的祸害中国,也达四十七年。”
李敖写六本《蒋介石研究》的三年,恰逢台湾言论环境发生剧变的3年。他说:
“《蒋介石研究》是出版后只一天,就被查禁了;被查禁后两个半月,我又出版了《蒋介石研究续集》以为回敬,出版后只一周,又被查禁了;被查禁后五个月,我又出版了《蒋介石研究三集》以为回敬,出版后一个月,又被查禁了;被查禁后近四个月,我又出版了《蒋介石研究四集》以为回敬,这时台湾已经解除戒严原来查禁《蒋介石研究》一至三集的法令‘台湾地区戒严时期出版物管制办法’——不能用了……
此后,台湾当局再想查禁李敖的书,已拿不出充足的法律依据。李敖甚至将“违法查禁”他所著《蒋介石研究》的新闻局局长、警察分局长告上法庭。  
李敖批蒋介石,是在蒋介石死后多年。但蒋氏父子生前是知道李敖其人的。1967年,蒋经国曾在一份关于文化宣传的指示中如此评价李敖:
“许多办法尚应研究,我们要注意有代表性的。第一类可以李敖为代表,如李敖给胡适的信,就是‘红卫兵’的思想。第二类可以彭明敏为代表,即台独思想。第三类是殷海光代表的所谓绝对的自由主义思想。我们应研究出各类型思想的根源与错误之点……”
蒋经国说李敖有“红卫兵”思想,可能是因为了解到李敖年轻时曾和在台的地下党严侨(严复之孙)交往密切,且曾计划与严侨一起偷跑来大陆。后来李敖牵涉在彭明敏“台独”案中,以“叛乱罪”被判处10年徒刑(实际服刑5年8个月)。
图:李敖生前就开始出版的《李敖大全集》
6、李敖骂柏杨“只能靠耍嘴皮来作秀”;柏杨回应:真小人常常做出丧尽天良的事
柏杨和李敖都有过因言获罪的经历。柏杨入狱后,李敖曾为之公开声援。不过后来二人关系疏远,李敖认为柏杨忘恩负义。为批判柏杨,李敖1989年专门出了一本《丑陋的中国人研究》,其中说:
“从作家标准上看,我从来深信:凡是跟着国民党走的作家,都不足论。柏杨是跟着国民党走的作家,当然也不例外。柏杨的专精和博学训练都很差,他没有现代学问底子,作品实在缺乏深度、广度与强打度。柏杨的文字有一股格局,不外是口口声声‘糟老头’啦、‘赌一块钱’啦一再重复的滥套,他的存货和新货都是很贫乏的,所以只能靠耍嘴皮来作秀,谈不到深度和广度。”
柏杨对李敖的辱骂,一直保持沉默,只在《家园》一书中有过疑似回应:
“我们常注意到‘真小人’‘伪君子’的讨论,大多数都认为‘真小人’比‘伪君子’要高,于是遂有人公开标榜他是‘真小人’。这些自称是‘真小人’份子,目的就在利用人们某种错觉,认为一个人一旦公开承认他是真小人,他不但不是真小人,而且还有一种不同流俗的道德标准:这是一个陷阱。伪君子在情势逼迫下,还不得不做出一点好事,而真小人就无时无刻不在动他的脑筋,利用别人对他‘率真’‘洒脱’‘英雄气概’的印象,做出丧尽天良的事。世俗称这种人无耻,而‘无耻’正是所有罪恶的开端。”
图:柏杨以《丑陋的中国人》一书闻名

7、李敖骂钱穆曲学阿世,大儒立场尽失;钱穆之女回应:真不知钱先生怎么会让他如此难忘

李敖年轻时曾指出钱穆书中的错误,钱穆回信接受,并赠书给李敖。
1990年,钱穆去世,李敖撰文《我最难忘的一位学者——为钱穆定位》,从六个方面批评了钱穆。李敖的批评相当严厉,比如:
“钱穆作为史学家,本已令人皱眉;但他不以此为足,倾余生之力,还要做经学家、理学家,甚至俨然当代朱子,这就更闹了大笑话。严格说,他在这一方面的著作多是失败的,更见其迂腐。”
“钱穆与当权者关系,是可耻的。蒋介石利用钱穆的反动,来哄抬政权;钱穆利用蒋介石的反动,来得君行道。结果,人越丢越大。被蒋介石‘倡优畜之’的结果,他曲学阿世,大儒立场尽失,去朱子远矣!”
钱穆之女钱行看到李敖这篇文章后,发表《有感于李敖的“钱穆定位”》,对李敖的观点一一作出回应,并写道:
“这文是在钱穆先生逝世的第二天写的,第一句就是‘钱穆昨天死了’,接下去是‘活了九十六岁’。然后说’看到报上的胡乱报道,感而对他有以定位如下。’别人都是胡乱报道,只有他李先生能给出定位。这正是李先生的一贯作风。”
“‘我最难忘的一位学者’,似乎有点题不对文。李先生眼中,恐怕全中国没什么学者是够格的,也没什么读者是够格的。真不知钱先生怎么会让他如此难忘的。”
8、李敖骂余光中:势利中人,绝无真正诗人的真情可言;余光中回应:“君子绝交,不出恶声”
李敖对余光中恶评很多,如1998年在《李敖快意恩仇录》中说:
“余光中也是文星时认识的朋友,此人是王安石看不起的‘福建子’,为人文高于学、学高于诗、诗高于品,但聊天时蛮有趣,尤善巧思。他为人最喜招朋引类、结党营私。”
“基本上,余光中一软骨文人耳,吟风月、咏表妹、拉朋党、媚权贵、抢交椅、争职位、无狼心、有狗肺者也……在台北景福门纳福,且为诗拍蒋氏父子马屁,更证明此人是势利中人,绝无真正诗人的真情可言。”
对于李敖的辱骂,网上流传有一个不知真假的“余光中回应”:
“他(李敖)一直骂我,我则保持沉默,这说明,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
其实,针对李敖的批评,余光中曾对大陆学者古远清有过一句简单的回应:
“(我)自己坚守古典儒家的准则‘君子绝交,不出恶声’”。
图:2017年,余光中去世
9、李敖骂鲁迅:他的勇敢是来自租界的保护;鲁迅要是活着,一定会骂回去
李敖曾屡次批评鲁迅,如他在2005年说:
“鲁迅在租界里面写文章的话,他受到洋人——当时是日租界——日本鬼子的保护。在我们看起来,我们必须说,他的勇敢是来自租界的保护。”
“就是看看鲁迅在一九二八年到一九三一年这四年之间,他每个月领的钱,领的干薪。向谁领钱呢?向国民党的政府拿钱。如果说这样子叫高风亮节的话,显然不是。拿了国民党的钱,一年拿四百九十两黄金,这是典范吗?我不认为这是典范。”
鲁迅一生骂人,也被人骂,且绝对要骂回去。鲁迅如果活着,必然与李敖将有一番骂战。
10、李敖骂蔡康永“见利忘义”;蔡康永回应:谢谢评论
李敖生前曾多次上过《康熙来了》。2015年节目停播时,他发了一条微博:
“如今12年蹉跎了、掐死康熙前,蔡康永应感于他‘俗化两岸’的错误,表示忏情。本来可以不见利忘义的,却忘了。”
蔡康永不做解释,只是简单回应:
“谢谢评论,祝健康快乐。”
前几天,闻知李敖去世,蔡康永发言悼念:
“悼李敖~~他一个人身上,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他不在,那个江湖就不在了。”
图:李敖是《康熙来了》的首期嘉宾
     以上种种纠纷,远非“李敖骂人史”的全部(他骂过的知名人物,至少还包括三毛、黄仁宇、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等等)。这些纠纷中,李敖有些地方骂得有道理,有些地方则未必。如今,李敖去世了,他那些骂与被骂,也与他一并成为了供人研究和评说的历史。
(参考资料:岱峻《李敖与李济的过节》、万静波《专访李敖:要掐住台美关系的发展》(《南方人物周刊》2005年)、钱行《思亲补读:走近父亲钱穆》、古远清《“高级而有趣”的余光中》、北塔《柏杨:在鲁迅与李敖之间》(《北京日报》2008年5月5日),及《李敖回忆录》《李敖快意恩仇录》《蒋介石研究》等李敖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参加活动: 125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2-19 13:04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多有趣。有此公在,多少人战战兢兢,贪不能昧,食不甘味
温良恭俭让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