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861|回复: 6

胡适爱惜人才,也是人才们暴风骤雨后可回归的思想原点 | 短史记

Rank: 9Rank: 9Rank: 9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3-28 11:1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看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林建刚 [url=]短史记[/url] 5天前
本文节选自林建刚所著《我的朋友胡适之》(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原题为《胡适与两个经济学家》,已获授权。
胡适对经济学并不精通。留美求学时,他选修的关于经济学的课程得分都不高。他一度对私有财产不太重视,一度迷恋苏俄式社会主义,可能与他的经济学造诣不高有关。
不过,胡适倒是对青年经济学家比较关注,当时有不少青年经济学家都是胡适的朋友。谢泳写过一篇名为《胡适与两个世界知名的经济学家》的文章,重点讲述了胡适与刘大中、蒋硕杰的交往。其实,除了刘、蒋两人之外,胡适还与一些经济学家有过交往,千家驹与张培刚就是两个典型的例子。
一、 胡适与张培刚
1930年代,张培刚是武汉大学的学生,成绩优秀,是杨端六的得意门生,也引起了武汉大学著名教授周鲠生的注意。大学毕业之后,张培刚很快成为了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所的研究员。
张培刚与胡适发生联系,源于郑林庄在胡适主编的《独立评论》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郑林庄是燕京大学的教授,他在第137期《独立评论》中发表了《我们可走第三条路》一文。
当时,就中国的经济发展问题,有两种针锋相对的论调,一种以梁漱溟为代表,主张复兴农村经济,通过农业的发展来实现中国经济的发展;另一种则以社会学家吴景超为代表,主张努力发展都市工业,只有大力发展都市才可以救济农村,进而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在这两种论调之外,郑林庄提出了他的第三条道路:即在农村大力发展工业。
郑林庄的观点,引起了张培刚的批评。张培刚在138期的《第三条道路走得通吗?》中说道:
最后,我们归结:把农村工业当为中国经济建设的路径,不但在理论上近乎开倒车,在事实上也是行不通的;退一步言,万一其本身是树立了,但也不能引发都市工业,从而不能蜕化出都市工业经济来。因此,我们可以说:对于中国的经济建设,农村工业这条路是走不通的。①
图:张培刚,摄于1937年
众所周知,胡适是《独立评论》的主编与灵魂。张培刚的这篇文章引起了胡适的注意。更有趣味的是,这篇文章中张培刚所展现出的对农业工业化的思考,成为他后来最重要的学术成就的起点。他在哈佛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是《农业与工业化》,这篇论文成为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之作。
胡适与张培刚熟识起来,则要追溯到1940年代。那时,胡适在美国担任驻美大使,周鲠生则作为胡适的法律顾问辅佐胡,张培刚正在哈佛大学留学。当时,赵元任在哈佛的家是留美学生重要的活动基地。胡适恰好也经常去拜访赵元任,两人在赵家熟悉起来。胡适对张培刚印象很深,他曾对另一位留学的武汉大学学生谭崇台说:“那你们是否知道张培刚? 他在这里很有名气。”
抗战胜利后,胡适担任北大校长,周鲠生则担任武汉大学校长。应周鲠生邀请,张培刚回到武汉大学担任武汉大学经济系系主任。在这一时期,武汉大学经济系发展极好,与何廉、方显庭主持的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齐名。
1947年,应周鲠生的约请,胡适来武汉大学做讲座,张培刚、吴保安等人顺便来拜访胡适。看到武汉大学人才济济,胡适对周鲠生说:“你真配当大学校长,你很爱惜人才。”
二、 胡适与千家驹
胡适与千家驹的来往,源于胡适在火车上的阅读。
那是1932年的一天,在开往南京的火车上,胡适在一个刊物上读到了一篇题为《抵制日货之史的考察并论中国工业化问题》的文章,大为欣赏。
恰巧,与之同车厢的凌某是这一刊物的主办者,胡适遂向其打听文章作者千家驹的情况。得知千家驹是北大未毕业的学生时,他颇为惊讶,认为一个学生有如此水平,了不起,遂想回北平后找到这个青年。
据千家驹回忆:
后胡回到北平,与吴晗谈起(吴是胡的高足),吴晗是我同乡、同学,又同年,与我为莫逆之交。吴就介绍我去见胡适。胡问我毕业后准备去哪里工作,我说,我工作还没有着落呢! 胡自告奋勇,主动介绍我去陶孟和先生所主持的社会调查所工作。②
千家驹在陶孟和的社会调查所工作之后,随着学术水平的提高,胡适又介绍他去北大教书。1936年元旦,千家驹与杨梨音女士结婚,胡适亲往证婚。据千家驹回忆:
1936年1月1日,他(胡适)拿出一本“鸯鸳谱”来要我们夫妇签名在上面,据说最早签名的是赵元任夫妇。在举行婚礼时,他致辞和我开玩笑说:“千家驹在北大时,担任学生会会长,是著名的捣蛋头儿;但在今天的婚礼上,却一点捣蛋气息都没有了,大概从今天起,千家驹已变成杨家驹了。”③
需要特地指出的一点是,千家驹与胡适在政治思想上迥然不同。两人观念的不同并不妨碍两人的朋友之谊。当然,这一时期的千家驹,略微对胡适疏远了一点。当胡适邀请千家驹为《独立评论》撰稿时,千家驹用的是笔名,他似乎不希望革命青年看到胡适跟他的关系。
1949年之后,远在美国的胡适,对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非常关注。胡适对梁漱溟择善而执的精神非常敬佩,比较起来,对千家驹的做派也就有看法了。不过,在1954年的胡适思想批判运动中,千家驹保持了可贵的沉默。
“文革”中,千家驹则又因为与胡适的关系遭了罪。“文革”一开始,吴晗首先被打倒,吴晗的一大罪恶就是从北京东厂胡同近代史研究所中找到了其与胡适的通信,这成为整垮吴晗的重要黑材料之一。而在这些书信中,其中有一封书信的内容就是吴晗介绍千家驹去拜访胡适。就因为这一封信,千家驹成了“美帝走狗”胡适的孝子贤孙。
图:《千家驹经济论文选》,1987年
改革开放之后,尤其到了1990年代,在历经了从追求到幻灭的人生历程之后,千家驹选择了皈依佛门。也就在这一时期,千家驹重新审视了他过去对胡适的一些错误看法,进而在精神层面上开始向胡适回归。千家驹悲欢离合的思想历程,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在酒楼上》吕纬甫的一段话: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可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④
客观地说,回归思想原点的千家驹,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更多的人,在经历了暴风骤雨之后,早已失去了反思的能力,他们就连原点都回不去了。
千家驹与张培刚都是胡适看重的人才。倘使他们同蒋硕杰、刘大中一样,人生的黄金时代处于一个开放而又自由的现代社会,他们极有可能做出跟蒋硕杰、刘大中一样的学术成就。
①张培刚.第三条道路走得通吗?[J].独立评论,第138号,第20页。
②欧阳哲生编.追忆胡适[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81。
③欧阳哲生编.追忆胡适[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82—83。
④鲁迅.鲁迅全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27。
《我的朋友胡适之》简介
本书共有19个篇章,主要讲述了胡适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梳理了民国时期的一些被遗忘的知识分子,希望通过梳理他们与胡适的交往,来审视时代变革中知识分子的选择及境遇。
作者简介
林建刚,南开大学文学博士、文史学者、重庆文理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副教授。致力于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研究,多有作品发表在《经济观察报》《东方早报》《温故》《闲话》《中国图书评论》《开放时代》《腾讯 • 大家 》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3-30 09:06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胡适,是彻头彻尾的反共分子!
是蒋家王朝的忠实奴才!
是美国豢养的走狗!
他的本质,是文化战线上人民的敌人!
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3-30 16:56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胡适何许人物】
<1>反共分子胡适!一生反共,反共的坚决程度,超过蒋介石!
共产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时候,他就提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口号。他一生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社会主义,他说:社会主义是“自欺欺人的梦话”,“高谈社会主义”,“这是对中国社会改良的死刑宣告”。

<2>第一次国共合作时进行的北伐战争,他反对,骂之为“中国大动乱”。蒋介石发动反革命的“四•一二”政变,他支持和“同情”。

<3>1931年“九•一八”事变,蒋介石不准抵抗,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穷兵黩武的围剿红军,他发表文章支持蒋介石说“剿匪”、“统一”比“疆土的防守”更重要。

<3>胡适跟随蒋介石逃到台湾后,反共更坚决,念念不忘“反攻大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蒋介石有回归大陆实行第三次国共合作意向,胡给蒋写了封长信,劝蒋对共产党不要再抱幻想。文章中提到他是台湾“中央研究院”的院长,就是在这个位置上,他要求“中央研究院”要在学术工作上负起“反共复国的任务”(请参阅2005年《求是》第八期:《评价历史人物必须实事求是》)!

<4>“天下文章,莫大胡适”吹捧的太过了吧!就全世界而言,胡适的文章,能超过马克思、列宁吗?就中国而言,胡适的文章能超过毛泽东、鲁迅吗?文章之大,要看它是不是推动人类历史的前进,那些拉人类历史倒退的文章,只是历史上的垃圾。这样的垃圾和生活垃圾一样,经过处理,才能废物利用。决不能把不经处理的垃圾当宝贝!

<5> “一时贤士,皆出其门”。一个一生坚决反共的反动分,其门下都是些什么“贤士”可想而知。在他的门下,决不会有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中国人民的解放,为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能有今天,正是这些先烈的头颅和鲜血换来的,而胡适门下的那些“贤士”,在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搏斗时期,都干了些什么?请读过这篇《友情》的读者想想。

<6>“胡适是个惜才之人”。惜才是好事,但胡适惜的是什么“才”?他惜的是反共之“才”,惜的是热衷于英、美国家的政治制度之“才”。胡适一生梦寐以求的就是在中国实行英美的政治制度。胡适说的“国家”,是“反共复国”的“国”。在胡适的同代人中,有多少才华出众的共产党人,革命的志士仁人,都被蒋介石杀害了,他惜过吗?!他不但不惜,还支持蒋介石的大屠杀!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3-30 17:01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参考文章:
2014年09月03日 周质平》胡适的反共思想》!

网址:
https://culture.ifeng.com/a/20140903/41845673_0.shtml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3-30 17:03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参考文章:
2014年09月03日 周质平《胡适的反共思想》!

网址:
https://culture.ifeng.com/a/20140903/41845673_0.shtml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3-30 17:36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胡适的丑恶嘴脸】
我国人民打败日本帝国主侵略,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六十年了。
从 1840年起,帝国主义勾结中国的反动统治者,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人民受苦难的历史长达一百多年。这部苦难史留给我们思索的最大问题是应该如何防止它的重演。
这个苦难史会不会重演呢?重要的应看舆论动向。因为要搞侵略必先造侵略“有理”的舆论,要勾结侵略者必先造妥协投降“有理”的舆论。不幸的是这些舆论都有人在大造、特造。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在重整军备的同时一再否认侵略历史,把侵略亚洲各国说成是从西方殖民主义统治者手中“解放”这些国家,把侵略中国说成是 “进入” 中国帮助“搞现代化”。最近又在散布“中国威胁论”。在我国则有人大力美化帝国主义,散布侵略“有功”,当汉奸“有理”,妥协投降是“一种策略手段”、“外交”斗争的舆论,不惜为一贯坚持对日本帝国主义妥协投降的历史人物胡适大搞翻案。这不能不引起国人的严重关注.
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为胡翻案是在制造什么舆论?一看胡适主要对帝国主义妥协投降反共反人民的事实和理论;二看翻案者是怎样为胡适翻案的;三看为胡适翻案者的目的是什么。

一看胡适主张对帝国主义妥协投降反共反人民的事实和理论
胡适的妥协投降、反共反人民的思想言行具有系统性和一贯性,这有大量的事实,这里只举其大者以见一斑。

(一)胡适崇拜和支持对日本侵略者妥协投降的袁世凯。
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1915年日本逼迫我国接受《二十一条》条约时,胡适在《日记》中抄录了《二十一条》条约全文称赞说:“吾国此次对日交涉,可谓知己知彼,能柔亦能刚,此在历来外交史上所未见。吾国外交岂将有开明之望乎?……” 因此他说:“余之乐观主义终未尽销。”后又发表《致留学界公函》反对抗议《二十一条》卖国条约的爱国学生运动,骂学生们是“理智失常”,得了“爱国癫”。(《胡适全集》第28卷第89、129页和《年谱》第39 页)我国人民把签订《二十一条》的五月九日定为“国耻日”,胡适又发表《提议废止国耻纪念》的演讲;说“这种机械的纪念,毫无意思。”(《胡适全集》第 29卷第240页)实际上胡适是怕这种纪念刺激日本,得罪日本。就象现在有人不敢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怕刺激日本一样。直到1929年,胡适在文章中仍尊袁世凯为“伟大的英雄”(《胡适全集》第3卷第782页)

(二)日本侵占我国东三省,胡适的态度先后有如下的表现:
1、胡适支持蒋介石不抵抗政策。1931年“九一八”日本侵占我国东三省,蒋不抵抗,胡适说:“我情愿亡国”,“决不主张作战”(《胡适全集》第21卷第610、 617页)。胡适反对抗日,还反对“对日绝交”,还亲自另搞一个以“兴办实业为宗旨”的“自觉救国会”,来抵制“抗日救亡”团体(《胡适年谱》第194 页)。
2、胡适主张主动向日方让步。他要政府以日方提出的“谈判”条件为基础来谈判,并“自动地主张东三省解除军备,中、日皆不得在东三省驻兵”(《胡适全集》第21卷第478页)。
3、胡适主张由国际共管东三省。“国联调查团”的《报告》提出“十条解决的原则及条件”和“东三省自治”。实际是置于“国际共管”之下。胡适表示赞成,说这是 “一个代表世界公论的报告……我看不出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我主张由外国教练官协助训练一种特别“宪兵”来“管”东三省。(《胡适全集》第 21卷第 518页)
4、胡适公开发表文章为日本侵略者出主意。说:日本不能用武力“征服中国”,“日本只有一个法子可以征服中国”,这就是“征服中国民族的心”。(《胡适全集》第21卷第603页)。
5、胡适主张东三省问题“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再说。他竟然情愿以东三省几千万同胞被日本侵略者蹂躏,资源被日本掠夺50年为代价,以此支持蒋介石“先安内后攘外”,不惜继续“剿共”50年。(《胡适全集》第21卷第605页)
6、1933年,日军侵占我热河省、染指华北。蒋介石是事先征求胡适等人意见后,才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的。后胡适发表文章,说如若抵抗就会“糜烂华北”(《胡适年谱》第237页)。
7、1935年胡适终于主张放弃东北四省。他致信政府,建议“承认”伪“满洲国”。他又情愿放弃东北四省,为了有利于蒋继续“剿共”(《年谱》第211页)。
8、 1936年发生了西安事变,胡适致电指责张学良“名为抗日”实“为国家民族之罪人”;并写文章骂张学良“背叛国家”、“勾结中共”、骂共产党是 “残破不全的土匪”,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武装叛乱失败时的策略”,是“最露骨的权诈术”(《胡适全集》第24卷第325、301页,第32卷第595页,第 30卷第564页和《年谱》第251页)。他的文章由国民党派飞机向西安空投。这同他后来对待“七七”抗战的态度密切相关。

(三)胡适对待“七七”抗日战争的态度
1、胡适不同意蒋介石“七七”’抗战。这在胡适1937年7月31日的《日记》中有记载:“蒋先生约午饭,……蒋先生宣言决定作战,我不便说话,只能在临告辞时说了一句话:‘外交路线不可断,外交事应寻高宗武一谈,此人能负责任,并有见识’。他说,‘我知道他,我是要找他谈话’。”(《胡适全集》第32卷)因蒋表示决心抗战,胡适当众“不便”讲妥协。
2、胡适为蒋介石设计对日妥协方案。这在胡适1937年8月6日的《日记》中是这样写的:“回寓见蒋先生约谈话的通知……先作一长函,预备补充谈话之不足。 主旨为大战之前要作一次最大的和平努力。……第一步为停战:恢复七月七日以前之疆土状况。第二步为‘调整中日关系正式交涉’——在两三个月之后举行。”(同上)后因日方不肯让步,此方案未能实现。胡适反对“七七”抗战,原因之一还是把蒋的“剿共”、“统一”放在首位。
3、胡适支持汪精卫一伙人秘密与日方谈判停止“七七”抗战。高宗武是胡适密友、日本通、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当胡适看到高宗武、汪精卫在对日妥协信心不足时,亲自去为汪、高打气、鼓劲,这在胡适1937年9月8日的《日记》中有记载:“十点钟到铁道部官舍,见汪精卫先生……我劝他不要太悲观……,十二点钟至高宗武家,我也劝他不要太悲观……”,胡三劝他们要创造妥协的“奇迹”。(同上)
“后来事实证明,蒋、汪都信托高宗武,要他设法与日方联系”,正是由胡适向蒋、汪推荐的这个所谓有见识、能负责任的高宗武,果然“负责”带汪精卫、陶希圣等一批胡适的好友去南京成立了汉奸政府。胡适对待日本侵略者的态度不仅引起过公愤,甚至国民党方面的“程潜在最高层会上曾指责胡适为汉奸,居正声言应该逮捕胡适” (《胡适评传》第187、188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四)胡适主张对帝国主义侵咯妥协投降的观点和理论
1、胡适的观点是弱不能与强斗。他认为如果对日本这个又富又强武器精良的国家“作战”,“我们在战争中将毫无所获,剩下的只是一连串的毁灭、毁灭和再毁灭” (《胡适全集》第23卷第76页)因此他说“我情愿亡国”也不愿“毁灭”。他还认为如果我方想靠“增兵备”以自强来“救中国之亡”亦不可能,因为彼方的 “兵备亦必继长增高……则吾国之步趋其后亦无有已时。”(《胡适全集》第2 7卷第5 8 5页)这就是他的资产阶级唯心论形而上学的“唯武器”论必然得出的结论。后来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权流也是同一个思路:因怕美国的武器都精良,就只有妥协投降了。
2、胡适还有一个“洋奴观”。就是他认为中国一切都不如外国。他说:中国这个民族是“又愚又懒的民族……一分像人九分像鬼的不长进的民族……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质机械不如人,不但政治制度不如人,并且道德……知识……文学……音乐……艺术……连身体都不如人。”(《胡适全集》第4卷第666、667页)。不过,他认为中国亡了他不会当“亡国奴”,他可以不做中国人而去做美国人。他说:“若以袁世凯与威尔逊令人择之,则人必择威尔逊。”并说这就叫做“去无道而就有道”,即:中国的总统若“无道”他就不选择做中国的公民,而选择做美国总统的公民(《胡适全集》第28卷第526页)。我国改革开放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精英”方励之为实现胡适的全盘西化,主张“解放中国”。刘晓波说中华民族“人种”就不如西方民族。可见胡适思想的继承者还是大有人在的。

(五)胡适反共反人民的历史久。
胡适早在1919年就坚决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他说:“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自欺欺人的梦话”。后还说“共产主义是十足的武断思想”。他坚决反对国共合作的北伐大革命,骂之谓“中国大动乱”(《胡适全集》第2卷第的467页,第4卷第659页,第34卷第735页)。
1927年后胡适始终支持蒋介石反共。蒋介石四一二大屠杀,十年内战五次“围剿”共产党,八年抗战期间掀起三次反共高潮,三年“戡乱”。共有十次大行动,胡适每次都积极支持蒋反共。
1、对蒋四一二大屠杀,胡适说:“蒋介石将军清党反共的举动……是站得住的。”是“可以得着我的同情的”(《胡适全集》第3 4卷第7 3 5页)。
2、对蒋十年内战五次“围剿”共产党,胡适不断发表文章配合,他说因为中央政府要“统一全国”,我们不能“无条件地反对一切内战”,“我们不反对中央政府全力戡定叛乱”。(《胡适全集》第22卷第504、507页)。还为蒋丢失东三省辩护说是因为“国内不统一,剿匪需要很大的兵力”(《年谱》第199、139 页)。
3、蒋在八年抗战中三次掀起反共高潮。胡适致电陈布雷说:“共党事,委座苦心应付,良深钦佩。”(《胡适全集》第24卷第557 页)蒋发动“皖南事变”消灭抗日有功的新四军,胡适为蒋到纽约去演讲说:“新四军之解散,为军纪上必要之举动。”蒋欲消灭陕甘宁边区,胡适竟说陕甘宁边区的存在“有何法律依据?”(《年谱》第295页,《胡适全集》第22卷第636页)
4、抗战胜利,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时,蒋提出缩编中共的军队,胡适电毛泽东要求中共“痛下决心,放弃武力”;后蒋大打内战,胡适为了使蒋的内战合法化,竟以他的所谓国民大会主席的身份“领衔提出《戡乱条例》”;蒋以此《戡乱条例》发布“戡乱动员令”,胡适又带头对记者发表谈话表示支持,污蔑共产党比日军更坏,说他的“家乡抗战八年未遭破坏,而共产党占领三日,即洗劫一空”(《胡适全集》第33卷第603页,《年谱》第352、359页)。

(六)胡适反共反人民的态度坚定。
1、蒋介石提议胡适当总统,胡适欣然“接受”。正因为胡适一贯坚决支持蒋介石反共,1948年3月,蒋一再找胡恳谈,愿将首届总统的大位让给胡适。胡适表示感谢并说:“我承认这是(蒋公)一个很聪明,很伟大的见解,可以一新国内外的耳目。 我也承认蒋公是很诚恳的。”“我接受了”。(《胡适全集》第 33第 683、684页)
2、胡适在总统的选举程序尚未完成之前。就预先答国民党《中央日报》副总编兼记者陆铿的提问说:如果他“当了总统” “绝不”与中共“重开谈判”。陆铿惊叹说:“想不到他的反共态度比蒋还坚定”(转引自《胡适还是鲁迅》第71页中国工人出版社2003年)。后因胡适未能得到国民党上层多数票的支持,以致空喜一场,没有当到总统。
3、在蒋介石残余势力败逃台湾后,胡适仍比蒋反共更“坚定”。1950年英国政府承认新中国,胡适取消了本来答应到英国讲学之事。胡适在复英国牛津大学杜布斯教授的信中说:“我已改变了主意……由于我本人在‘自由中国’中被公认为是反共产主义思想的领袖,在这个时候,如果我去英国……进入这个国家则是我不齿的”(《胡适全集》第34卷第2 3 8页)。
4、胡适劝蒋介石要坚定反共复国的信心。在五十年代蒋曾丧失“反共复国”信心,有搞第三次国共合作的意向。胡适立即给蒋上“万言书”(见台湾出版的《中国人物》杂志创刊号1997年),劝蒋记取当年孙中山联俄容共政策,乃是“引狼入室”的教训。后来,蒋介石聘请胡适担任“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适为蒋设计过很多“反共复国方案”。(《胡适全集》第 34卷第 510、512页)
在《胡适全集》中,像上述这类事例、言论,比比皆是,举不胜举。胡适直到死之前不久还说“我们学术界和中央研究院,要挑起反共复国的任务”(1958年4月 11日台湾《联合报》),还痛骂走社会包主义道路是“走向奴役之路”。周恩来说的完全正确:“胡适直到生命的了结”始终是“死心塌地为帝国主义服务的”。(《周恩来选集》下册第358页)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4-10 20:06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他伟大——
人格伟大——
学术伟大——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