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539|回复: 2

[小说] 换 地(20世纪80年代发表的小说)

Rank: 9Rank: 9Rank: 9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6-15 05:3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看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世纪80年代发表的小说)
高致贤
青龙山上的瘦偏坡,公路边边的大麻窝。麻窝与偏坡之间有个小村子,村子里传出一条大新闻:张三将大麻窝换了李四的瘦偏坡。
张三李四是一个村里的人,各家承包了两个人的地。当年承包土地之时,张三家有人在乡里当干部,村里也有要员,承包到公路边的大麻窝。土肥地平,被人们称为一脚都能踩出油来的好地。李四呢,没有靠山,人又老实嘴又笨,分得哪里就算哪里。于是,就承包到阴山背后的瘦偏坡。他口里不说,心里却在骂张三朝中有人好种地。男的没有公开扯皮,两家女人却公开吵过几架,互相不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各家种着各家的承包地,一晃十年。
一天,张三突然来到李四家:“四爷(跟着孩子称呼),今年的包谷长得好吗?……”转弯抹角地说了好一阵,“我们两家上几代还是亲戚嘞,你那承包地花工太大了,……”渐渐套起近乎,表示出对李四的同情来。
张三一改常态,李四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嗯嗯”两声之后,便闷头抽叶子烟去了。张三无话找话说,最后才把话挑明:“四爷,土地承包的时候,我占了大家的便宜,心里一直像塞着一把草样,特别是对不起你。我想了很久,我们两家换地种吧,反正都是两个人的承包地。”
“换几年?”李四动了心。
“哎呀,换哪样几年喃,换死!”张三见李四开了口,便果断地说。还讲了很多道理。
李四喜出望外,从楼上提块腊肉下来,叫妻子烧起。又摸出10元钱叫儿子去打酒。还请了村民组长和寨老们来一起吃一顿酒水,作为他们两家换地种的凭证人。十年没有来过李四家的张三嫂,今天也来了。
“你们是真心的吗?”酒桌上,村民组长连问三次。“真心的!”张三李四同声回答。张三还补了一句:“我们都几十岁了,又不是三岁娃儿,我敢赌个咒,哪个翻悔要遭五雷劈!四爷,你呢?”
李四忙说:“三伯说了,一样一样!”恐口无凭,还请民办学校的刘老师来当众写下一纸凭据,双方摁了指印;证人也按了指印。一式三份,张三李四各持一份,村里保管一份。
李四全家兴高采烈,张三全家默不作声。
冬天到了,李四正忙着干木匠活儿,水保办公室主任来到他家:“老李啊,我们又是十好几年没有打交道了。今天我来是通知你一件事:砌石坎!你看,我不去张三家,还不晓得你们两家换地种哩;你换来的那个麻窝地,我们规划要砌两条长石坎。”
“大麻窝头砌石坎,疯啦?”李四不满地触了一句:“怕真的是鬼话(规划)喽!”
“这是领导研究决定的,那一片是水土保持的重点,我们已经作了规划:不是鬼话。你砌石坎还有钱嘛;又不是白砌。公家拿钱给你改土还不好吗?这是照顾你哩!”
“主任,公家关心我们农民,我们是晓得的。”李四的妻子接过话去:“你们当干部的,也费了力,怕我们的土地被水冲下长江去。但是呢,我换来的是大平土,水冲不走的!国家发下来的钱也不多,还是先拿给那些种偏坡土的人家去砌堡坎吧。等他们砌好了,我们再砌。”这话说得不软不硬,也有些道理。水保办主任也不发火,只是临走时丢下一句话:“砌不砌由你们嘛,反正我们是规划了的,也通知你家了。”
李四想到大平土里有什么堡坎可砌,也就没有把水保办主任的话当一回事。冬天过去了,李四一边做他的木工,一边思谋春天地理种什么?一天,突然飞来一张条子:抗拒保持水土,罚款100元。李四说:“去年主任说过,砌不砌随我,怎么又要罚钱?”他自己认为真理在手,犯不了法,接过罚款通知单,当着来人的面,“嚓嚓”几下撕个粉碎。这下可惹大祸了。他被叫到村委会教育半天,答应加罚50元才放他回家。他不服,跑的乡里反映,又受到批评,还是县里来的同志批评的。他的木工活儿正忙,没有时间去跑上级,只好认命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棒头落地都要生根的季节,李四选好种子备齐肥,花钱请人,一天就把包谷种下去了。他又赶去做木工,想展劲找回那150元罚款。
迎着阳光雨露,包谷齐刷刷地长了起来,插绿针,张雅鹊嘴,拖骟鸡尾,开扇子头,白花白花的;夜静之时,仿佛听到露水催苗助长的声音。李四满心欢喜,连眉毛都笑弯了,仿佛一季丰收已经到手似的。全家人吃饭有了粮食,做木工得来的钱供零花,来年就富裕起来了,李四常常这样想着。谁知好景不长,正当李四满心欢喜之时,县春播工作队长来了:“老李啊,多年不走,差点找不到你家门了。还认得我吗?”队长一见如故,李四的眉毛却扭成了疙瘩。想了半天才想到他是左组长,连称“贵客”。
李四一番恭维之后,赶紧提酒来。队长喝了三口之后,发出话来:“老李啊,今天来和你商量一件事:你那片麻窝地要栽烤烟,这是县里的规划。要连片种植,不能播种包谷,只准种烤烟!”
“栽哪样?”李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烤烟!”左组长斩钉截铁地回答。
李四听清之后,马上据理力争:“那地里,前几年张家都栽了烤烟,农技站的同志说,栽重了要不得。”
“把土消过毒还可以栽,这我懂!”左队长高声吼道。
“你懂?你只懂吃大米饭!”话不投机,二人吵了起来……
以后,就是工作队整整齐齐来到他家大麻窝里,齐刷刷地拔着他家的包谷苗。李四外出打木工正好碰上,急忙跑去阻拦:“同志们,不要翻耕倒种嘛……”不但拦不住,还被扭送派出所。
所长质问李四:“不想行凶为啥带斧头?做工?队员刚刚下地你就来啦,怎么这样巧?再狡辩就送你去劳改!”李四听着,裤裆里不禁尿湿了。直到老实接受翻耕倒种才改为罚款300元过关,否则,就送县拘留所。
栽烤烟,季节已经晚了。李四也无心盘烟,再说,又没有烟苗,但是,还得栽。栽晚了,老苗早花,一株烟采不了几片叶子。李四的发财梦破灭了,只好多做木工来买粮吃。
李四毕竟是庄稼汉,庄稼汉离不开黄土地。虽然一株烟杆上合格的烟叶没有几张,但烟杆上的绿叶红花总还可以当绿肥,他便将烟杆上那些残留的烟叶烟花打在地里,翻地盖着沤烂,加上烟杆铡碎放在厕所里沤肥,争取明年种一季好包谷。
“三秋”工作队来了,勒令他把翻土盖在地里的烟叶、烟花掏出来,捡干净。他问为什么?
“为什么?这你不懂,还要交点学费才行。告诉你:这里明年还要继续种烤烟!烟叶留在地里不行,捡了烟叶,还要消毒!”队长发话后,李四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又一天,李四在小街上遇到张三,热情地把他拉到酒店里,提一壶“千杯少”,炒上两盘“爆肚子”,对饮寒暄。说着说着,李四挑明话题:“三伯,我们那承包地还是不换了吧!”
“哪样?”张三警惕地“你想翻悔?吐出去的口水捡回来吃了嘛,又不是三岁娃娃!”
李四想来也是,当初有凭有证的,怎么能翻悔?只好尴尬地笑着“喝”。酒后回家,李四长叹:“还是种我那瘦偏坡清静。”
正当李四一筹莫展之时,王五去到他家。“四哥做哪样?焦瘦完!”李四看到知己,一古脑儿地将他的遭遇诉说了一遍,只求出一口闷气。谁知王五竟然哈哈一笑:“我们两家换嘛,反正都是两份地。”
“真的?”李四有些怀疑。
“我哪时候哄过你?哄你的是猪!”王五认真起来。
李四怕他翻悔,马上杀鸡买酒,请来中人,写起契约同他换地种。并说:“我换地给你,就是求个自由,难处我也说给你听了,我再补你一头小猪。以后不要后悔。”
王五知道种路边坝子土有些麻烦,但他听到最近中央来了个关于农业的什么法,是保证农民自主经营权的。农民可以根据市场需要来栽作物。还听说不准干部瞎指挥,不搞“路边花”。这是下来的法,他先得到消息,便捏了一手,果断地与李四换地。想到来年种粮食一定丰收。
次年秋后,王五又陷入沉思:这块宝地实在难种。又该找谁换呢?他心里暗暗划算着,巴不得早点把它换出去。
冬日无话,王五又去到赵六家……
2019.6.12录于深圳
录后注:此小说发表于1996年第三期《草海》文学期刊。
编辑:谈治华。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6-15 17:37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欣赏美文!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6-18 17:16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胡业铭 QQ:254461889  微信:hmm43312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