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229|回复: 1

[倾情] 如此公正,如此孝女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7-31 13:3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看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12年底,我听母亲讲,我曾居住的老房,已由父母亲背着我,私下被俩姐诱逼着赠与她俩。老房名义上虽登记在父亲的名下,但我从小就一直居住直到成家多年,并且是用于结婚的婚房,自己花钱分别于1994年和1998年分二次新建和扩建,并在婚前对整幢房子进行了装修。因我系父母亲的唯一儿子,按照农村习俗,祖传房产最终是给儿子的,不会给女儿的,女儿在村上已由父亲出面批了地皮,并出钱出力帮着造了房。况且父亲也明确表示“我的就是你的。”所以,当时仍登记在父亲名下,但其俩人背着我,以“为两老和弟弟守守的”为由,利用父母的无知和信任,一再诱逼。利用和公证处的某熟人安景康(音)关系,以及两位耄耋老人的无知,并在她俩以“为两老和弟弟守守的”为借口,一再诱逼两老的情况下,闪电完成赠与,在我父母原结婚证未带的情况下,我母亲提出回家拿结婚证,两女儿不同意,更有甚者公证处某熟人安景康(音)的女婿出面唆使我父母在新市政府(常州新北区)拍照补办结婚证明。当时父亲已经89岁高龄,并患病多年,再加上事发突然,事先并不知要去公证,被俩女儿拉上汽车。意志力和体力上根本无法与俩女儿抗衡。母亲中途曾逃离公证处,来到元丰桥上,伤心之下曾有“跳下元丰桥”的念头,被俩女儿拉扯上公证处。并在签字时一再以不会写字为由予以拒绝,但迫于无奈和无力,以及对女儿的信任,加上父亲已签字的情况下,还是完成了该赠与的签字手续。因我是父母老来子,父亲想自己去世后,女儿能更好的照顾于母亲和我,所以信了她们的话,拗不过她们,把房产放于了她们名下。不想,她们瞒着父母在赠与生效后,马上办理了过户手续,让父母上了大当。父亲在世时,俩人一直对其说守守的,哄骗父母,怕其翻案,并让他们瞒着我,不要让我知道,说反正是守守的,怕我知道后会形成矛盾。父亲去世后,才说父亲已送给他们,这时已死无对证。我们以公证处审核不严、人情公证,损害了我和父母亲的合法权益,要求公证处作出撤销公证书的处理决定,对公证处提出申请。公证处先是百般刁难,不予理睬。后来,迫于压力,勉强受理。最后做出维持公证书的决定。我们后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公证处,法院以该争议不符合公证法的有关规定,驳回起诉。并表述该争议可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于是我又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我结婚时对该房扩建和装修的权益。我虽提供了母亲及有关邻居、亲戚以及村委的证明材料,法院还以证据不足驳回我的诉讼请求,要提供有关物证。要知道16年前农村造的房子,哪有单据还留着。当时建房手续是父亲到村委去办的,房产证上的名字是父亲的。而俩姐在村上造的房子手续也是父亲去办的,名字倒是她们的。她们造房时,父亲当时也出钱出力。我造的房子倒变成了父亲的,被她们诱骗了过去。听母亲讲,父亲在世时,始终认为她们不要此房,嘴里一直唠叨着这样一句话,“她们都有的,她们不要,她们是守守的。”父亲去世后,母亲身体不好,我便把她接在身边,经常看着她默默流泪。一方面是对我的愧疚,另一方面是对女儿的寒心,还有对自己一无所有的胆怯,母亲所有的房产,金银首饰都已给女儿侵吞。当然,都以守守的名义。母亲无论怎样索要,她们就是不给,法院审判时也不露面。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特邀主持

“鹏城家事”版主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13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8-6 15:56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唉。。。。。
“为心灵而抒怀”无利益无争权的写作,写原生态的文字,写最真实的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