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679|回复: 0

[原创] 日月明书屋的王姨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深坛文豪

发表于 2019-8-7 19:48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看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流萤惹草 于 2019-8-7 19:51 编辑

jds00.jpg

日月明书屋的王姨

    文/流萤惹草,未经许可,禁止转帖

    和同事活丽逛商场的时候,在图书区买了一部法国大仲马的长篇小说《基督山伯爵》。回来看后,发现大仲马该是越狱题材的文学作品和影视剧的鼻祖,前半部分写的男主人公花了14年时间越狱的故事让人看得心怦怦跳,再联想到高分好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和回想起10多年前风靡中国、让无数人包括我追看了4年才收尾的美剧《越狱》,都有它的影子。我更想起了一位我都已经忘记了她的模样的人,那就是我们县城老南街的一家叫“日月明书屋”的老板娘,多年前,她与我谈过这部小说,直到现在看完后,我才忽地明白她当初跟我聊它的寓意。我不禁与活丽聊起了一些往事。

    若干年前,我从小镇考到县城的一中上高中,离家很远,住校。一回,一位初中时玩得要好的同学的爷爷生病,在县城的县人民住院治疗,医院就在学校对面。同学的父亲在医院照顾爷爷,同学家是农村家庭,家庭条件不好,治病的费用不菲,平日的花费能省即省。医院食堂的餐费有些小贵,去医院外面吃饭的费用则更贵,我去医院看望时听说这个问题,告诉叔叔:我们学校的食堂饭菜便宜,学校离医院近,每天中午和晚上我在学校打饭帮你们送过来。于是,有一段时间每天我都在学校食堂打几份饭菜,用盆子装好,在我用完餐后匆匆送往医院。

    与同学爷爷同住一个病房的是位60来岁的老人,他的妻子在照顾他。因为是同房的病友,他们与同学一家都熟悉了,我也与他们天天相见,所以我与这对老夫妻也熟悉了,我们称他们为王伯、王姨。一次,王姨听说同学父亲提到我喜欢看书,问我:“知道老南街的‘日月明书屋’吗?”

    我说知道,我有时候都会去那个书店呢。

    她说,那就是她开的。

    我有些惊讶,说,可是我对你没有印象,在书店似乎没有见过你。

    她说,书店开了很多年了,但最近几年是她儿子和媳妇在打理,她出现在店里的机会就少了。而且现在卖书也不多,图书柜只占了店中的一个小角落,其它区域大多都是卖文具和零食去了。她又问我,你平时看些什么书呢?

    我说了些报纸、杂志和一些漫画书的名字。她皱皱眉,“有厚实的吗?”

    我些不好意思,“厚的看过《三言》《二拍》《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等。”

    “都是短篇的,长篇的呢?”

    “篇幅长的看着累,很少看,不过看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还有琼瑶、席绢的小说也看过,都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学校外面的不少文具店和书店都有图书出租,通常都是武侠和言情小说,很受学生的欢迎,沉迷这些小说的人很多。我也跟着同学看了不少,离奇曲折的故事情节描写,确实很吸引人,令人吊胃口,厚厚的一部小说两三天就能看完,甚至上课时间也在偷偷看。

    她说:“名著有看吗?比如《巴黎圣母院》《飘》《鲁滨逊漂流记》《呼啸山庄》《欧也妮•葛朗台》《堂•吉诃德》等等。”

    我说:“这些都听过,经常从一些报刊上的文章看到有提它们,但是没有看过原著。太厚了,太长了,静不下心看。”

    她说:“武侠小说也不短,你都能看下去,看名著比看武侠小说有思想、有内涵、有意义多了。你有空要多看看这些名著。”然后她与我谈了好些名著的内容。看来,她开书店并不是只卖书而不看书的人。她说她是从年轻时就开始沉迷看书,刚好自己又开书店,有空都是看书的。我听得很惭愧。

jds01.jpg

jds02.jpg

    她尤其与我聊到了大仲马和他的《基督山伯爵》,与我多次聊起这部小说和它的情节内容。她说,这部小说也是如中国的武侠、言情小说那样是通俗小说,但它被公认为世界通俗小说中的典范,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还多次被拍成电影。主要内容是讲述一位善良热情有为的青年,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狱友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在临终前把一批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他。青年前后花了14年时间越狱后,找到了宝藏,成为巨富,化名基督山伯爵,经过精心策划,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最后,他带着女友出海隐居了。小说的的主要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也被誉为世界通俗小说的扛鼎之作。王姨屡次跟我提到小说的结局的时候,眼神有些发呆,言语间都充满某种意味。

    王姨还告诉了我她家的电话号码,说我有空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她,也可以去她家里坐聊。我说好,但是,等同学爷爷出院后,我却从没有打过电话给她,倒是在街上曾经与她相逢过,甚至有一次是隔了很长时间之后,我当时都没有认出她来,是她提醒她是谁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问到王伯的情况,她答:“王伯已经去了……”短暂的哀伤之后,她又说:“你有空给我打电话,去我家里坐聊坐聊。你要认真读书,多看些名家名作,我家有不少书,你可以随便来借阅。”

    我说好,但一直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更没有去过她家,她说的名著也是多年都没有去翻过原著,倒是老南街后来拆了,日月明书店也消失了,我也弄丢了王姨的电话号码,我也再没有遇见过她。现在,我都已想不起她的模样来了。

    这次在书店里看到《基督山伯爵》,买回来看完后,发现金庸、古龙都应该是大仲马的“徒弟”,他们讲故事的方式、编构情节和语言描写都有大仲马的影子。一百多年来,大仲马在全世界拥有数量众多的读者,他的写作手法至今还有着深远的影响,被后人美誉为“通俗小说之王”不无道理。

    小说是以这样一句话结尾的:

    “人类的一切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里面——‘等待’和‘希望’!”

    我被这句话震惊到了,想起了王姨,在多年以后,似乎才明白她当初为什么屡次跟我聊到这部小说,并聊到它的结尾,以及她聊到结尾时深长意味的那个眼神和口吻。当初王伯年纪不小,他的病该是难以医治了,尽管痊愈的希望很渺茫,但用希望支撑自己的信念,等待运气的降临,这是基督山伯爵在黑暗的地牢中14年经历的感悟,最终他的希望与等待拯救了自己。人就是在等待与希望中度过的,对未知的明天充满信心,王姨对王伯的病愈有一颗愿意等待的心,抱有希望,既然有一颗充满希望的心,等待又算什么呢?

jds04.jpg

jds03.jpg

jds05.jpg

    只是,这些直白的想法,王姨没有直接对我表述出来,她让我多看些名著作品,自己慢慢地去理解与体会一些人生道理。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看到这句话,很后悔当初从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从没有去过她家,没有向她借过书看和聊谈读书心得,她应该是满腹的才华,当初那个刚上高中的十多岁的少年说“自己爱看书”,在她心里看来可能是显得幼稚可笑,但她却是与我聊读书、聊作品,给予我鼓励。

    与活丽聊完有关王姨的这段往事,我说:“不过,好在后来我静下心来,还是看了一些书,包括不少的长篇名著,再也不只局限于武侠、言情通俗小说和短篇的了。”顿了顿,我又说:“当初王姨对我聊谈《基督山伯爵》小说的结尾寓意,我现在也可以借来用到你的身上,因为我对你,那也是我所乞求的——‘等待’和‘希望’!”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