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671|回复: 2

[随笔] 千 里 赴 军 营 (第二章)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参加活动: 42

组织活动: 0

摄影名家 2016年度优秀网友 深坛文豪

发表于 2019-8-15 05:49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陈跃进 于 2019-8-15 05:54 编辑

b73bbbb026f6c911.jpg




  (第二章)


      晨月


      荆隆宫公社欢送新兵的大会结束,身披大红花的新兵们登上了东方红拖拉机,已经发动好的拖拉机“突、突、突”地响着,车子驶出公社大院,送行的人群中,有高声呼喊着新兵的名字的,有高声嘱咐的,有挥手告别的,有依依不舍流泪的。恍惚中,我仿佛看到送行的人群里,有我的母亲(已去世4年)、父亲(因工作忙没顾上来送)、哥哥、姐姐(分别在老家沁阳、新乡),我使劲地挥舞着手,向我的亲人们告别:再见了,我的父老乡亲;再见了,曾经哺育我成长的故土。拖拉机驶出公社大院向东拐,顺着黄河大堤下沿的土路向县城奔驰,车后掀起一阵狼烟……

      拖拉机停在了县招待所大门前,我们跳下拖拉机向二道门兵站报到。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跃进,等一下”。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水驿村的老支书孙林大伯。我疾步走到大伯跟前。大伯从他的帆布挎包掏出了一副用手绢包裹的东西,他打开手绢露出了一双绣有红双喜字的鞋垫。在递给我的同时说:“孩子,这是你大娘连夜给你纳的鞋垫,垫鞋里又暖和又吸汗。”紧接着又说:“到部队好好干,别忘了我们这个村”。我哽咽地回答:“请放心,我忘不了,忘不了大伯您和大娘”。是啊,我怎么能忘记,1973年我15岁初中毕业,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将我送到了水驿村劳动锻炼,我每日三餐都吃在老支书家。大伯大娘对我特别关照,老支书在村里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好的,但也常常吃蒸红薯、玉米锅贴、高粱黄豆窝窝等。我记得大娘每次蒸窝窝时都加蒸几个白面杂面相参的一道线馒头。哥哥妹妹们吃的都是红薯和杂面窝窝,却让我跟着老支书吃一道线馒头,我心里好感动,但我怎么能跟大伯吃一样的主食呢,所以一直坚持和哥哥妹妹们吃的是一样的饭菜。三夏农忙,大热的天,下地割麦是重体力活。特别是到黄河滩割麦,地身很长,一垄麦就得割一晌,由于自己年龄小割麦总落在后面,大娘割到地头总是折回头接我一程。后来,她让生产队给我分一个体力活较轻的活,让我到第7生产队麦场当监理(本生产队的社员不能在本生产队当监理),一天中午,7队打麦场的劳力都回家吃中午饭,我主动请缨留下看麦场。为此,大娘还以为是队里欺负我年龄小呢。她老人家还亲自找到第七生产队队长打抱不平。这种袒护胜过自己的亲生儿女,这种爱,刻骨铭心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跃进去报到吧”老支书说。我依依不舍挥手向老支书告别。招待所报到后,根据新兵花名册,大家排着队每人领了一床新铺盖,在住宿的通铺上一位英俊的老战士,手把手教我们打背包。后来才知道这位老兵叫王水居,是我们新兵一排的副排长。

      这天下午,新兵们除了参加编班排列队演练外,还练习打背包。晚上集体看过电影后熄灯休息。

      1976年12月31日凌晨,一阵急促的哨声,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我一骨碌从通铺上爬起来,迅速叠好被单,打好背包冲向室外,按照昨日下午演练的排序站到队列之中。一百多号新战士,不到5分钟就在招待所篮球场上列队完毕。新兵连长王英智就这次长途行程讲了几点要求;第一,每位新同志要服从领导,听从指挥,严格遵守组织纪律;第二,要严格保守秘密,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不要打听,保守秘密是军人的职责;第三,我们是一个革命大家庭,同志们要团结友爱,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第四,有急事向带队的班排长请假,不经批准不得擅自离队。现在以排为单位出发!一、二、三、四排按排序先后有序走出县招待所,向封丘长途汽车站前进。

      凌晨四点,我们新兵徒步来到封丘长途汽车站,分乘几辆专用运兵客车,浩浩荡荡向新乡开进。天还未亮,大客车载着我们拐进了新乡市人民路路南的新乡市军分区大院。这里我知道,离我姐住的新乡地区公安处家属院只隔了一条胡同,从军分区大院到我姐的家属楼不到200米,三分钟就能跑个来回趟。这个想法只在脑海一闪而过,铁的纪律不能违反。在军分区大礼堂休息一会,集合列队,向火车站进发,到了火车站,天已渐亮。我们穿过军人专用通道,跨过几股铁道,来到了最西边的站台。站台东边停着一列黑铁皮闷罐车,蒸汽机车头朝北,推开铁皮车门,我们分班排蹬车……

      “呜——”,汽笛一声长鸣,闷罐车徐徐开动。随着“咣当、咣当”车轮敲击铁轨的声音,我们开启了新兵千里赴军营的征程……

      坐一天一夜闷罐车,列车终于在1977年元月1日停到了山西省省会太原北站,我们走下闷罐车,天的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北风不是很大,但却觉得比老家冷得多。在候车室稍作休息,几辆军用卡车便停到了候车室前面的柏油路上。我们登上卡车,穿过迎泽大街,穿过汾河大桥,驶向西北的吕梁山。汽车颠簸着上上下下,弯弯曲曲行进在吕梁山的山腰中、山谷里、山梁上,抬头一看是白云,低头一看是万丈深渊,心里比较紧张,手心里握出一把汗。大约经过2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终于到达了太原古交,车停在了古交汾河西岸半山腰的一进院内,这就是训练我们新兵的新兵连住址。千里奔赴的目的地到站了,新的军旅生活即将从这里开始。


               2019814日原创于深圳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24

组织活动: 0

观影团红人 深坛之星 深坛文豪

发表于 2019-8-15 11:17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陈老师是军人啊,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参加活动: 42

组织活动: 0

摄影名家 2016年度优秀网友 深坛文豪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常瑞1



陈老师是军人啊,致敬

谢谢版主的鲜花,祝版主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