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026|回复: 0

[行走记忆] 在法国我给欧洲最大电信营运商培训来自中国的通信系统(背起电脑奔世界系列之十六——法国巴黎、普瓦捷)

Rank: 4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8-20 10:3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法国巴黎、普瓦捷
2009年10月底,在接到部门要我11月上旬去法国巴黎给法国电信做一个为期四天的2G无线设备培训时,心里很是担心。担心来自几个方面,一是担心自己授课能力不能满足发达国家客户的要求,二是担心自己语言能力不能与学员进行良好的互动沟通,三是担心见过大场面的客户根本没把我这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培训讲师放在眼里,总之一句话,第一次去给欧洲客户做培训心里根本没有底气。这种担心从接到培训通知的那一刻就开始在脑海中荡漾,并一直伴随我一路从香港飞到多哈、从多哈飞到巴黎。
DSC01782.JPG

从戴高乐机场出来,自己打的去往公司法国办事处所在地。因为几个月前前我去法国一个位于加勒比海的法国海外省马提尼克岛做培训时曾经路过巴黎,知道法国人大多会说英文且并不像国内好多人道听途说的那样法国人很反感别人和他们说英语的描述,在上了一辆奔驰S500型出租车后,与司机交流完全没有障碍。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被司机顺利地送到了目的地。
在来之前我就被告知,去法国出差,办事处没有专人接待,各种事务基本只能靠自己。这对于经常出差非洲亚洲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员工来说却不大适应,因为在那些国家出差,所有事务都由办事处相关人员给你安排得妥妥帖帖。出示护照和工牌,又经过多重门禁才得以进入到公司设在巴黎的法国事处,扫了一眼偌大的办公室,只见所有人都在各忙各的,没有人特别关注我这个刚到的人。一番问询找到了负责接待的同事,他给了我几张表格后说先仔细阅读有问题再问他,然后又将双眼移到电脑屏幕中继续自己的事情了。于是我便自个儿走到门口一个不大的接待厅,找一张沙发坐下然后仔细阅读那几张表格。
第一张表格是给我安排的住处,上面标明了详细路线、地址和客房管理员的姓名、电话;第二张表格是培训日程安排和培训地点以及局方培训接口人的详细资料。根据表格上的信息,我首先联系到客房管理员,然后去另一个办公室找到她取出钥匙和入住楼房的出入证。按照表格上的地图中我估算了一下距离,从办事处到那里不过五站路,于是决定步行前往。拉着行李箱下得楼来,感觉到有些饿,正好看见门口有一个买热狗的小摊,便花了两欧元买了一个边走边吃。还别说,巴黎的热狗虽然贵但味道并不太差。
DSC00102.JPG
虽说是第二次来巴黎,但之前并没有在市内小街上走过,不过我对自己辨识方向的能力很是自信。记住了表格上标识的路线,通过太阳的光线基本确定了方位,我便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热狗,边吃便往既定的目标走。行走在一片古老的街区,两边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餐馆、咖啡馆、装饰得很时尚的冰淇淋甜品店。所有这些店铺无一例外地都将桌子椅子搭在店门外的街沿上。为了遮阳避雨,街沿上又都扯起了凉棚。这些在电影里或画报上常常见到的街景虽然并不陌生,但亲眼看见这些常常被客人坐满的街沿,到处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内心还是对法国人的素质感到钦佩。

基本没费什么劲,半个小时后我就走到了我要入住的公寓楼。在向一个看不出年龄的黑人女管理员出示了出入证后,我被允许进入楼内,然后按照钥匙上标注的房号来到八楼的一间公寓门前准备开门进入。在我多次转动钥匙而不能打不开房门时,心想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机关,于是便去敲对面住户的房门想问问究竟。开门的是一位中年法国妇女,在我用英语给她说明了情况之后,她很是热情地要我等她一下,说去穿件外套然后带我去找管理员看看这是为什么。在她进屋去穿衣服的当口,我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客厅。客厅虽然不大,但进门一侧却有两个大书柜,书柜里塞满了各种书籍。那一刻,我心里就想,住公寓的人应该都是法国比较一般的家庭,可他们依然喜欢读书,因此可知法国人的精神世界该是多么充实!
法国妇女带着我下楼然后找到那位黑人女管理员,她仔细看了看我递给她的钥匙也说不出为什么。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打电话询问法办的客房管理员。在我说明情况后,那位已经入籍法国多年的中国女留学生在两分钟后告诉我说是她给错了钥匙。没有别的办法,我又只好拖着行李步行回去换钥匙,一来二去折腾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我才最终得以进屋。
DSC00107.JPG

按日程安排,培训是在第三天也就是11月12日上午开始。因为培训只是宣讲性质的,不需要调试设备,因此也就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来巴黎的第二天,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自己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办法加以缓解,于是我便打算去街上转转。其实,巴黎这座城市因为太过出名,几乎在所有媒体上都能看到、读到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即便像我这样只路过一次的人来说,那些著名的地标也似曾相识并不陌生。没有陌生感,也就没有多少好奇心,所以去街上转转无非也只是籍此缓解一下担心的情绪或者消磨时间而已。

毫无目的的步行,不知不觉中就来到香榭丽舍大街。抬头看看前面的凯旋门,却发现那里人潮涌动,再仔细一看又发现香榭丽舍大街已经封闭不让车辆通行。出于好奇我便向凯旋门走去,离凯旋门越近,就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全副武装的军警或站立或移动着执勤。忍不住问了一个路人,才知道当天是德法两国在这里举行纪念一战结束九十周年的庆祝活动。
DSC01819.JPG

颇费了一番力气终于挤到警戒线的最前面,就看见军乐团正在演奏,一对一对士兵正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场。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就听见人声鼎沸,凯旋门里外的所有士兵都举枪致意,随即就见车队从香榭丽舍大街缓缓开到凯旋门下的广场,德国总统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俩人居然从同一辆轿车里下了车,然后沿着凯旋门步行一周。两位总统每一次向欢呼的人群招手示意时都能激发出人们长时间的欢呼和掌声。当两位总统走到我站立的这一侧时,我离他们最近的距离大约只有二十米。虽然能够清楚地看见两位总统的表情,虽然他们的招手示意同样让人们欢呼雀跃,但在我的内心却并没有激起什么波澜,——毕竟不是自己国家的领导人,对我这个外国人来虽然比较兴奋但却并不激动。
培训安排在法国电信大楼的培训教室里。因为公司的产品在众多的应标公司中经过多轮激烈竞争而被法电列入采购短名单,所以才有了我这次来巴黎给他们做一个产品培训。说是培训,在我与法电培训接口人联系沟通后,我更倾向于这是一次比较全面详实的产品介绍,于是,之前的担心再一次被冲淡了不少。
DSC01799.JPG
因为公司产品是首次进入欧美发达国家的采购名录,所以公司相关部门和法电相关领导也比较重视。培训第一天,我一大早就被法办派来的车接走,然后又去了好几个地方接上好几个公司相关部门和法国办事处的相关领导然后一起去培训地。本来我已经不担心了,可在车上几个领导的话又把我搞得心里发憷,倒是前一天才从国内赶过来的副院长给我打了气,才让我不至于崩溃。

法电总部大楼位于巴黎市区东南片老城区,离埃菲尔铁搭大约五六公里路程。巴黎市区即便新凯旋门那一片现代化新区也没有几栋超过二十层的高楼,而法国电信总部大楼不过是一栋看上去比较老的八层楼房。大楼虽然并不雄伟,但门禁系统却很是森严。被法电内部的人带着经过了层层门禁,才得以进入法电位于二楼的培训教室。进入教室看见七八个看上去都是四五十岁的学员便和他们打招呼,简单聊了几句又看了看几个人胸前佩戴的工牌后又让我担心起来,因为这些学员不仅个个都从事2G无线通讯十五年以上,而且还有几位的工牌上显示他们居然还是欧洲电话委员会的成员。据我所知,欧洲电话委员会是标准制定者,这些学员的功底便可想而知了。
DSC01922.JPG
我有个习惯,无论培训开始之前有多紧张,但只要一站上讲台紧张的情绪立马就会消失。虽然往讲台上走的时候还有些担心,但一开口我就开始按照自己的一贯思路进行讲解了。开始几分钟,我还比较在意学员的反应,但讲着讲着就激情四射了。在一个多小时的忘我激情中,我基本没有顾及学员的感受,直到自己讲累了才猛地回过头来,于是小心翼翼地询问学员对培训的感受,没成想他们却说我讲得不错,其中一个学员还说在我接下来讲解设备单板和配置参数时他有好多问题要问。听了学员的话我放了心,一般来说如果学员主动问你问题那就证明他真的是听进去了。
下午的培训因为没有副院长跟班,我便完全放开了去宣讲我们的产品。可能是我的激情感染了学员,培训中学员针对我们的产品问了好多技术性问题。从这些问题中,我感受到学员深厚的无线通讯技术背景和应对实际问题的能力。在和一位学员深入交流后得知,二十年前他居然是几个无线参数的标准制定者之一,这不得不让我对其刮目相看。那天下午,我们的培训进行得很活跃,气氛也很轻松。因为培训不涉及原理而只进行设备培训,所以我在给学员讲授设备的时候也抓住机会向他们学习有关标准方面的知识,两个多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很快过去了。第一天的培训结束,我已经和好几位学员成了朋友,并从他们那里弄清楚了几个之前比较含混的参数。
DSC01932.JPG
第二天早上去培训教室,在那里又见到了副院长,她对我说,昨天下午培训结束后她和几个学员进行了沟通,学员对我的培训表示了认可,随后她又告诉我要我做好思想准备,因为我们的培训要延长,接下来的培训会安排到普瓦捷。听了这个消息我自然是高兴的,作为培训讲师,能够被学员认可,——而且还是欧洲发达国家大电信公司的学员,这多少满足了我的一点虚荣。
在巴黎的四天培训原本都是安排的设备培训,但第二天培训结束后,我收到部门发来的邮件,说是应局方要求要将后面的两天培训移到普瓦捷,因为设在普瓦捷大学内的中兴欧洲培训中心里安装有公司的设备。
普瓦捷是法国西部城市,是法国西部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之一,而普瓦捷大学更是欧洲最古老、最富盛名的大学之一。普瓦捷大学始建于1431年,综合实力在法国众多公立大学中名列前茅,培根、巴尔扎克、笛卡尔、居里夫人等人曾就读于此。正是考虑了这些因素,公司决定在普瓦捷设立欧洲研发中心,通讯公司学院也在普瓦捷大学里租用了场地设立了欧洲培训中心,我要交付的培训就将在那里实施。
IMG_3278.JPG
从巴黎坐上时速250公里的高铁差不多两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普瓦捷。之前一直知道欧洲有个叫“欧洲之星”的高铁,我以为我乘坐的就是它,一问才知道“欧洲之星”是对英法两国穿越英吉利海底隧道高铁的特指,而我乘坐的高铁叫“TGV”,是法国高铁的法语缩写。出站后,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离火车站不到一公里的位于一个小山坡上的培训中心租住的民房。

第二天上午,在培训中心同事的带领下我去中心调试设备。同事告诉我培训中心在普瓦捷大学的高新科技园区里。步行来到园区,见这里没有围墙,环顾四周觉得似曾相识,在同事的提醒下,我才猛然想起深圳的高新区。原来,多年前深圳设立高新区的时候,聘请的设计师正是设计普瓦捷大学高新园区的设计师。
因为设备是新近安装的,开电后经过一番调测很快能正常运行了,随后我又在设备前通过网管测试了几个主要功能。做完这一切,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下午,我又去教室连接远程网管和投影,虽然这类培训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但我自己必须将所有工作做扎实,免得让法国人看轻我这个来自中国的培训讲师。
DSC01919.JPG
周一在普瓦捷继续巴黎的设备培训。因为参加培训的是法电的技术管理人员,各方领导在培训当天上午也从巴黎赶了过来。本来就对宣讲轻车熟路,面对设备就更加游刃有余。将已经成为朋友的几个学员和一帮领导带到机房里,我就来了劲,抑扬顿挫地一番描述,就将这些见多识广的学员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讲解之中。一个多小时里,包括那些本来不过是来陪陪场子的领导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我的讲解所感染,愣是没有一个人走出机房。
那天中午,法国办事处安排了自助餐请发电的相关领导和学员。之所以安排在中午而且还是自助餐,是因为在欧洲国家,设备制造商请运营商吃饭是要受到有关部门严格监控的,而没有酒水的午间自助餐却不在监控之列。我们被包车带到普瓦捷市区一家高档餐馆里,同行的培训中心同事对我说,中午的自助餐是每人八十欧元的标准。因为没在法国吃过自助餐,并不知道八十欧元是个什么档次,于是悄悄问了一个学员。他回答我,即便在巴黎,四十欧元的资助餐也算得上是高档的了,八十欧元的应该是最顶级一类的自助餐。果不其然,自助餐除了没有红酒外,鱼子酱、鹅肝酱、大龙虾、牡蛎鲍鱼和各式饮料一应俱全。扫了一遍所有这些名贵的菜肴,除了鱼子酱和鹅肝酱没有吃过之外,其它基本都吃过,于是便取了一杯鱼子酱和一小盘鹅肝酱。先每样尝试了一小口,发现鱼子酱太腥,鹅肝酱味道和鸡肝鸭肝的味道并没有多大区别。为了不至于浪费,我强忍腥味将剩下的鱼子酱吞进肚子。鹅肝酱的味道对于我来说虽然算不上美味,但还是觉得好吃。
DSC01914.JPG

两天的培训结束后,我就要在普瓦捷开始我的另外两个正式网络管理培训班了。按工作安排,两个班个培训五天,第一个班四个学员,第二个班两个学员。第一个班开始后,培训进行的不温不火。四个学员,两男两女,除了两个年龄较长的男女学员外,那两个年龄较轻的男女学员似乎对培训并不上心,培训期间基本保持沉默。即便我主动和他俩沟通,他们也只是敷衍行事,而且总是显得不屑一顾的样子。第二天上午,那位名叫沙贾汗的祖籍黎巴嫩的年轻男学员便开始对我们的设备说三道四,忘乎所以时,我们的设备在他嘴里就是狗屎一堆。年轻女学员虽然不抱怨我们的设备,但明显感觉到她是认同沙贾汗的,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但考虑到培训结束后,他要通过邮件给我的培训做评价,而评价结果又直接影响我的课时费,所以我只能忍气吞声地受着。
DSC01941.JPG
就这样忍受了差不多一天多时间,沙贾汗见我没有什么反应,居然变本加厉越说越来劲,甚至在我讲解一个参数的时候抓住那个参数设置阈值的高低大放厥词:“如果我是决策者,我根本不会买你们这些垃圾产品。该参数的设置范围被你们随意改变到如此大的范围,以你们国家的技术做得出来吗?”听见那家伙贬低我的国家,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沙贾汗,首先你不是决策者,而只是一个被你公司派来培训的学员。如果我讲得有问题你可以批评,但请不要侮辱我们中国和来自我们国家的产品!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大公司的员工,我相信你的企业文化肯定是优秀的,而绝不会像你这样随意贬低甚至谩骂人家的产品。善意的批判我可以向公司有关方面汇报,但像你这样毫无因由的一味偏激指责,我只能请你不要参加我的培训,因为这样只能是浪费我的时间你的时间同时也浪费其他人的时间!”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心里感觉舒服多了。在静静等待沙贾汗爆发时,我始终盯着他的眼睛看着。几十秒钟之后,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沙贾汗居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我点头致意,然后很正式的说了一句:“Mr.Wei, Apologize to you。”后来的几天,我和沙贾汗居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从他那里得知他祖父那一辈就从黎巴嫩移民到了法国。沙贾汗在法国读完大学,在英国攻读博士学位后进入法电,现在他也是欧洲通信委员会下属一个专门机构的成员。我们在一起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那几天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好多关于切换方面的知识。培训结束后,我和沙贾汗持续了好几年的邮件联系,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打不相识”啊。
DSC01930.JPG

第一个班培训结束之后,想到第二个班也是同样的内容,于是便想放松放松利用周末两天去逛逛普瓦捷市区,可在浏览了一下第二个班的学员名单后,我当时就冒了冷汗,因为这两名学员居然是先前班上那个叫米娜的年轻女子和那位名叫菲利普的年长的男士。同样的内容,我怎么可以再讲一遍呢,于是便急急忙忙通过电话联系到米娜,想问她对同样内容的培训为什么要参加两次。米娜告诉我,第二个培训班她是要学习“Oracle数据库”,而且还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对我说,五天时间她必须学会如何安装与配置,说完后就挂了电话。在椅子上呆坐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怎么办?告诉部门我做不了,这样最省心,但从国内再派人过来一是时间来不及,二是成本实在太高;如果自己承担,难度又实在很大。虽然自己安装过几次“Oracle数据库”,也初略的知道一些配置方法,但那不过是为了调试设备自己在实验室里不计时间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旦出现问题,可以从头再来,而现在是要去培训学员,没有熟练的技能那等于是砸公司的牌子。思前想后,我觉得首先我要将情况向部门汇报,争取得到部门的支持,另一方面我自己利用周末两天时间和培训中心已有的服务器进行准备,看看能否满足需要。
DSC00107.JPG
周五的傍晚,我就收到了部门好多支持邮件,普瓦捷培训中心也联系法办借用他们的服务器和数据库安装软件。看着邮件、接着电话,我由衷的感觉到虽然是我一个人在前方面对,但背后却是一个密切合作的团队在支持,想到此心里突然有了阵阵暖心的激动,那一刻眼睛开始湿润了,心里便下定了决心——就是不睡觉我也要拿下这个培训班!经过一番协调,我终于在培训中心同事的帮助下从法办普瓦捷机房借来了一台服务器和整套Oracle安装软件。因为只有两天时间,我当天晚上索性就留在培训中心的机房里,准备通宵进行软件安装。按之前的经验,如果顺利,安装完成一台服务器大约需要三四个小时。虽然当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机房倒腾了一整夜没有安装成功但却记住了大部分流程。凌晨时分,实在困得眼睛睁不开,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法国与国内有六个小时的时差,待我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钟,这时一看邮箱,发现国内又发来了好些邮件,这才知道部门有些同事为了支持我也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午,法办一位熟悉数据库的同事从巴黎赶了过来,在他的指导下我顺利的完成了安装。随后,那位同事给我讲了一些数据库的基本语句、配置流程和配置方法,又陪着让我自己操作了一次才离开。虽然还是有些没有底气,但已经没有之前的紧张了。周六晚上我没有留在机房,而是将法办同事给我的仿真软件安装在自己笔记本中回到住处练习,就这样反复安装配置,到了周一开课时,我已经有了一些自信。
DSC00189.JPG
按照两个学员的要求,第二个培训班就只培训数据库安装配置。米娜动手虽强但一次安装毕竟需要好几个小时,加上菲利普动手能力较慢,但却很是认真地一定要自己动手,如此一来,两个人光安装一次软件就需要两天多时间,数据库配置还没有进行多少,五天的培训时间就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按照米娜的要求,我只好从周三开始每天晚上加班陪他们练手,终于在周五下午,两位学员都自己动手安装和配置了服务器,对此米娜在培训结束后对培训效果给予了肯定,在几天后的邮件调查中她还对我的培训给了满分。俗话说风险越大利益就越大,这个班我虽然经历了几天阵痛,但却对Oracle数据库有了更深的了解,这之后的培训我再也没有因为学员要求培训数据库而退却过,正是得益于那次普瓦捷培训时学员的额外要求。这又应了那句古话“塞温失马,焉知非福。”

一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初,因为我此次的签证只有一个月,不然我还要在这里交付另外的培训。按照部门的安排,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将会再次来法国,在普瓦捷的培训中心给几个欧洲国家的客户交付培训。
DSC00190.JPG

今后会经常出差普瓦捷,我便想到自己做饭的问题。我们租住的套房有设备齐全的厨房,在里面做饭很方便。这次来普瓦捷因为实在太忙,基本都是泡方便面或煲饭就辣椒酱。培训结束后,我去过附近的几家超市转了转,发现里面售卖的大米蔬菜肉类和国内相比价格并不太高。在肉类区,我还发现冷冻的猪蹄膀售卖价格也很便宜,重量在三公斤左右的猪蹄膀标价不过三欧元,按当时的汇率也就二十六七元人民币。同事告诉我,法国人嫌猪蹄子脏而不吃,与猪蹄子相连的蹄膀也就卖得很便宜。我想,如果过几天再来普瓦捷,猪蹄膀一定是我的首选,肥瘦相间的猪蹄膀不仅营养丰富,做好了既饱口福又节约费用,不吃它那就是傻子。

圣诞节将近,我们住处的邻居们都在家门口布置各种圣诞装饰,放眼望去,远远近近的居民住房和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有一天天气很冷,吃过早饭就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鹅毛大雪,中午时分,整个普瓦捷市区已经被一层厚厚的白雪覆盖。在国内好多年没有见到如此大雪了,居然在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感受到了久违的雪景,心情十分爽快。匆匆吃过午饭就一个人跑到外面去欣赏这难得一见的银色世界。下午四点多钟,和培训中心的几位同事一起上街去感受当地人在圣诞前夕的浪漫之夜。一路步行,沿街可以看见几个工人正在升降车上给街道安装彩灯,已经安装好了的彩灯已经点亮,行进在其中仿佛穿行在茫茫的光的隧道。步行到普瓦捷城市中心区的一个小广场上,那里不仅聚集了各式各样售卖小吃玩具的小店铺,广场上空也被各式彩灯覆盖。夜幕降临,广场和连接广场的街道张灯结彩,人潮涌动欢声笑语,一派祥和气氛。围绕在身旁的虽然都是法国人,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人们的喜悦心情却深深地感染了我,不知不觉中我整个身心也慢慢沉浸在其中,在远离祖国的普瓦捷和法国人一起享受难得的快乐。
DSC00199.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