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208|回复: 4

[行走记忆] 在苏丹亲近尼罗河和金字塔(背起电脑奔世界系列之十七——苏丹)

Rank: 4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8-27 09:24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苏丹
都知道非洲干旱、酷热,但当你亲自经历之后,就会发现虽然两者都确有其事,但却均被夸大了。2010年7月初当我踏上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土地,再一次感受到白天超过四十度的热时,便没有了第一次的焦虑。
DSC02091.JPG
                              
在国内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四十度以上的高温,即便早年在重庆读书时。那时候重庆沙坪坝的夏天,感受到最高的温度也不过三十九度。深圳夏天的最高温度虽然不会超过三十五度,但那种溽热难耐的感觉比起非洲四十几度的高温却要难受得多。2009年3月初,我从利比亚去阿尔及利亚时曾经转道马里,并在马里首都巴马科停留了几天,因此第一次感受到了超过四十度的气温。上午十点之后,似火的骄阳当空普照,温度迅速升高,到中午十二点左右达到四十一二度。如果这时在太阳下行走,时间稍长,脸部裸露的皮肤就会感觉到轻微的针刺一样的灼痛。下午五六点钟,虽然太阳已经落山,但行走在室外,呼吸时鼻息会明显感觉到阵阵灼热感,细想起来,还真有几分像在热浪滚滚的桑拿房中呼吸的感觉。白天温度虽然很高,但因为气候比较干燥,体感除了感觉很热之外并没有很闷很潮湿的感觉;到了傍晚温度就会降到三十度以下,到了后半夜温度基本会稳定在二十六七度之间。如果开窗睡觉,可以不开空调,——当然,非洲的蚊子也比较厉害,如果没有比较好的防蚊措施晚上睡觉最好还是谨慎开窗。
飞机降落在喀土穆国际机场的时间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多种,虽然在飞机上感觉不到白天的酷热,虽然知道苏丹国内的达尔富尔是个非常动荡且危险的区域,但办事处同事通过邮件告诉我,首都喀土穆地区很安全。可是,当我通过舷窗看见外面停机坪上停了好几架机身喷绘有“UN”字样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飞机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了一些紧张感。
DSC02081.JPG
从机场出来,坐上办事处接前来接我的汽车往办事处走,无意间看见路边一个电子广告板上实时显示的温度居然是四十二摄氏度,心里就想这应该是我此生遇到的最高室外温度了。办事处离机场不过两三公里路程,十分钟不到就到了。一切安排停当,就去办公室递交护照和联系培训接口同事确认培训日程。出差前,办事处外事人员就通过邮件告诉我,按照苏丹政府的要求,所有进入该国的外国人都必须自入境之日起的五个工作日内将护照拿到移民局注册登记,未经签注的护照持有者将不能出境。将护照交给办公室一位姓张的主管后,又去找培训主管。按事先拟定的日程安排,为期两周的2G网络优化培训将从第三天也就是7月6号星期一在办事处会议室举行,参加培训的学员主要是办事处的外籍员工。
因为七月暑假季有大量欧洲留学生要返回国内度假,几乎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都班班满员。为了不耽误日后行程,我在将护照交给张姓主管并确认在我培训结束前一定能将护照还给我的前提下,于当天下午便提前半个月改签了只可免费改签一次的返程机票。
喀土穆白天虽然气温超过四十度,可只要太阳一落山,气温就会快速降低,傍晚时分,差不多已经降低到三十度以下了。本来想着开着窗户好好睡一觉以便倒时差,可吃完晚饭坐在房间里收了一会儿国内的邮件,就闻到一股土腥味从窗外飘来。抬头向窗外看看,就发现不远处的空中弥漫着滚滚黄沙。难道是沙尘暴?可并没感觉到多大的风啊。正在疑惑之际,就见慢慢沙尘已经飘拂到了跟前。赶紧关好门窗,免得沙尘撒到屋里。很快,就感觉到一阵紧似一阵的大风裹挟着沙尘吹打着窗户上的玻璃吱吱作响。这可能是一次偶然的沙尘暴正好被我赶上了吧,我心想。
DSC02083.JPG
严严实实地关紧窗户,开着空调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床却发现整个房间地板上早已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浮尘。素来讨厌黄沙天气,看到地板上、桌子椅子上,床边蚊帐上都是一层细细的土黄,而且空气中还弥漫比较浓厚的土腥味,就感觉到有些恶心。因为倒时差头有些晕,又看到一地黄土,心情就更加烦闷。早餐时询问办事处的同事如此沙尘天气每年有多少天,同事告诉我因为苏丹常年干旱少雨,加之北边的沙漠和流经喀土穆的两条尼罗河的相互作用,每年有八个月时间,几乎每天傍晚喀土穆这一区域都会有沙尘暴。同事告诉我,他们刚来苏丹面对每天傍晚的沙尘暴很不适应,可时间久了也就适应了。按照同事的说法,因为沙尘太重,房间里安装的空调,如果不及时清理,半个月就会被沙尘堵死而不能正常工作。
培训在周一如期举行。阿拉伯语虽然是苏丹的官方语言,但英语却是他们的通行语言。办事处的外籍员工英语能力都不错,我们的培训因此进行得比较顺利。参加培训的学员基本都有两三年的工作经验,因此培训的内容主要以实践居多。按照课程安排,从培训第三天开始,我将分批带着学员坐车到喀土穆市区和市郊进行路面测试。路面测试是学员最喜欢的实践项目之一,所以每次带学员外出路测,我都会尽量满足每个学员亲自动手的要求。因为每天晚上都要经历一次沙尘暴的影响,培训间隙我便就此询问当地学员,看看他们是如何看待沙尘暴的。原以为学员对沙尘暴也很讨厌,没成想他们对待沙尘暴的态度却很是温和,甚至认为没有沙尘暴就没有苏丹没有喀土穆。按学员的说法,沙尘暴不仅能够带走空气中的热量以降低晚上的温度同时还能够净化空气杀灭多种细菌。如果不是每天傍晚的沙尘暴,生活在喀土穆地区的居民就会患上风湿病和多种皮肤疾病。对于学员的说法我虽然并不能苟同,但确实也能够感受到苏丹人顺应自然乐在其中的豁达精神。
DSC02088.JPG
住了几天,慢慢对每天傍晚的沙尘暴多少有了一些适应,虽然每天早上起床屋里到处都覆盖了土腥味很重的一层黄土,可只要一打开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就能扑面而来。呼吸着早上略带湿气的空气,很快就能让人头脑清晰精神饱满。因为我长期患有小腿肌肉酸痛的毛病,虽然去医院查不出毛病,每天晚上只能用按摩器进行缓解,可从到了喀土穆的第三天晚上开始,我小腿肌肉酸痛的症状的确大大减轻,这时我便开始对喀土穆的沙尘暴进行重新评判,也许当地员工说的是对的,沙尘暴的确对空气有杀菌、干燥和清洁的作用。
早上起床,头戴耳机一边听《慢速美国之音》一边沿着住处外面的一条马路散步。走着走着就闻到一股烧煤炭时发出的那种有些刺激鼻腔的气味。抬头向前方看去,发现不远处的空中弥漫着团团灰色烟雾,烟雾底下是一排排正在冒着浓重灰色烟气的土窑。出于好奇,我走进那排土窑的其中一个,一看就知道是烧石灰的立式土窑。这种行当我在七十年代中期当知青时在农村干过,很熟悉。不过,通过土窑烧石灰的场面多年前就在国内绝迹,没想到在遥远的苏丹我再一次目睹了。土窑底部的灶孔正在燃烧,周围有几个年轻黑人小伙子正在给灶孔里添加煤炭。看见我这个外国人满脸笑容和他们打招呼,小伙子们都很热情地向我回应,很快我们就从烧窑聊开了。小伙子们告诉我,虽然喀土穆石灰矿资源非常丰富,但加工能力却非常落后。为了满足日渐增长的建筑需求,他们这些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或因为专业原因或因为就业太过困难的原因,为了养活自己也只能暂时到土窑上干活。因为烧窑中途不能离人,这些黑人小伙子大都从家里带上一天的食物。当时有几个小伙子正在吃早饭,在我的请求下,他们给我看了他们饭盒里的食物。主食有玉米饼、高粱饼和面包,副食有炖牛肉、煮得比较烂的看上去又大又白的豆子和蔬菜,另外还有看上去呈咖啡色的半透明状饮料。见我对他们的食物感兴趣,小伙子们纷纷邀请我尝一尝。因为没吃过高粱饼,我试着吃了一块,虽然有些粗糙但醇甜的味道还是比较可口的;菜肴比较咸,炖牛肉还有些辣。尝过饭菜后,一个小伙子又给我倒了一杯那种看上去像咖啡的饮料。将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子端近嘴巴,鼻子就闻到一股酒味,原来那不是饮料。小伙子告诉我那是当地人喜欢喝的一种用高粱和小麦酿造的淡酒。我喝了一口,淡淡的甜味中还有点苦味,味道比啤酒重些。见我将一杯酒一小口一小口地连续喝完了,几个小伙子又热情地给我添加,但被我婉谢了。
DSC02089.JPG
周三上午,我带着学员坐车外出路测,在市内转了一大圈后,学员将汽车带上了市郊。学员说那里有片区域很大的开放性市场,里面的掉话率很高。汽车开到市场后,我发现那里是一个面积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一个被脚踩得坑坑洼洼的开阔场地。场地上搭建了太多的摊档,摊档上主要售卖的货物基本上是各类蔬菜、粮食、面包和椰枣。
出产于沙漠的椰枣,因为糖分高,产量大且易于长时间保存,常常被撒哈拉周边的国家将其作为国家战略食物进行储备。比如在利比亚,椰枣的价格严格受到政府法令保护,严禁哄抬市价和走私。第一次吃椰枣我记得很清楚,是千禧年七月在西安的回民街。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看着觉得应该是枣类,于是买了半斤。第一次吃椰枣,感觉味道甜得发腻,但吃过几次后觉得椰枣的味道很纯正,虽然甜但却越吃越觉得好吃。后来出差去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这些非洲撒哈拉边缘的国家,我才知道这些国家的椰枣不仅糖分高,价格也很便宜,因此每次我都会买好多带回国内送朋友或者自己拿来当小吃。
DSC02106.JPG
开车在市场外围测试了一圈,见学员个个都很兴奋,我便提议让他们自己路测,我则在市场里等他们。我的建议得到了学员的热烈响应,我便下车去逛市场让学员自己去路测。在蔬菜区、牛羊肉区和食品区转了一圈,发现所标的价格比深圳市面上的要便宜大约一半。来到售卖椰枣的摊区,几个当地人热情地招呼我去品尝他们的椰枣。当知道我是中国人时,其中一个摊贩还用中文说了一句“你好!”扫了一眼摊贩的椰枣,发现种类较多,不同颜色的就有好几种。看准了一种半透明状,外表浅黄色且覆盖有一层糖霜的椰枣后,一问价格,居然只要一百苏丹镑一公斤,算起来不过八九元人民币一斤,实在是便宜。征得摊贩的同意,我拿了一个尝尝,热情的摊贩不由分说地硬是给我捧了一大把要将其装在我的衣兜里。为了感谢摊贩的热情,我叫他给我称一公斤,可称好秤后一摸口袋才发现装钱包的电脑包放在车上而不能付钱。在我委婉地向摊贩说明原因后,那位摊贩却一定要我将椰枣带走。因为听不懂他说的话,但从他的手势和面部表情我猜他是要我先拿走椰枣,后面再来时给他钱。本来我比划着想告诉他,等会儿我的学员开车过来我就可以给他钱,可摊贩却没明白我的意思,一番各说各话后,摊贩最后将称好的椰枣倒回了货摊,然后用一个小纸包给我装了一包椰枣硬要送给我。正在我俩你推我让的时候,学员开车过来接我。在学员的翻译下,我花了两百苏丹镑买了小贩两公斤椰枣,临走时,小贩还是将那一小包椰枣硬塞到我的手里。坐车离开市场,走出老远还看见那个小贩站在原地目送着我们,那一刻真让我有些感动,苏丹人民同样是古道热肠的人啊!
DSC02115.JPG
第一周培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为了早日拿回送去签注的护照,周五午饭后,我去办公室问了一下那位张姓办公室主管。因为之前曾经问过他一次,这次再问时张姓主管好像有些不耐烦,对我说我下周三一定能够拿得到签注好的护照。有人告诉我,这位张姓主管是中国派驻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维和部队的一名部队阿拉伯语翻译。一年前在回国之前,他因为有语言优势而被苏丹办事处录用。同事告诉我,作为曾经的军人,此人做事雷厉风行,不喜欢被人过多询问。出于对军人的信任我之后没有再去问过他,直到第二个周三。
周末,办事处为前来苏丹出差的几位国内同事安排了一次“小金字塔”之旅。位于喀土穆以北240多公里的撒哈拉沙漠中的“小金字塔”,正式名称叫苏丹金字塔,共有220座规模比埃及金字塔要小的金字塔群。虽然这些金字塔群和埃及金字塔基本属于同一个时期的建筑且体积也比不上埃及金字塔,但数量却比埃及金字塔要多得多。这些金字塔大多是苏丹历史上著名的麦罗埃王朝的陵墓群,其建筑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现在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没来苏丹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里还有如此古老和数量的金字塔,因此对此行充满期待。
DSC02124.JPG
当天的司机还是那位为我们外出路测开车的本地老司机穆勒。穆勒是一位年近六十、身体壮硕的黑人。虽然看上去三大五粗,但却是一个经历丰富十分健谈的人。穆勒不仅英语不错,他告诉我他还会法语和德语以及俄语。因为多次坐他的车,言谈中他告诉我他早年去过俄罗斯给那里的石油公司开过大型油罐车,后来又去了欧洲开出租车,快四十岁的时候回到喀土穆结了婚,四年时间里有了两女一男三个小孩后又去了迪拜开了将近十五年的货柜车。近几年迪拜经济不景气,穆勒回到国内在红海岸边的苏丹港开转运车,直到去年被中兴苏丹办事处招聘为专职司机才最终回到喀土穆。穆勒告诉我,人老了就有些恋家,他打算一直在办事处开车直到开不动。从穆勒对办事处描述的语气中,听得出他对来自中国的通讯公司充满了感情。
虽然路况不错,但汽车还是开了将近四个小时才到达“小金字塔”景区。双脚踏在厚厚的松软的撒哈拉沙漠表面,兴奋地快步跑到一座小沙丘上,举目四顾就看见成片的金字塔散落在方圆几公里的大片沙漠中,那一刻心中对远古苏丹人的智慧和创造力感到震撼。一路上穆勒给我当向导,他给我介绍了好多有关金字塔的故事。在一处金字塔的正前门,穆勒指着塔前一处较为规整的平台问我它的功能。仔细看了一圈后,我猜想应该是祈祷或者表演的场所。在听了我的描述后穆勒给予了肯定,但同时告诉我,当年苏丹国家考古队和欧洲考古队在发掘这处金字塔时,第一个木乃伊就是从这处平台下的十多米深处发现的。听了穆勒的介绍,我却发现如此重要的考古发掘现场居然没有任何说明的标识,不免感到有些遗憾。在景区走了一大圈,发现该景区虽然有当地人在里面出租经过装饰的骆驼,但基本没有文字介绍,整个景区除了有一个象征性的出入口用于售卖和收取门票之外,也没有连续的围墙。时断时续的铁丝网栅栏,早已是破败不堪基本失去了隔离的作用。想到这是一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名录的世界文化遗产,心里多少为这些文物感到有些担心。
DSC02121.JPG
在返程的路上,我们邂逅了一个长长的坦克车队。虽然坦克车队经过时并不封路,但行进中的车辆都被先导军车要求靠边停车。下车后站在路旁,可以清楚的观看这些刚刚从苏丹港口下船的崭新战车。穆勒告诉我,因为苏丹南部正在闹独立,苏丹军队从国外购买了武器以应对突发事件。想到一个石油资源、土地资源、水利资源和旅游资源都非常丰富的国家,又要遭受分裂的威胁,心中便对非洲这块黑土地产生了一些复杂的情愫。
坦克车队过去后,我们又继续往回走。经过一个小村子,穆勒将车停在一个路边餐馆大门前的院坝里。来到院坝中,看见靠墙有一排大大小小十几个瓦罐被分成两排放在地上和一个长凳子上。走过去朝罐子里一看,发现里面装的全部是清水。将放在长凳上一个长把铝勺拿起来,打算从瓦罐里舀点水出来洗洗手。正当我准备将已经舀出的水往手上倒的时候,就听见穆勒厉声冲我喊叫。穆勒这一喊叫让我受惊不小,正准备倒水的手立马停住。这时穆勒快步向我走进,然后压低声音告诉我这是沙漠地区,清水就是生命水。装在瓦岗里的水可以免费喝,但绝不能用来洗脸洗手,否则一旦被主人发现,不仅会遭到主人严厉斥责甚至还会索要高额费用。
第二周的课程除了讲解一些网络优化案例,在周二又安排了一天室外路测实习。为了验证水面反射对网络优化的影响,当天的路测安排在尼罗河岸边进行。之前虽然知道非洲有条尼罗河,但仅仅知道的是埃及境内的尼罗河。来到苏丹后,我才知道尼罗河也流经苏丹境内而且还有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之分。发源于中非高原和埃色高原的两条尼罗河,因为水体的透明度不同而分别被称为的白尼罗河和青尼罗河,这两条尼罗河在喀土穆市区汇合后又一路向北流向埃及境内。
DSC02120.JPG
因为苏丹最著名的喀土穆大学、银行、石油公司和众多跨国贸易公司都集中在青、白尼罗河交汇处附近的那片区域,所以那片区域的网络优化既困难又重要。学员中又有好几个人毕业于喀土穆大学,他们对那片区域比较熟悉,因此我们便开车去那片区域进行路测。河流交汇处的三角地带不仅有大片树林,水面也很宽阔。无论烈日多么狠毒天气多么酷热难耐,只要走进河岸边的树林里就会感觉到清爽宜人。在那片树林里,到处都可以看见售卖小吃冷饮的小摊和三五成群的男女青年坐在小摊贩们搭在树林中的椅子上读书聊天、弹琴歌唱。尼罗河这条六千多公里长的大河,真是滋润了非洲太多的子民啊!
随着培训结束日期的临近,我却担心护照的签注,因此,心里便开始有些着急。周三上午的培训间隙,我又去找那位张姓主管。看着张姓主管和办公室的外籍员工通过阿拉伯语交流时,脸上逐渐表现出的严肃表情,我猜想我的护照签注可能是出了问题。果不其然,按照张姓主管给我的解释,上周四他将护照交给一个本地员工去苏丹移民局办理签注时,没想到那人家里突然出了意外而回了家,现在他将派人去那位外籍员工的家中取回我的护照然后再送往移民局。按时拿回护照已不可能,因为我的机票已经改签,如果不能付费改签就只能作废,同时也给已经安排好的后续工作带来了不少混乱。在我将这一切告诉张姓主管后,他想了两个解决方案,一是马上派人去移民局送护照,二是派车带我去航空公司看看能否付费改签一次机票。当天中午我将这一情况向办事处领导和部门领导通过邮件做了汇报。
DSC02093.JPG
当天的培训结束后,穆勒开车带我去阿联酋航空公司设在喀土穆市区的业务办事处,希望能够在那里通过付费改签一次机票。在与工作人员沟通后被告知,因为已经进入暑假返程季,迪拜到香港这一段航程在随后的二十天中全部满座,即便重新订购机票也只能订到二十天以后的航班。从阿联酋航空营业厅出来,我又告诉穆勒将我带到卡塔尔航空公司的办事处,在那里被告知五天后有座位,票价是6800元人民币。如此看来,即便重新购买机票我回国的时间也要延期两天,如果加上作废的返程机票,因为护照签注出现问题将直接导致近万元的经济损失。回到办事处,我找到办事处主任将情况做了说明,办事处主任同意我重新购买机票,并答应机票费用由办事处报销。但在我看来,因为张姓主管的工作失误而导致的经济损失无论谁出却都是公司额外付出的真金白银啊!
培训在周五如期结束。为了对我表达谢意,参加培训的学员自费请我去喀土穆的餐厅聚会。可因为有护照签注引发的机票重新购买,心里总觉得有些发堵,因此那天晚上的聚会也就少了不少乐趣。
返程时,因为是重新购买的卡塔尔航空公司的机票,我是在多哈转机返回香港的。
DSC02126.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2Rank: 2

参加活动: 2

组织活动: 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