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4339|回复: 4

[随笔] 宝安访古

Rank: 3Rank: 3Rank: 3

参加活动: 2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0-21 16:14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历史随笔
宝安访古

    古代深圳地区远离华夏文明的腹地,位于中原王朝统治的边缘之地。华夏文明之光迟迟才辐射到这片 “蛮夷之地”。西晋王朝因永嘉之乱而灭亡后,北方少数民族开始大规模南侵,造成中原地区持续三百多年社会大动乱,衣冠南迁,大量中原地区的人口流离失所,辗转迁移到南方。古代深圳地区为当时逃离战乱的人口提供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也同时成为华夏文明在异地生根发芽、成长壮大的摇篮。宝安作为深圳的前身,自然随处可见各种历史遗迹。
    宝安县治始建于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朝廷置东官郡,大约辖今天的深圳、东莞和香港,郡治在宝安县南头。从那时起,无数风流人物在宝安的历史天空中划过耀眼的痕迹,推动了华夏文明在宝安的发展,创造出宝安深厚的人文底蕴。
    在沙井新和大道和工业一路的交叉口,晋朝孝子黄舒已经静静躺在那里1600多年了。黄舒的事迹最早载于南朝宋沈怀远《南越志》:宝安县东有参里,县人黄舒者,以孝闻于越,华夷慕之如曾子之所为,故改其居曰参里也。黄舒幼小随父母在西晋末年从江夏(今武汉)迁来宝安定居。当时宝安民风尚未开化。黄舒身体力行中原的孝道文化。父母吃饭时,他总是恭恭敬敬,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他也要穿戴整齐、佩戴冠帽伺候在父母身边。父亲去世后,他在荒郊野外、野狼出没的墓旁搭棚守孝三年,形容枯槁,每天仅喝一碗粥,夜夜悲啼不已。后来母亲去世后,他同样守孝三年,极其悲痛。邻里乡亲从未见如此孝敬父母的人,深受感动。朝廷下诏表彰黄舒,赐其“孝子”称号。黄舒的事迹一代代传诵,明代文豪汤显祖曾撰写《晋孝子参里黄先生祠记》,明清《东莞县志》《新安县志》等均有黄舒的专条记载。今天深圳福田区上沙村、福田村、沙头村、下沙村、上梅林村和宝安区上合村、南山区北头村等处的黄姓,都奉黄舒为先祖。在宝安区上合村黄氏宗祠内,仍然保留着一座明代雕刻的黄舒孝行流芳石牌坊。
IMG_20191017_113245.jpg
IMG_20191017_113329.jpg
    本来,黄舒孝敬父母,纯粹表现了个人高尚的修为。如果他的行为发生在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中原大地,相信当时的朝廷和社会不太可能给予其如此高度的评价。正因为他所处的南方大地华夏文明尚未生根发芽,也因为当时社会动乱之后,国家需要树立他这样的孝道标杆,以鼓舞普通老百姓参与建立礼仪之邦,所以他才享受如此尊崇。黄舒的事迹对我们今天发扬优秀传统孝道文化,倡导建立尊老爱幼的伦理道德文化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号召意义。
    黄舒墓始建于东晋,历年多次修缮,上世纪九十年代再次重修,现为清朝太师椅形制,为宝安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不过墓地周边没有围墙隔离,环境稍显简陋,墓地旁一条踩出来的小路是附近工业园的工人上下班的捷径,墓地十米开外即是喧嚣的大马路。遥想当年墓地肯定选址在荒僻之处,一千多年斗转星移,没想到现在已成为繁华地段。不过换个角度来想,黄舒本是一介平民,以一己孝行感动天地。现在能够每天热热闹闹地看着人来人往,近距离潜移默化感化后人,不也是他的本意吗?
    宝安是个福地,从来不缺历史名人的福荫。黄舒身故之后800多年,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及其后裔走入了宝安的视野。
    文天祥在南宋王朝大厦将倾之时意图力挽狂澜,组织义军在广东一带顽强抵抗元军,不幸在海丰五坡岭兵败被俘。他抱着对国家、对民族的忠诚写下了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IMG_20191017_132855.jpg
IMG_20191017_134119.jpg
    元将张弘范劝他说:南宋皇帝都投降了,南宋也不存在了,你坚持有什么意义呢?你如果侍奉我们大元皇帝,肯定会授予你丞相的位置。文天祥流着泪说:国亡不能救,作为臣子,死有余罪,怎敢怀有二心苟且偷生呢?
IMG_20191017_133555.jpg
    文天祥一身正气,他的后裔以其为楷模,造福一方。文天祥有二子六女,均在战争中死亡或失踪。他的弟弟文璧的孙子文应麟为宝安凤凰山下凤凰古村的开村始祖。另外还有一些文氏后人开枝散叶到松岗和岗厦定居。不论走到哪里,也不论身处什么位置,文氏后人都能坚守一身正气,为社会和国家做出了非凡贡献。相传文应麟乐善好施。有些贫困乡亲碍于面子,不肯接受救助。于是他常常在吃饭时间爬上凤凰古村东南侧的凤凰山山顶,向山下村庄遥望,哪家房顶没有炊烟,便叫人送去米面救助。后来他为了登高看得更远更清楚,更好了解穷困人家的情况,在山顶修建望烟楼,于今其遗址仍在。他还在山顶修建凤岩古庙一座,虽名为庙,只是为了避开元朝鹰犬耳目,实际上是用于供奉祭祀先祖文天祥。
IMG_20191017_151555.jpg
IMG_20191017_160034.jpg
    凤凰古村入口有一座古塔,名为“凤凰塔”,为深圳市文物保护单位,附近修建了一座文天祥纪念馆。馆内详细陈列了文天祥及文氏后人的各种资料。其中有一位后人,名字我忘记了,他家境殷实,见乡亲子弟家境贫寒,没有上学,便不顾家人反对,耗尽家财办起免费私塾,延聘德高望重的先生,同时亲自讲学,教育晚辈学习文天祥的精神,永葆薪火传承。还有一位后人,他家的晚辈见别人出钱买官,也想走“捷径”,他予以严斥,决不允许走歪门邪道,而是教育他们勤奋学习,不论为官为民都要一身正气。
    在凤凰古村参观,村内纵横交错,始建于宋末元初的古塔、私塾、民居、祠堂一应俱全,保存完好,清风把石板路吹拂得整洁如镜,幽雅宁静,古风扑面。不禁遐想多少文氏后人在文天祥不朽精神与人格的感召之下,在这里诞生、成长、奔赴祖国建设的各行各业,尽各自所能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为了便于保护性开发,古村的居民都迁出去了。漫步在村内的青砖瓦巷之内,仿佛置身于一种强烈的气场之中。这里一点也没有通常在古村落行走时的霉旧之感,而是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向上的刚阳之气。我一踏进古村即有这种感觉,但不明究里。不过一走到文氏祠堂广场,便豁然开朗。祠堂门联右联为:“烟楼世泽”,左联为:“正气家风”。“烟楼”取自文天祥侄孙文应麟望烟楼的典故。祠堂前广场宽阔,右侧一丛怒放的红紫色勒杜鹃几乎完全包裹了一座民居,只能从花丛之下才能看见露出一角的房门。广场整体的肃穆格调搭配勒杜鹃蓬勃的生命力,让我顿然领悟:元人虽然能够戕害文天祥的肉体,但他忠肝义胆、舍身成仁的民族气节就像这丛勒杜鹃一样生生不息,700多年来一直鼓舞着后人,笼罩凤凰古村的气场其实就是文天祥的浩然正气。正在浮想联翩之际,忽然迷路在古村内的小道之中。忽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从旁边匆匆而过,白色T恤上印着“浩然正气”四个红色大字。他说是文氏后代,和蔼地和我聊了几句,给我指明了方向,大概有什么急事,又匆匆走远了。老者的神态安详而坚定,大概得益于古村的气场长年累月的熏染吧。
IMG_20191017_131221.jpg
IMG_20191017_131259.jpg
IMG_20191017_131207.jpg
IMG_20191017_131557.jpg
IMG_20191017_131607.jpg
IMG_20191017_131633.jpg
IMG_20191017_132005.jpg
IMG_20191017_132046.jpg
IMG_20191017_132041.jpg
IMG_20191017_131948.jpg
IMG_20191017_132721.jpg
IMG_20191017_132138.jpg
    文天祥英勇就义之后,他夫人在其衣服上发现了一首绝命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一个人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应该像文天祥那样做到对国家、人民的。孟子云: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培养正气之身,成就一番事业,正是凤凰古村的文氏后人在先祖精神的激励之下,爱家爱国家风的真实写照。
    文天祥在元大都(今北京)写下绝命诗之后400余年,宝安沙井新桥村的曾桥川以监生身份衣锦还乡,他决定造福乡里,于是捐资在村西的茅洲河上修建了一座木质桥,命名为永兴桥。后来因为木桥年久失修,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当地武生曾大雄、钦赐翰林曾联魁、贡生曾腾光、曾应中等倡捐重建永兴桥。据清嘉庆《新安县志》载:“永兴桥......以白石砌之阔三丈余、长十丈余、高五丈余。桥孔有三,上列栏杆,工程浩繁,颇为坚固。虽历经沧桑,而依然完好如故”。永兴桥极大方便了两岸人民往来交通。今天古桥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桥面上偶有游客造访,桥下小河中再无千帆竞渡。但它作为深圳唯一保存至今的石质古桥,其审美和历史价值将长存。
    其实我更关注的是200多年前那几位带头捐资修桥的曾氏子弟。据说他们都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中曾参的后人。目前没有发现文献记载他们的生平,但我想儒家那种兼济天下的情怀肯定从他们的先祖曾参那里一直传承下来,影响到他们做事为人。他们起身于平常乡里,做官发达之后想到的是为家乡人民造桥谋福利。永兴桥全部由花岗岩构造,坚固异常,即使放在今天建造,也是一项巨大工程。可以想象当初这些曾氏子弟身体力行,出钱出力,为当地百姓做出了何等的贡献。
    曾参曰:“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曾参把修身作为一个人立身的根本,对于普通人和天子,修身都是一项重要的做人原则。因为没有个人的修身,就无法进一步做到齐家和治国。修建永兴桥的曾氏子弟,传承了绵延千年的家风,热心为乡亲做公益,个人事业有成之后不忘回报社会。
    一个月朗星稀的中秋之夜,我有幸参加了友人在永兴桥头组织的诗词朗诵大会。当地文人墨客纷纷朗诵他们自己或者名家中秋颂月的诗词,诗风神韵唱和着穿越桥孔而过的清爽的河风,传播到附近的民居之中,不一会儿两侧桥头以及附近河岸上聚集了不少乡里乡亲。虽然不是什么名家大腕表演,但他们看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不时轻轻鼓掌。听说永兴桥所在社区经常组织一些类似的文化活动。永兴桥虽然失去了它本来的价值,但是它现在成为一种精神的化身,蕴含着捐资修桥的曾氏子弟的家国情怀。期盼未来能在永兴桥多组织一些文化类活动,让公众更多关注古桥,并思考它背后的价值。
    宝安作为深圳的发源地,从东晋建立县治以来,黄舒、文天祥及其后裔、曾氏子弟等历史名人都在这片土地上刻下了他们的丰碑,徜徉在他们的历史遗迹之间,你会被出自《礼记·大学》中的一句名言不断冲击着灵魂深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些历史名人所建造的一座座精神丰碑,构成了宝安积极向上的文化底蕴,不仅哺育了一代代宝安本地居民,更是熏陶着来宝安追梦的内地务工人员。
    位于宝安区石岩街道上屋社区的劳工博物馆,是全国第一座专门记录劳务工历史的博物馆,也是深圳改革开放的历史见证。主馆在一座“三来一补”工厂的厂房基础上改建而成,在厂房的墙上手绘了几位劳务工巨幅画像。画像中的他们,眼神充满了坚毅,反映了他们当初冲破各种阻力,来到宝安实现梦想的蓬勃向上的精气神。
    诚然,普通劳务工可能没有太多“治国平天下”的念头,他们更多的是怀有打破体制机制阻力,通过艰苦劳动改善个人和家庭生活的冲劲。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已经发展成为一座现代化大都市,宝安在深圳的发展版图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发轫于深圳的改革开放,也让我们国家成为世界强国。所有社会和国家的进步,归根到底,都是一个个如宝安外来劳务工那样辛苦劳动的人奋力拼搏换来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有艰苦劳动的人,哪怕他们作为单独的个体没有具体“治国”的行为,他们只要做出了“修身”的努力,那么作为一个整体,他们就已经把无数个体的力量转换成“治国平天下”的浩浩荡荡的历史大潮。
    人们说历史照进现实,又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通过实地参观和翻阅历史文献,追踪宝安历史名人的身影,无疑给我们当代人勇往直前提供了无穷的精神力量。


IMG_20191017_131647.jpg
IMG_20191017_131711.jpg
IMG_20191017_131721.jpg
IMG_20191017_131921.jpg
IMG_20191017_133032.jpg
IMG_20191017_133122.jpg
IMG_20191017_133153.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32Rank: 32

参加活动: 7

组织活动: 0

深坛之星

发表于 2019-10-23 12:44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欣赏!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8Rank: 8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0-23 14:51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欣赏作者的文笔。点个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0-23 17:25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感谢作者介绍的文字,默默欣赏.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1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0-24 09:18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扫一扫,玩深圳论坛
宝安凤凰山我去过两次,却不知道那里是文相后人繁衍之地。感谢楼主的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