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039|回复: 0

金爷(微型小说)

Rank: 8Rank: 8

参加活动: 1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9-11-8 18:56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金爷(微型小说)
文/红云飘泊

昨夜,我梦见金爷了。
他上个月走的,永远地走了,才六十刚出头。
金爷和我爷同辈,我们是邻居,他是我尊敬的长辈,也是村子里大人小孩公认的老好人。

在我的印象中,金爷年轻时,个子不算高,就一米六几吧,长得不赖,浓眉大眼,种庄稼,就是个庄稼汉子,在村子里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勤快朴实,对任何人都客客气气。他特别喜欢抽旱烟,老家说的叶子烟。
我曾问过他,“金爷,你这么喜欢叶子烟,一天抽多少?”
“孙娃儿,就说大集体生产吧,一天四气八锅烟少不了的。”
(这四气,可不是生四次气,集体生产,一天劳动,中午休息两次,下午休息两次,这叫歇气,一天歇四次,就叫四气。)
他说,“一天抽一两叶子烟,一月要3斤。”
我读高中时劝他,“金爷,别抽那么多烟,对肺不好,烟有尼古丁。”
“孙娃子,你现在是我们队上唯一的知识分子,你懂得多,也许说的是真的,不过啊,你金爷就好这口,四气八锅烟,干劲能冲天,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
我俩都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劝也是白劝没用。

我小时很喜欢到金爷家玩,集体生产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好吃的,他老婆,我叫新婆,其实新婆也不姓新姓朱,她和金爷结婚时,我问祖母,“婆婆,我把金爷的新婆娘叫什么?”
祖母也是随口而出,“孙儿,就叫她新婆吧。”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新婆很喜欢我,有红苕花生什么的都会悄悄给我吃,还叫我别让你金爷晓得了。金爷也悄悄给我找吃的,同样叫我别让你新婆知道了,我两边吃,心里美劲儿就别提了。

记得我回乡当社长时,才二十刚出头的毛小伙,要做二三百人的头,少不了社里那些德高望重的前辈给我撑腰出点子。金爷就是其中的一个。说真的,他出的点子没什么特别的,有用的点子还真不多,有个好处,每次开社员大会,他不管区上乡上村上有没有干部下来都会力挺我。
“我同意社长的意见,就这么办好。”
如果有反对意见,他一反老好人的脸,不管对与不对,总站在我这一边与对方争,有时争得面红耳赤的。
我调镇上工作后,他每逢赶场都会到我办公室坐坐,聊聊社里的杂七杂八的事,我心里挺感激的。

改革开放后,我决定放弃铁饭碗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金爷知道这事,第一个反对,说什么,“当干部吃皇粮多好,外边有什么好,好好的饭碗不要,后悔都来不及。”还四处找人劝我不要出去打工。
我还是决定和朋友们去深圳。
我走的那个晚上,金爷说什么也要陪我喝一杯。
“孙娃儿,你啊要走谁也拦不住,离家远了,不管如何要过好点。”说着说着,他流泪了,我的心也很难受。

我到深圳后,虽有张大学毕业证,教过中学当过社长还在政府工作过,可工厂要的是专业人员技术工,找个普工做都难,工厂招工的说,一个大学生做普工太委屈了。言下之意,这个工作你做不了。
我好说孬说,总在一个香港人办的皮具厂做了个台面工,想起金爷劝我的,还真有点后悔辞了职。
父母亲打电话常提起金爷,总问我现在过得如何?我给父母讲,就说我混得不错,让他老放心。

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也到中年了,虽算不上大富大贵,在深圳吃穿总算不犯愁,自己的小厂子不开了,也在一个工厂混了个小经理,总算没让金爷失望。

我每年回家过年都会看去金爷,他头发全白了,背也有些驼,加上烟瘾越来越大,肺炎转为结核,他不象以前那样健谈了,话越来越少,有时你要问一句,他才说一句,还老是咳嗽。
“孙娃儿,听别人说,你现在混得不错,好好混吧。你金爷这个病是好不了了,离天远离土近,我这病有传染,医生不要我喝酒抽烟,酒是没喝了,烟是我的命根子,除了鼻子不来风不抽,这是戒不了了。”
“金爷,别灰心,现在医疗这么好,会治好的,没事,少抽个烟啊。”
“娃子,你就别安慰我了,你金爷这辈子坏的好的都过过,这些年日子真不错,你看我这小洋楼我这家具还这大电视多好啊,你小叔也买小汽车了,这都是政策好。”
“唉,可我就没有多少活头了,真…舍不得…啊。”他顿了顿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我。
“金爷,没事的,你老一生心好对人也好,阎王爷不会收你的,放心好好治就行了。”
新婆流着泪悄悄告诉我,“孙儿,你金爷没有几天活头了,他怕死,说这么好的日子还没过够,我们也没告诉他,已是癌症晚期了,今年你能看到他,明年再回来,有没有他就难说了。”
“新婆,好人有好报,金爷这生对人这么好,会没事的。”我安慰着她。
“话是这么说,他的病医生都说了,没几个月了,你们爷孙好,他经常念你,说你能干说你对他好。孙娃儿,你说,这么好的日子,他咋就得了这么个病,还治不好了。”

我回深圳上班不到一个月,父亲打电话说,金爷病重了转县医院治疗。后又告诉我,金爷病有所好转,回家静养。可上一个月的一天,父亲突然来电话说,金爷在医院死了。
我的心一紧,差点哭出声,这么好个人,说啥就没了呢。
唉,太远了,我也不能回家送他最后一程,只能合手默默祈祷:金爷好人啊,您老一路走好……

我昨夜的梦还在脑子里盘绕,金爷还是那么年轻,抽着叶子烟有说有笑,新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们边说边喝酒,你一杯我一杯,我醉了。
我好象听金爷说,“孙娃儿醉了,快送他回去吧。”
“金爷不是死了吗?…..”
我一个冷惊醒了,眼前全是金爷的影子,再也无法入睡,想着他生前对我点点滴滴的好,那个难受就别提了。
金爷,您就安息吧,我相信您这么好的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也一定过得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热点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