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论坛

搜索 高级搜索
百宝箱
 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983|回复: 1

[小说] 念人:《海峡情》第六章:回 归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0-2-1 11:2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知更多事,识更多人,玩转大深圳!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559514_665.jpg

      这天早上八点半,柳梅梅照样来到社区办公室报到,宋主任把她叫到面前,然后对她说:“梅梅,今天你去处理一件事。在和谐街六一一号,有一对年轻夫妻,男的叫吴运利,女的叫苏玉华,结婚两年后,前不久,女方怀孕刚五六个月,男方与发廊妹鬼混,女方知道后大吵大闹,并提出离婚。今天,你登门了解一下情况,以大局为重,做好稳定思想工作。”
      柳梅梅接到宋主任布置的任务,心里既高兴,压力也大。因为,这是自己上班后承担第一宗工作任务,也是检验自己的组织处理能力。如果处理得好,对党对人民都有好处,自己在社区就能够站稳脚跟;处理砸了,那就可能被辞退这份社区工作。当今,找一份工作不容易啊!不过,梅梅认识到自己是一位党员,对协调家庭矛盾,解决群众中的困难问题,这是党员应有的责任。对此,梅梅对这宗任务充满着信心。她又想到,在农场当妇女主任期间,自己就处理解决过不少像这类情况的家庭问题,使好多对年轻夫妻重归于好。想到这里,她对宋主任说:“好!我坚决完成任务。”说着,柳梅梅转身走出了社区办公室。
      走出社区办公室后,柳梅梅就坐上自己花了两百多元购买来的二手电动车,往和谐街六一一号开去。
      在车上,梅梅考虑到,这一仗,是关系到自己在社区群众中的信誉问题,只有打赢不能打输。根据自己的协调经验,先到附近邻居家中进行了解,进一步掌握吴运利、苏玉华夫妻关系情况。然后,才去针对性地开展工作。
二十分钟后,柳梅梅来到了吴运利家对面的六一二号李大伯家。这是老俩口之家,子女都在外面居住。李大伯今年七十有余,老伴到公园跳广场舞去了,只有李大伯一个人在家。
这时,柳梅梅来到李大伯家门口,只见李大伯戴着一付老花眼镜,坐在厅中的木沙发上,正在埋头看一部厚厚的文学作品。
“大伯,您好!您年纪这么大了,还爱看小说。”梅梅微笑地说。
“是的,年纪大了,不过在家闲没事干,就喜欢看看小说畅畅心。”李大伯抬头回答。
“大伯,您喜欢看什么样题材的小说?”柳梅梅坐到李大伯身边慢慢地问。
“我喜欢看反腐题材的作品。反腐败题材的作品复杂曲折惊险,好多人都想看看贪官腐败分子那些丑恶嘴脸。”李大伯兴趣地说。
“大伯,您现在手中看的哪一部反腐小说?”梅梅问。
“长篇纪实小说《地怨》。”说着,大伯顺便把小说递给梅梅看。然后,他接着说:“我爱看《地怨》,它写得现实,真实性感强,腐败贪官打击迫害王学瑞投江至死,都没人过问追查。真是连地都怨啊!读后回味无穷。”
“请问,放在桌子上的那部是什么题材的小说?”梅梅继续提问,进一步勾通与大伯的情感。
“那部小说是《曙光》,是《地怨》的姐妹篇。”大伯紧接着说。
“大伯,我与您一样,也爱看反腐题材的小说,如《泪洒珠江》《哭泣的白云山》《愤怒的玉兰》,我们的志向很相同啊!”梅梅刚说到此,大伯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说到这里,柳梅梅看到与大伯交谈中,大伯显得热情好客,能够爽朗地交流,于是,她就转了话题。
“大伯,我是大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柳梅梅,今天来找您谈谈,是想了解对面家庭吴运利和苏玉华一些生活状况。据说,他们最近日日吵架,闹离婚。我来的目的,主要是劝架,重归于好。”梅梅向大伯说明情况。
“是的,最近这一段时间来,我们常常听到他们俩吵架。主要原因是,在妻子怀孕期间,男方常常到发廊鬼混,有时在外面混到三更半夜才回来。对此,女方很有意见,因此事常常吵闹打架。”大伯见是社区来人,也就配合地说了。
“吴运利夫妻家庭状况如何?”柳梅梅紧接着问。
“苏玉华的父母都是国营工厂职工,改革开放后,工厂被拍卖而下工。生有一男一女。苏玉华本来住在道理街三十号。她在打工中结识了来自广西农村青年吴运利,不久,苏玉华就怀孕了。对于这宗婚事,苏玉华父母坚决不同意,并将苏玉华赶出家门去。这样,这对年轻夫妻就搬到和谐街六一一号租住。前不久,为了照顾苏玉华的生活起居,组织上同意把吴运利的户口,从广西农村迁入广南市。可是,一迁入不久,吴运利就与一位广西老乡来到广南市打工的发廊妹鬼混,苏玉华知道就大吵大闹起来。于是,苏玉华一气之下,把吴运利赶出去住了。”大伯像讲故事一样,讲起吴运利与苏玉华的情况。
“大伯,您对这对年轻夫妻很了解。”梅梅说。
“他们天天吵架,都是他们吵出来的。”大伯爽快地说。
“大伯,您对这对年轻夫妻个人性格了解吗?”梅梅问。
“我觉得他们都可怜。按我看,这两位年轻人,看起来不是那种放荡的人。尽管平时话不多,但是,见到我们老人都爱打招呼,尤其是,当他们见老人提东西辛苦,他们就主动走上来帮助,在群众眼里印象不错。不过,女的怀孕下岗,这段时间,男的也下岗,生活困难,看不到希望,心里烦闷,所以,才闹出这些绯闻来。”大伯怀着关心的神情说。
对李大伯的走访很有成效,对协调解决这对年轻夫妻矛盾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考。
柳梅梅从李大伯家庭走出来后,看到还有时间,又走访了附近的一二户邻居。他们对这对年轻夫妻的看法,根本上与李大伯差不多。这样,今天深入走访群众,对协调解决吴运利夫妻家庭矛盾问题,心中有了数。
第二天,为了避免吴运利一早就走出去,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有露面,柳梅梅一人就起了床。她到卫生间刷牙漱口洗脸后,悄悄地来到厨房,煮开水冲了一包方便面吃。然后,她就骑上那部二手电动车往吴运利家奔去。
七点半钟,柳梅梅就来到和谐街。此时,小街小巷里人来人往,有人叫卖豆腐花;有人叫卖豆浆与油条……柳梅梅看到小街这么热闹,就下车推车往前走。当她来到六一一门牌号时,铁门还没有打开,这样,表明吴运利尚未出去。于是,她将电动车停在门口前,然后,在小街附近来回走动,耐心等待吴运利开门。
八点半钟,太阳已升上了半天空,阳光普照大地晒屁股了,小街上人来人往渐渐多起来。可是,梅梅看到吴运利家的铁门还没有打开,她心里想着,究竟屋里没有人还是睡觉尚未起床呢?于是,她怀着一种忐忑不定的心情走到吴运利的家门口,用手轻轻的“啪啪啪”敲门三下,静静地听,屋里没有任何动静。梅梅再次举起手来,“啪啪啪”敲门三下,然后,轻声地喊:“玉华,你在吗?我叫柳梅梅,是社区工作人员。”紧接着,又用手“啪啪啪”敲了三下门。这时,屋里面有人在走动,梅梅知道有人来开门了,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子吊落下来。
一会儿,大门开了。站在柳梅梅面前的是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孕妇。梅梅料到这就是苏玉华。于是,她不等对方说话,就主动开口说:“你是苏玉华同志吗?”
“是的,我是苏玉华!你呢?”苏玉华有点疑惑地问。
“我叫柳梅梅,是大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看来,我比你大,你就叫我柳大姐吧!”梅梅开朗地说。
柳梅梅跟着苏玉华后面,走到一个不足四平方米的小厅坐下来。苏玉华为梅梅端上一杯暖开水。
梅梅伸手接过开水后,用十分亲切的口气问:“你怀孕了几个月?”
苏玉华接着说:“六个月了。”
柳梅梅关切地说:“再过三四个月,你就要当妈妈了。这几个月要注意安全,要增加一些营养品。”
苏玉华一听到,要增加一些营养品,眼泪一下子流滴下来,心里显得十分痛苦委屈。
柳梅梅看到苏玉华眼泪双双,没有说话,料到玉华心里是相当痛苦。于是,她顺便地问:“你爱人吴运利在家吗?”
苏玉华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柳梅梅接着问:“他不回家,住在哪里?”
苏玉华痛苦地说:“住在青春发廊店。”
柳梅梅听到吴运利不在家,心里一下子有些失望。可是,她考虑到,男方不在家,有利于做玉华的思想转化工作,免得在一起吵架,不好说话。于是,她先对苏玉华做思想工作。
“玉华同志,今天,社区领导派我来,主要是对你与吴运利的婚姻进行调解工作。据说,吴运利在发廊店鬼混,是造成你们婚姻分裂的导火线。这里,我问一下,你亲眼看到吴运利在发廊店鬼混吗?”
苏玉华听到柳梅梅这么一问,她马上擦掉眼泪,抬起头来愤愤不平地说:“我不亲眼见到,但是,我的朋友告诉我的。”
“人常说,人以见为实。你没有见到丈夫鬼混,仅听朋友一句话,就把一个好好的家庭闹翻,甚至提出离婚,这是一种十分轻率的行为。据了解,你们是互相互爱的。结婚时,什么嫁妆都没有,而且丈夫是广西农村人,你都不厌弃。在你父母坚决反对你们这一宗婚姻,把你赶出家门。可是,在这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你仍然以爱情为重,坚持离家出走,分钱嫁妆不要,与吴运利搬到这里租房居住成婚。现在,又怀上了孩子。可见,你们的感情是有一定基础的。据说,你们的爱情是在建筑工地上建立。吴运利看到你搬一个石头搬不动,他一话不说,就悄悄地走过去,帮你搬走了石头,使你不受到监工的痛骂,甚至被炒的危险。对此,你心里暗暗感激,悄悄地爱上了他。可见,你们的爱情是因一个石头而建立,而不是为金钱玉宝建立。对此,你们的爱情是十分纯洁的。然而,这样纯洁的爱情来之不易难能可贵啊!当前,尤其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好多人都是求之不得啊!你千万不要因一句话而抛弃,也不能因一时的冲动而摧毁掉这美丽纯洁的爱情。”说到这里,梅梅停下来喝一口水。
苏玉华见梅梅停下来喝水,便插口说:“是的,他是一个农村人,我是城市人,本来门户不对。可是,我见他能够吃苦耐劳,有爱心,我就同意嫁给他。结婚时,我分钱不要。结婚后,还把他的农村户口迁移到大城市入户。我是真心实意嫁给他的。可是,他乘我怀孕到外面鬼混,对得起我吗?”
听了苏玉华控诉般的说,柳梅梅认为,自己也是女人,很同情玉华对爱情的投入。她对玉华说:“据邻居反映,吴运利这孩子很懂事,热心帮助别人,懂礼貌,他们都不相信这孩子到外面鬼混。根据这一情况,我打算到青春发廊店了解一下,不要冤枉好人啊!如果吴运利没有这回事的话,你不能再闹离婚的事了。”
柳梅梅说到此,苏玉华打断她的话说:“如果没有这回事,我愿意今后不再提离婚此事。”
“好!”柳梅梅接着说:“玉华,你不要经常生气,这样会影响到肚里孩子健康生长。”说着,她从自己的挂包里取出五百元递给苏玉华说:“你目前孩子需要营养,你们二人都没工作,生活不容易啊!我收入也不多,请你收下我这几百块钱,为孩子买一些营养品吧!”
苏玉华见到柳梅梅递过来五百元钱,感动得一下子抱住柳梅梅痛哭起来。此刻,她流着眼泪说:“大姐,你是好人。”
柳梅梅见苏玉华痛哭,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赶忙给她擦掉眼泪。然后,梅梅安慰地说:“我是共产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柳梅梅扶着玉华坐到椅子上。然后,她对玉华说:“下午,我就去找你的丈夫。”
苏玉华说:“辛苦您了,柳大姐!”
柳梅梅微笑地说:“谁叫我们都是女人啊!”说着,她就转身走出了门口。
下午二点钟,正是烈日当空。初秋的广南,天气炎热。这时,柳梅梅头上戴着一顶草帽,骑上电动车,顶着烈日往郊外奔去。
青春发廊店座落在郊外,与市区相距大约二十多里路。梅梅从小出生于市区,很少到郊外走,对市郊外的情况不大熟悉。对此,仅半小时的路程,却走了近两个小时,才找到发廊店所在的青春路十七号。
到达青春发廊店时,此时,太阳已渐渐向西落去。柳梅梅把电动车锁在发廊店门前,她汗流浃背,连脸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擦,就大步跨入发廊店。只见发廊店不大,装饰得艳丽大方,室内插着不少鲜花,墙上挂着不少男女明星的照片,室内安放着六张发廊高级椅,师傅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三男三女。
“靓女,理发吗?”一位女师傅迎上来问。
“我叫柳梅梅!我来找吴运利同志。”梅梅温和地说。
女师傅见梅梅是女的,而且年龄相上下,便高兴地说:“找吴运利?他在后院打扫卫生。”说着,她引着柳梅梅往后院走去。
到后院,女师傅便大声喊:“运利,女朋友找你。”说着,她转身就走了。
“嗳!我来啦!”说着,一位二十多岁,大约一米六的男青年,满头大汗从卫生间走出来。
柳梅梅见到吴运利来到面前时,便问:“你是吴运利吗?”
“是的!”吴运利有点胆怯地说。
柳梅梅认真地打量面前这位男子,大约二十多岁,身高一米六左右,消瘦乌黑的面孔长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上去像是几天没有吃饭的样子,显得有点傻乎乎。
这时,柳梅梅说:“咱找的地方,坐下来说说。”
吴运利引领柳梅梅来到一个工具棚坐下来。
柳梅梅见到这位青年人不属于那种高谈阔论放荡的那类人。此时,吴运利连名字都没有问,就像是一位愿意接受审讯的人一样,低着头静静地坐在那里。于是,梅梅看到这情景,便自我介绍说:“我是大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叫柳梅梅,我比你大,叫我柳大姐吧!”
吴运利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多话,柳梅梅便单刀直入地问:“运利,你为什么不回家住?”
运利回答说:“她不让我回家住。”
柳梅梅反问说:“为什么?”
柳梅梅这一问,吴运利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与痛苦,一下子全都倾吐出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月前,吴运利在建筑工地打零工,工程建设项目完成后,他就失业了。在这同时,他得知妻子苏玉华怀孕了,为了照顾怀孕的妻子,他偷偷地就到一位女老乡在广南市郊外开办的一家青春发廊店做清洁卫生工作,每月工资一千多元。因为,他觉得发廊店工作低微,不愿告诉妻子知道。对此,一些熟人看到吴运利日夜出入发廊店,以为是与发廊妹鬼混,就把这个情况悄悄地告诉给苏玉华。然而,玉华听后不管青红皂白,一下子就与吴运利闹起来。尽管吴运利如何解释,她都没有相信,能愿信任朋友,而不信任丈夫。于是,一怒之下,她就把吴运利赶出家门。这样,吴运利是好心办错事。吴运利在讲述到这里时,他显得十分委屈而且愤愤不平地说:“发廊店女老板,尽管我们是老乡,但是,她有钱能看得起像我这样寒酸的人吗?”
是的,女老板与吴运利,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天壤之别,无法相比。从有钱的角度或情感的角度来说,不论如何,一位是精明的女人,一位是傻乎乎的男人,俩者是无法鬼混的。再是,如今,这种讲究金钱社会,讲钱嘛,吴运利没钱;讲人嘛,吴运利一般般;讲情嘛,吴运利更谈不上;仅凭同是老乡这一点,就说他们俩鬼混,这不符合逻辑思维的。何况,这位老乡女老板,是看到吴运利可怜,看在老乡的面上,才照顾吴运利到发廊店打工的。柳梅梅想到这里,她打消了原先的疑虑,从吴运利的叙述过程中,她看到吴运利对妻子的心没有变,依然疼爱着自己的妻子。
为了使吴运利彻底摆脱妻子苏玉华的疑虑,柳梅梅动员吴运利不再在发廊店打工,把自己在前几天为解决弟弟就业岗位在和平花园当保安员职位让给吴运利。
吴运利看到柳梅梅真心实意为自己解决婚姻面临破裂的危机问题,而且还为自己找到新的工作岗位,感动得热泪盈眶。突然,他从座位上一下子跪到地上,一边擦泪水一边说:“感谢柳大姐!没有柳大姐的挽救,我运利就没有广南这个家了。”
柳梅梅连忙走过去,将其扶起来安慰说:“我是共产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左右,临近黄昏,大街上下班的人人来人往,闹闹攘攘。在柳梅梅耐心劝导下,吴运利拿起简单的行李,告别老乡女老板,坐上柳梅梅的电动车回到家中。
当吴运利一跨入家门口时,苏玉华挺着大肚子站立在小厅中,双方站在那里不动,眼睛呆呆地互相注视着,神情显得十分尴尬。柳梅梅走过去,叫他们都坐下来。然后,将吴运利好心办错事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苏玉华听后,脸上的怒气渐渐消失,感觉到自己误解了自己的丈夫。于是,脸上露出微微一笑。
柳梅梅看到玉华这一微微变化,立即走到他们中间大声说:“家庭团圆,你们还坐着原地不动,赶快上去拥抱一下。”
经柳梅梅这么一提醒,他们好像从迷宫中刚苏醒过来一样,双方都主动走过去拥抱在一起。然后,苏玉华哭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0-2-1 16:40 |显示全部楼层


柳梅梅不顾自己的生活困难,在见到比自己还困难的群众时总是掏自己的腰包,尽管钱不多,可是,滴滴见真情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快速回复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 登录 后才可以回复,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QQ帐号登录
高级模式意见反馈
fastpost
关闭
111返回顶部